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村里人居然这么有钱!
    腊月,李均在家悠闲了几天,就回老家过年了。

    “大学生一家都回来过年啦!”

    老家村人知道李均考上了大学,很多人都是羡慕不已。

    大爷爷一脉昔日的劣少年也都已经长大了。

    现在要数李洪混得最好,他是往家里拿钱最多的,他是装得最好的,他是最有气势的,他……

    不过李洪心里藏着一个秘密,那就是谁也没告诉,那就是他是给李均打工,他在为李均做事,李均跟他说了,露了一个字,开除!

    他可不想失去那样的工作。走南闯北不说,还有大把的钞票可以赚。

    他对那个堂弟是崇拜又畏惧。

    现在家里们一个劲地巴结他,这些都是拜李均所赐。

    “让我带去公司?”

    “这个我得问我们老板。我们老板用人可是很挑剔,首先人品得行,不能欺软怕硬……”

    李洪说的一个二伯家比自己要大的堂哥,句句戳他的心。

    反正就是没戏,还得把你说一顿。

    现在李洪可是很有资格说,他是一辈子中最出息的年轻了,给家里盖了小洋楼,其他的年轻人现在哪里拿得出钱给家里,自己管自己有时候都够呛。

    李钟这次回来过年。

    发现大家都长大了,也没有什么再打架的事情。

    很多人对自己这个大学生,也极度的尊重。

    特别是那个别人面前人五人六的对李均的那个态度简直了,点头哈腰,似狗腿子一般。

    这落在别人眼里,感觉难怪李洪能混得牛逼,很是尊敬知识分子,那么谦卑,难怪那么有出息,那小子肯定以后也更有出息,会做人呐!

    年前,村里人聚在祠堂里,这个祠堂很破旧了,大伙建议每家每户都出钱重新修建一座新的祠堂。

    吵吵闹闹的。

    有人说家里困难根本拿不出钱。

    祠堂他们也想建,但是有心无力,出不起那么多钱。

    开年了小孩子要学费,要开支。

    祠堂被一场暴风雨吹得有小半是摇摇欲坠了,这不重修根本不行。

    于是村长说道:“修还是要修的,每家都要出钱,但是不是每家平均的出,每家出一百块,剩下不够的钱,大家捐赠,就是你可以出两百,五百,一千都可以,我们建一个祖堂功德碑,就是捐赠五百和五百以上的记在功德碑上。

    两百以上五百以上,记在功德纸上,贴出来。

    建功德碑。

    有人不愿意了。

    那些没钱的。

    他们不能上功德碑,就因为他们没有钱吗?

    “村子,这是搞资产阶级的攀比,有钱了就功德碑,那么我们怎么办?而且我们每户都上交一百块,我们也出钱了,你那样太不公平了。”

    村子里年轻吵吵闹闹的。

    关于祠堂的修建,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有人问李爸,这事情怎么做让大家都满意,然后能筹集到足够建立祠堂的资金。

    他们认为作为知识分子的李爸应该有主意。

    李爸没有当场说自己的想法,而是说他先想想。

    这事情就拖到了年后。

    过年了。

    这年代乡下的小孩们各家各家的窜门,吃百家的糖果,三五成群的小孩每个人手里提着一个简易的灯笼,冻得通红的小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笑声飘扬在整个村庄,鞭炮声绚丽的烟花,还有许多人家的狗在小孩鞭炮声中刺激得兴奋的叫着。

    年后,祠堂的事情又被提了出来。

    因为祠堂不重建是不行了,它太老了,随时会塌了。

    “功德碑不行,功德纸也不行,到底怎么搞!”村长也是发火了。

    “要么就全部功德碑,要么全是功德纸。”

    “把功德碑上写人家捐赠的钱多的,这样可以筹集到更多修建祠堂的款子。”

    “不行,我没钱就不能上功德碑,我不同意,就因为我没钱,以后我的子孙看着碑上没有他祖辈的名字,就因为我现在穷,这事情做的不地道。”

    “李老师,你是知识分子,年前你说想法子的,你想在想出什么好的法子没有。”

    李国立这件事情要照顾到所有人,不得罪人,还要筹到足够的款子,不好做。

    但是他想起了儿子,跟他说的建议,老爸,咱们村要是整出那种攀比风气,可是不好,我这有个主意。

    “大家都是匿名捐款到功德箱,咱们华夏不是讲究财不露白吗,改革开放这么久了,咱们村肯定有发财的人,但是又不让大家知道,他若是捐款,肯定捐款得多!”

    儿子说的方法,李国立觉得不能成,但是他也没有好法子。

    于是他说道:“每户一百元,其他的资金我们自愿捐赠修建祠堂。”

    “李老师,这个方法能成吗?”

    很多人都觉得要筹集几万资金来修建祠堂,这是不可能的。

    但是李老师是城里人,又是知识分子,说不定出奇迹。

    “试试吧?如果不能,剩下的钱,再说,先把钱筹一部分起来。”

    村长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捐款的那天,祠堂里面放着一个功德箱。

    大家一个一个地进入其中捐款。

    李均之所以给父亲提出那个建议,有他在,还怕筹集不到几万块钱修建祠堂。

    他这个亿万富翁都可以自己盖了。

    但是他现在还不想暴露出自己的身价。

    自己的年龄摆在哪里,怎么解释自己那么多钱,怎么打发一些上门来八辈子没有关系的人,现在还不是暴露的时候。

    捐款那天。

    村子祠堂口,李家男厅不少,但是村子里这年代出息的没几人。

    这年代大家都是过得苦哈哈的,有些人家都是处在贫困线下,既然匿名捐款,有人拿着一块,五毛去捐款的不在少数。

    李均捐款的时候,从口袋里拿出了好几叠的钞票,有三叠,三万块。

    这年代几万块钱那可是建一个相当漂亮的祠堂。

    ……

    村人最后统计募集的款子。

    震惊了。

    震惊了。

    一共募集了三万九千的款子。

    村里的人居然这么有钱!

    不少人想到自己只捐献了五毛,一块,现在款子都有三万九,很多人羞愧无比,暗暗较劲今年一定要努力,不能再继续穷下去了。

    这里面当然也有明白事儿的人,比如李洪,此次捐款的法子是李均他爸爸提出来的,到时候捐款不够数,李爸肯定丢脸,而老板又有钱,这钱肯定是李均出的,但是他不会说出来。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