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激动得身体颤抖!
    ,精彩小说免费!

    “爸妈,考得很顺,至于到底怎么样,三天后估分就应该知道一些”李均如是说道。

    “好,儿子,等你估分。”

    李爸摩挲着手,听着儿子说考得顺,那就是考得好了,他很高兴很激动,因为儿子不是无的放矢的人。

    “他说考得顺,那一定就是考得好!”

    他憨憨的笑,李均却突然没由得来有种想流泪的冲动。

    面前的父亲曾经扶着自己蹒跚学步,虽然平时很是**了一些,但是他是供养着自己成长,支撑自己去飞翔的人,这辈子替他解决了身体健康问题,不盲目相信气功,不会过早离开他和母亲,他希望父亲能长命百岁,世界那么大,他以后可以全世界去看看。

    还有,他要让父亲看到自己光芒万丈时候的模样。

    自己这一次算是完成了他“大学”的夙愿。

    上一世《老男孩》可是李均最喜欢听的歌。

    对于生育我们的父亲,他们强横,霸道,脾气暴躁,**,总以为自己是老子,儿子就该听他们的,但是无法否认的一条,他们都是家庭的顶梁柱。

    “一生要强的爸爸,谢谢你为我作的一切,双手撑起我们的家,总是竭尽所能,把最好的给我。”

    “我是你的骄傲吗?你还在为我而担心吗?”

    “我愿用我的一切,换你岁月长留。”

    考完之后,不只是李家,很多的高三学子家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凝重,一些知道自己考得不好,家长们也感觉到自己孩子考得不好,现在小心翼翼地不提着任何和高考有关的话题,但是偶尔能听到父母在背后讨论的声音。

    “儿子看样子没考好,再让他复读一年吧。”

    “复读有用吗,隔壁老朱家的孩子都复读三年了,大家都叫他老三届了。”

    ……

    考完的第三天,是考前通知回校时间,主要是公布高考答案,让学生估分,然后开始填报志愿。

    在苍南高中学校门口,李均遇到了自己的同桌。

    钟灵的妈妈正送女儿来。

    “李均。”

    见女儿欣喜地喊着一个男孩的名字,钟妈皱眉,一看那人,不就是以前跟自己对嘴的小牛犊子吗?

    李均看着喊自己的女孩,是钟灵。

    这个女孩这辈子他到底要为她做些什么不?

    她会成为一个很有名气的厂二代。

    只不过红颜多薄命。

    她死的真太憋屈了。

    因为她父母投资失败,安排她嫁给一个身体有缺陷的地产大佬的儿子,但是好强的她坚持自己奋斗,但是她父母执意,造成她的激烈反抗,那一次用强,意外地造成容貌双全的她提前香消玉损。

    上辈子。

    人生在世很多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就好像两条射线,在人生某个交集了,可之后渐行渐远,渐渐的没了彼此的消息,但是,李均这辈子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这个女同学去死。

    这一世,李均改变了自己的命运,现在他已经是财富的主人,他要为自己这个美女同桌改一改命运,不让她提前香消玉损。

    李均心里跟自己说道。

    这时候不合时宜地声音响起来:“小子,我女儿成绩优秀,是肯定能考上大学的,看你黑头黑脑,像是木炭似的,可比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之前跟你说过,不要打我女儿的主意,我女儿是天之骄子。”

    钟灵脸变色道:“妈,你……他是李均,我们班级经常第一的男生,他的成绩比我更好。”

    “他就是李均?”

    钟妈不再说话了,那个学生每次在光荣榜上压着自己的女儿,这个她还是知道的,想不到,真是貌不惊人,那小子那么黑不溜秋,想不到成绩那么好。

    不过,成绩好怎样,她的宝贝女儿是最优秀的,而且她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个男生就很反感。

    因为每次感觉他看自己女儿都是一副怜惜的眼神,什么情况嘛,我女儿要你怜惜?

    进入教室后。

    班主任来了。

    让班长和语文课代表分别在前后黑板上抄写这次高考的标准答案。

    老师发了一份全部合在一起的高考试卷。

    现在教室里只有粉笔与黑板的摩擦声。

    有看看着前面的黑板,有人看着后面的,有人把自己带出来的答案小心翼翼地对照结果,没从考场带出选择题答案的学生大多抓耳挠腮地使劲回想,要么一脸冷漠地进入冥想状态进行回忆,到底是选了a还是b?

    两边的黑板抄完了。

    很多人也对分完了。

    然后教室“轰”的一下炸开锅了。

    “你怎么样,你怎么样?你考了多少分?”

    “我听力好像只对了几个,我英语听力惨死了……妈的!”

    “完了,我数学最后一个题做错方向了……”

    ……

    估分的时候,很多人哭了。

    “我考不上大学了。”

    这年代高考录取的比率很低,能考上大学的是少数,所以多数人还是要哭的。

    当然也有考得不错的。

    赵涌涛他就感觉自己超常发挥了,上一世他没那个感觉,但是这一世,他向李均讨教的时候,可是不少往高考题型上引入。

    他估分519。

    李均狠狠地祝贺了他一番。

    因为这年代大学本科的录取分数线也就四百多分一点。

    “李均,你估分多少?”

    “我还没计算好。”

    李均是那里没计算好,是怕自己说的分数太高,让其他人没考好的人不太舒服。

    钟灵,李均知道她也是考得不错,因为她上一世就是上了一个重点院校。

    她估分567分。

    高考就是这样,几家欢乐几家愁。

    不过现在还有人不少觉得自己还有机会的,因为语文这科目的主观题不好估分,万一老师回答题和作文给高分,那么不久能把分数拉上去,那不大学还有希望。

    可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吧,这一次的高考作文题目是明显带着色彩的作文题目,很多学生的视野窄了,作文能不跑题的学生都是高分,但是绝大数人却都是跑题了。

    所以要语文得高分的,注定很多人到时候是失望。

    现在李均被喊到办公室了。

    所有的授课老师都过来了。

    今年苍南高中的状元,有可能在全省都排上名的学生,李均这是他们教学成果的展示,虽然有点心虚,他们其实没多少教李均多少,但是这挡不住他们是李均授课老师的热情。

    因为李均出成绩了,就是他们出成绩了。

    “李均,你估分多少?”

    李均淡淡地,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地道:“690定跑不了吧。”

    “轰!”

    各个老师激动得身体都颤抖了。

    要知道1990年高考各科目总分加起来是710分。

    这,县状元没问题,市状元机会很大,省状元很有可能性!

    他们一想到自己是状元的名师,激动的颤抖啊,这名望将会加持一生,可以吹嘘一辈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