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 您很厉害!
    “你的鲜花是给我的吗”

    “当然。”

    伊娃从李均手里拿过白色红色粉色的花朵,这一束花有一种繁花似锦的灿烂,伊娃看着这些花儿,瓷器般的面容也是散发出花儿一样的红光,她把花儿抱在(胸xiong)前,眼神流露出火(热re)的激动。

    李均回之以微笑,接着伊娃嗅着塑料花,一脸陶醉的样子道“好香”。

    李均“”

    他有点尴,知道俄罗斯姑娘喜欢花,李均在自由市场没找到鲜花,而是港岛那边运过来的塑料花,因为塑料花在寒冷的莫斯科也不会凋谢。

    “那个我买的是塑料花。”

    伊娃表(情qing)变幻了一下,刚才自己说什么了,好像是说花儿很香。

    “咳咳”

    “那怕是你送的塑料花,我都感觉芳香,一年四季都香在我心间。”

    伊娃跟自己吐着香舌说道。

    “你的汉语已经说的这么溜了。”

    “当然,不然怎么做华夏的媳妇。”

    李均“”

    李均觉得自己下次得买真花,虽然莫斯科寒冷,但是街头好像还是有卖鲜花,自己只是在自由市场顺便买了塑料花,下次得用心点了。

    不过,因为这无意的随便,这束塑料花却是伊娃(日ri)思夜看的物什,因为它永远不会败落。

    刚才的犬吠,孙女已经出去那么久了。

    伊娃的爷爷走了出来。

    看着那个华夏人,罗特勒是一时间很复杂,他是华夏人,纯正的华夏人。

    当年闯关东跟随父亲来到这里,后来父亲死在了这片土地上,他也在这里找了一个俄罗斯姑娘结婚生子,不过儿子却是在战争年代死了。

    留下了两个孙女。

    娜达莎和伊娃。

    不过他却从来没有教自己孙女汉语,因为她们没有一点华夏人的特征,他们全部继承了她们的祖母,他们的母亲,父亲的半血。

    华夏的基因在她们血液里稀释了。

    但是没想到,小孙女她突然迸发出巨大的(热re)(情qing)学习汉语,还到华夏学校去学习。

    他不知道小孙女怎么对华夏那么感兴趣,直到他询问了她,她告诉自己(爱ai)上了一个华夏的男孩。

    今天他终于见到了那个男生。

    在他看来。

    那个男生气宇轩昂,一看就是人中之龙。

    小孙女跟他是福还是祸,他也不知道。

    他看着自己的孙女,自己的孙女一只手拿着花,一只手拨弄着金色的头发。

    “均,那是我爷爷。”

    李均看到那个和华夏老人别无一致,伊娃跟自己说自己爷爷是华夏人他一直还不太相信,这一次算是肯定了,他爷爷真是一个华夏人。

    “爷爷好。”

    “嗯,外面冷,进来吧。”

    伊娃没有一点的害羞,挽着李均的胳膊进屋。

    搞得李均有点反而放不开的样子。

    “娜达莎,你妹妹带男朋友回来了,你过来跟人家见见面。”

    李均“”

    那个爷爷,还真自己还什么都没说,他就将李均完全当成是伊娃的男朋友了。

    两层的木屋在外面看起来很普通,但是进入里面之后感觉摆设很少豪华,墙壁上全是色彩斑斓的挂毯,橱柜是艺术式样的玻璃器皿。

    李均将礼物放在桌上。

    伊娃的姐姐娜达莎从楼下咚咚咚下来了。

    娜达莎,一个胖胖的姑娘。

    她的那种胖不是那种极度肥胖的胖,而是丰满。

    傲人的不可描述的部位,一个都有篮球那么硕大。

    她过来的时候,两个篮球蹦蹦跳跳的,简直是人间罕见的巨物,可以报登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哈瓦少你好。”

    “哈瓦少你好”

    和李均打完招呼之后,娜达莎用(热re)切地目光查探着李均带了什么吃的。

    看着爷爷在那里,她又不好意思马上去打开,然后朝着李均挤了挤眼睛。

    李均不知道伊娃的姐姐是什么意思,疑惑地摊了摊手,然后娜达莎使劲地朝着李均继续使眼神。

    “到底是做什么啊”

    还是伊娃一眼就看出姐姐什么意思。

    “均,你和爷爷在里屋下下象棋,我和姐姐来做饭。”

    李均点头,她爷爷也是笑眯眯的。

    在李均和爷爷进入房间之后。

    娜达莎说道“妹妹,你男朋友怎么是木头华夏人,你怎么看上他的,给你的花是塑料花,给你带的礼物,我看他有没有带什么好吃的”

    伊娃无语地看着姐姐她边嘀咕边打开李均带来的礼物。

    “爷爷,你是华夏人”

    李均进入房间之后,用汉语问候道。

    老人见李均用的是汉语,他迟钝了一下,不过还是用汉语结结巴巴地说道“我小时候是华夏人,但现在,我是莫斯科人了。”

    “您不想回家看望华夏的亲人吗”

    老人摇头,这一次不是用俄语回答的,这一次是用机关枪似的俄语回到道“我祖籍是东山省人,在三十年代随着父亲闯关东,在海参崴,我父亲找到了立足的本钱,然后我们一家就呆了下来,后来海参崴被俄国人占了去,我父亲和我,在斯大林大清洗运动中被说是反革命,在莫斯科坐牢了几年,后来卫国战争时期,我参加红军,作战勇敢,杀了很多德国鬼子,我在莫斯科成为了战斗英雄,退伍后凭借战功在莫斯科立足下来,在这里又生活了五十年,我在华夏的亲人,估计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从我离开故乡一晃眼六十多载过去,回去也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

    “小伙子,请原谅我,汉语我已经遗忘很多了,只能回忆去少数词来。老了,真是老了,我这么回去,又有谁能听得懂我说话呢。”

    六十年不曾用过汉语,但是老人还能说出一些,已经是很不错了。

    “爷爷,您那么多年过去,还没有遗忘汉语,还能说一些,您已经很厉害了,要是我像您这般年纪,估计没你一半的记(性xing)。您的(身shen)体这么健朗,声似洪钟,很多老人都比不上你。”

    李均对女人说不出什么甜蜜的话语,但是对老人家却能说出讨欢喜的话语。

    老人听了很是开心。

    “那里那里”

    “小伙子,我看得出我小孙女很喜欢你,你知道,在俄罗斯,女人不断地用手在你面前扑弄金发,这个动作说明很重视你的存在。我先前看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