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你也懂行!
    满洲里,这个地方在东北人耳里无人不知,华夏的没有把生意做到北方或者做到国际上的普通大众,可能对这座城市的认知没有那么多。

    满洲里东依大兴安岭,南濒呼伦湖,西邻蒙古国,北接俄罗斯,是华夏最大的陆路口岸,地处东北亚经济圈中心,承担着中俄贸易65%以上的陆路运输任务,中俄贸易的90%铁路运输更都是经过满洲里国门。

    在后世和深特区一起被确定为国家重点建设和优先发展的陆路口岸。

    是华夏向北开放的桥头堡。

    这里和俄罗斯接壤54公里的国界线,这里也是老毛子的后花园,经常可以看到白皙皮肤大长腿俄罗斯美女在此逛街购物。

    然后经常有新闻报道东北小伙那些肤白貌美的俄罗斯姑娘,以及他们造出混血宝宝为国争光的事迹。

    后世华夏小伙很容易收获俄罗斯美女,因为俄罗斯是一个女多男人少的国家,战争和酗酒死亡一直使得俄罗斯男人数量远远少于女性。

    而东北边境华夏小伙选择俄罗斯姑娘的原因是,华夏年轻人结婚,丈母娘要自己的女婿有车有房相比,俄罗斯父母更看重两个年轻人之间的感情,男生不一定具备多好的条件,但必须是真心爱自己的女儿,而且俄罗斯国内根本没有彩礼一说。

    这给华夏小伙大大减轻结婚的经济负担。

    另外,很多俄罗斯美女结婚时由于自己有房子而男方没有房子,她们不但不介意,而且婚后就居住在自己的房子里。

    倒贴这都行。

    对于俄罗斯男生,华夏小伙相比很勤劳踏实。

    因为对于俄罗斯男人来讲,妻子负责养家糊口,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有些俄罗斯中年男士失业后,好几年都不去找工作,全靠妻子养着他们。他们认为自己曾经养过家,现在颠倒过来也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这在华夏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妻子比老公多挣钱,都能伤到男人的自尊心。

    所以说,俄罗斯简直就是世界各国男人们的天堂了。

    不过俄罗斯女孩结婚的时候最在意两个人是否个性相合,她们希望能遇见心灵上的伴侣,而不只是找个人凑合过日子。

    现在满洲里有专门的中苏街,那里住的更全部是俄罗斯人。

    可谓不用出国就能看到很多外国人。

    而且这个城市即将变为外国比华夏人多的国内城市,因为很多俄罗斯蜂拥到这里买他们国内买不到的轻工业产品。

    此刻,李均不断地注册公司,创立公司。

    他带的员工看自己的老板,那是看怪物,看超人一般。

    老板那么年轻,但是老板似乎就没有什么不懂得,就是一个活着的传奇,他的传奇就是思想和思路,没有不懂得行业,一做哪个行业都能懂,都能通,都能了解,脑瓜非常好使。

    几次创业,他们看到了老板做生意的头脑,做什么都赚钱,他似乎对生意天然有一种基因。

    跟着老板,绝对有前途。

    这让众人就更加坚定追随老板的心了。

    李均在不断抓住他眼前出现的各种机遇,这却让那些原本蠢蠢欲动想自己单干做倒爷发财的人想继续跟随老板。

    他们知道老板是不会亏待他们的人,老板又那么有头脑,他们要看一看老板未来到底能做成多大的事业。

    一日。

    憨实的史二逵憋不住地问道“老板,我们怎么要做那废品收购生意啊?”

    “这满洲里也不大,做这个能成?”

    李均眼神带着笑意道:“呵呵,二逵,满洲里的生意不大,但是联盟苏的生意很大,咱们国家缺钢缺铁的,但是联盟苏却是重工业大国,钢铁机械报废的可是不少,我们收购上来,回炉再造,这个利润不低。”

    这个钢材生意,李均不觉得自己一个人能吃下,他可能要拉老乡温洲人一起运作,因为这先垫出的资本肯定有些多,李均可不想把自己的资金在一个地方套牢。

    又一日。

    李均在满洲里街道继续考察。

    “抓小偷,小偷。”

    只见一个中年人追着一个小年轻,大喊小偷。

    那个人正朝着自己这边而来。

    不太喜欢多管闲事的李均见那个追得气喘吁吁的中年人,想起了昔日学生被扒学费,哭得那模样……他很痛恨那些伸手的爪子。

    他脚一伸。

    小偷一下子飞了一米多,“砰”地一声倒地。

    一个黑公文包从他手里飞出。

    这时候,中年人也追上来了。

    小偷也顾不上捡包了,连滚带爬的跑。

    李均也没有让其他人再追那个小偷,因为他不是警察。

    中年人捡起公文包。

    那里面是他做木材生意的全部家当。

    要是没了,他死的心都有了,一家老小还靠自己……

    “谢谢,谢谢。”

    中年人不断道谢,不断鞠躬。

    李均只是微笑了点了点头,然后离开。

    卢卡斯餐厅。

    李均在吃饭。

    那个中年男人也进来了,他看见了李均一行人。

    他再此过来致谢,表示用餐费用他出,感谢先前李均对他的出手帮助。

    李均说不必,对方说这必须要请客感谢。

    然后他也在桌子上坐了下来。

    他和李均几人自然也是聊天了起来。

    “鄙人马嵬驿,莆田人士.”

    “呵呵,马老板你好,我是李均,温洲人。”

    “你好你好李老板,我在满洲里做联盟苏木材生意,这是我的名片。”

    马嵬驿双手很客气地递上名片。

    莆田人,木材生意。

    作为经济学老师,他知道莆田人是做木材生意的好手,后世,据统计,有二十万人在华夏做木材生意,他们经营着八万家木材企业,经济报告中后世写着莆田人已经控制了华夏国内90%的木材贸易生意。

    这个年代,莆田人就想着过来做联盟苏的木材生意,这也是他们领先占据市场的原因之一吧。

    从1990年代以后,整个华夏都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大工地,木材的需求进入高峰期,莆田商人也随着各地城市的发展步伐,形成了覆盖全国的销售网络,是因为在这个年代他们就在这个行业上下游卡位成功,形成以莆田系木材在全国各地形成垄断。

    而他们的木材原料就来自联盟苏。

    联盟苏地大物博,远东地区,新西伯利亚到处都是连绵不断的森林,松树,白杨树,白桦树那些森林连成一片就没有断过,据说俄罗斯的森林那是三百年也砍伐不完,从东边砍到西边,还没砍完东边的森林又成材了。

    “马老板,你们做这个木材生意又前途,联盟苏的木材总量世界第一,森林面积占全世界的22%,拥有着源源不断的林木,是一个非常好的生意。”

    “李老板,你也懂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