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如同猛虎下山!
    李均老家其中不乏吃饱了没事干的人,他们在猜测了,到底是谁家发财了?

    按照他们捐款的数额,这次筹集不会过万,但是现在快四万块了。

    “谁家藏富了?”

    要是知道,他们就想去对方家借钱。

    不过他们到底是没猜出谁家发大财了。

    他们怎么能查到是李均,那是不可能查得到的,他只是一个刚进入大学的学生罢了。

    村里的长舌侠,这次福尔摩斯当得不是太合格,他们最终还是啥都没讨论出来,发现谁家发大财了。

    从老家回到城里之后。

    钟灵时不时来李均家看他从老家回来了没有。

    因为她妈妈准备教训李均。

    那天回家后,她跟她妈妈吵了。

    因为钟妈一直说着李均的不是。

    “那小子以为他是谁,啊!我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好,女儿,那小子他算哪根葱,那个小子真好笑,还恐吓我?”

    钟妈找了街上的三无人员,在街上混的地痞流氓。

    那天那小子在自己面前嚣张了,什么搞垮她们家只是谈指挥间,差点没气死钟妈妈。

    一天。

    一个出租车停在某小区门口。

    一个眼睛很有灵气,长得非常漂亮灵性的女生略带着忧愁的女生下了车。

    她长发飘飘,雪白的脖子,洁白的手,那完美的身材,笔直修长的美腿,都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李均发现钟灵在自己小区附近。

    他见了老同学自然上前去打招呼。

    “钟灵,新年好!”

    “李均,你也新年好。”

    看见钟灵只是短暂地见了自己喜悦之后,那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又大大地充满了担忧。

    “钟灵,看你脸色不太好的样子,你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你那次在我走后,你跟我妈妈说了什么,她很生气,她找了人,可能要教训你,李均真对不起,我妈妈是一个性子高傲的人,她……”

    “钟灵,没事,你能来告诉我,我已经是很开心了。”

    “李均,我不想你被人……现在可怎么办?”

    看钟灵小丫头为自己紧张得要死的模样。

    李均继续安慰道:“钟灵,那些人既然我们知道他们回来,那么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你放心,我会没事的。”

    “可是,你只是一个学生,那些人都是社会上的三流人员。”

    “我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学生,相信我,会没事的。”

    那个女人啊,李均真是,要不是钟灵的妈妈,李均真想直接让人去收拾了。

    现在。

    他看在钟灵的面子上,先做防备。

    “李均,那些人是社会青年,你真要小心,你是我喜欢的人,我不希望你有任何的受伤。”

    被美丽的女孩爱慕者,总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情啊。

    李均笑了笑:“钟灵你放心好了,你也应该听闻过有人在传我以前在外做生意,确实是这样的,我跟很多社会人士打交道过,所以你放心我好了。”

    看着李均面对来自妈妈的危险,她既是内疚又是感觉李均的不同凡响。他荣辱淡定,沉着处事的模样,正是她喜欢李均的地方。

    不管面对什么样子的事情,他都是气定神闲,仿佛天塌下来都能顶得住。

    自己看中的男人不是池中之物,当李均表现出足够优秀的时候,一定会接受李均的,所以她心里在说李均你要加油。

    可是又担心李均跟自己妈妈闹得那么僵,以后可怎么办呀。

    钟灵报信后。

    李均安排了史家两兄弟暗地跟着自己。

    温洲。

    一个阴暗的棋牌室里,到处都是烟雾升腾。

    “那小子回来了,只要我们收拾了他,将会得到一万的票子。”

    “呵呵,这钱给得真还不少,而且对方只要求收拾一顿。”

    这买卖不血腥,只是揍人而已,可以做。

    初九,李均上街被人尾随了。

    他知道钟妈喊的那些人是要动手了。

    想收拾自己啊,李均觉得一会真要叫他们看看花儿是为什么那样红!

    他故意走到一个偏僻的街道。

    五六个人像是看小羊羔一样就是上来了。

    李均却是无视着他们。

    “小子诶,你得罪了人,哥哥几个收拾你,不过哥哥几个觉得你要是喊几声我们爸爸,我们收拾轻点。”

    李均笑了笑道:“呵呵,我知道你们是谁叫过来的,然后我觉得吧,你们得喊我几声爷爷才能离开。”

    “小子你找死!”

    “我是不是找死,你们要问他们。

    李均收敛起笑意指着街道两头出现的人。

    这两个人人自然就是史家兄弟,一个在街的这头,一个在那头,两人向着他们靠拢。

    史大是戎马战场,尸山血海里爬出来。

    二逵则是在西伯利亚和虎熊对练的。

    两个人都是人高马大,他们身上的气势一旦狠戾起来,那可是不是说着玩的。

    现在两人带着咚咚的走路声而来。

    离得其实老远,

    却是已经给了那伙三流社会人员一种头皮要裂开的逼人感觉。

    那两个人好像实力可怕。

    这些人再看着那个小年轻,虽然他嘴角挂着笑容,但是双目却像刀子一样犀利。

    “揍!”

    闻言,史二熊就如同猛虎下山,直接撞翻好几个人。

    没有被撞到的,也是史大逵以部队里的刁钻手法制服在地上。

    短短的几十秒钟,那群人就没有站着的。

    ……

    那不是斗殴,那是单方面的屠杀和打靶似的。

    几个三流青年都带着伤。

    “回去让请你们的人付钱,多拿些!”

    ……

    这几个人揍李均不成,反被收拾的很惨。

    他们把气撒在钟妈妈的身上,让她狠出了一笔,放了血。

    他们奈何不了李均,但是这钟妈妈是请神容易,送鬼神难。

    从乡下没回来几天。

    李均收到莫斯科鲍尔传来的讯息,让他前去莫斯科。

    鲍尔说有贸易市场需要一位重量级别的人要入股。

    鲍尔希望李均能让利一些股份。

    对于鲍尔的不合理的请求,李均有些不喜。

    利益分配不是早就分配好了的事情吗?

    接着李均从沪海轮渡到燕京,从燕京飞去了莫斯科。

    莫斯科的冰雪还没有消融。

    李均穿着大衣来到了均瑶进出口外贸公司莫斯科分部。

    他一路想着。

    “鲍尔,这是要踢自己出局吗?”

    “战斗民族难道要背信弃义吗?”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