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念头通达!
    “呃。”

    对伊娃爷爷的问话,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李均只能点头。

    “李,我的伊娃虽有华夏的血统,但她是纯真的俄罗斯姑娘(性xing)格,她会是一个合格的伴侣。”

    伊娃的爷爷罗特勒看李均一副孙女婿的模样,反正是越看越喜欢。

    上一世,李均学习俄语,从俄语的书籍里面知道俄罗斯的姑娘不仅是美貌的,而且俄罗斯的姑娘是喜欢嫁给(爱ai)(情qing)的,她不在乎你有没有钱,有没有房,有没有车,这在后世都是很有名的,她们相信那份(爱ai)(情qing)。

    俄罗斯的姑娘是独立的,她们即使找到她们的白马王子,她们也必须能够独立生活,建立自己的职业生涯。

    曾有俄罗斯的诗人这样说,一个俄罗斯民族的女人可以阻止一匹疾驰的马,进入燃烧的房子,这描述了俄罗斯独立女(性xing)的有力形象,她不需要任何男人的帮助和保护。

    一个俄罗斯女人在浪漫关系中会非常独立,但在危险和困难中有勇气帮助男人客服最困难的事(情qing),历史上有多次这样的事件,比如昔(日ri)反对沙皇的暴动,参与暴动的男人们被判处终(身shen)流放和西伯利亚做苦工,但是他们的妻子会自愿跟随他们到荒凉的冰冷之地,分担他们的惩罚。

    这种不会整天缠着你,会给你空间,还能跟你一起分担的姑娘,说真的这样的女人那个男人都喜欢。

    有时候,俄罗斯的姑娘伊娃真能给李均无限的想象,她们不粘人,她们独立,她们的(爱ai)(情qing)是纯粹的(爱ai)(情qing)。

    俄罗斯姑娘还很固执。

    现在的伊娃,她就是非常固执,这些年她因为自己只(身shen)在华夏留学,一个人(爱ai)着自己,这让不能一时承诺的李均其实很内疚。

    可见者姑娘是一头倔脾气的牛,他暂时不知道把伊娃放在什么地位,因为她的美貌,聪明,(热re)(情qing),聪明,也都吸引着李均,不知道怎么来处理和她的关系,但是他暂时是有安排的,就是让伊娃培养成为自己在莫斯科的话事人。

    两个人的感(情qing)方面,李均暂时觉得还不能接受,因为他心中妻子的位子是留给王瑶的,至于其她人,位置次之。

    若是她能接受,自己心里还存在另一个人,那么他才能接受她。

    他可以对伊娃说出“我喜欢你”,但是向对方说出“我(爱ai)你”还不能,他对(爱ai)这个字眼看得很重。

    如果把世上的女人都比做一朵花的话,(爱ai)那朵花,则会为她浇水,陪她一起绽放,而喜欢一朵花的话,则会把她摘下,带鬓边。

    应该说,他的心有一大半是要分给前世的妻王瑶的,他(爱ai)她,他会像对待瓷器一样小心呵护着,宠你这小王瑶,这辈子不让她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如果伊娃不能接受,那么李均(情qing)愿不伤害她,而他现在还是将主要精力放在抓住华夏改革开放的大势上,抓住国内国际上几次黄金般的机会,在能源,矿业,海外贸易,互联网信息,科技电子等领域落子布局,让自己成为国内,国际上的顶级巨富。

    李均这辈子比上一世要通透,现在他有一种占有(欲yu),不仅是对财富充满着占有(欲yu),对于美好的事物他都有比上辈子更大的占有(欲yu),包括美女,这和华夏大多数男人都没有两样,上一世自己桃李满天下,那么这辈子果实满天下也未尝不可。

    只要自己有足够的能力,有那么多财富,那么他或许会选择更多的女人,生更多的后代这样生出优秀机率会比别人更高一些,自己创造那么多的财富,他不想只是给一个儿子,一个儿子,万一要是扶不起的阿斗,诸葛亮再牛,蜀国照样很快就灭,不过妻子的位置绝对是要留给王瑶的。

    一切的事(情qing),李均还是想着顺其自然,虽然自己这辈子对漂亮女孩子,女人似乎抵抗力越来月小了,但是现在他才大一,人在一个阶段有一个阶段要做的事(情qing),现在考虑那些(爱ai),女人,结婚,是不是还早了点,和伊娃的感(情qing)还是顺其自然的喜欢吧。

    感(情qing)这种东西,从来都是(情qing)之所至,水到渠成。

    饭菜好了。

    四个人围着桌子坐。

    先前那条对自己狂吠的狗现在十分地讨好着李均。

    桌子上,都是娜达莎做的菜,没想到伊娃的姐姐娜达莎是一个厨道高手。

    吃了几口菜后,众人开始喝酒。

    老爷子罗特勒和老毛子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喝酒是一口喝尽。

    李均喝的是啤酒,老罗特勒是白酒,还是满满一大杯白酒。

    李均真无语,这怎么不分什么酒就那样一饮而尽

    娜达莎握着酒瓶像是握着手榴弹一般,对着嘴也是咕嘟咕嘟地喝下去。

    从外貌上看,老爷子是华夏人,从酒量上看,他真已经彻底属于战斗民族了。

    见酒如命,嗜酒如命,和李均是一副不喝到烂醉如泥是绝不放杯子的感觉。

    一瓶白酒下肚之后,刚开始还频频对着自己举着酒杯,但是不久之后他就自顾自地喝下去。

    李均“”

    “均,你怎么找到我家的”

    “我会千里眼,知道你家在这里”

    伊娃(娇jiao)嗔道“那你之前怎么没有千里眼”

    李均有点尬,被伊娃怼地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时候娜达莎好奇宝宝的眼神问道“伊娃妹妹,千里眼是什么”

    “千里眼是我们华夏的神话里一眼可以看到千里的神仙。”

    爷爷罗特勒突然抢着大声说道。

    接着他站立了起来,但是却像是中弹一样倒了下去,不过却是倒在了炕上。

    李均吓一跳。

    “爷爷怎么了”

    “他喝醉了,睡着了。”

    果然,倒下之后的老人吹哨似的突出一口气,就鼾声如雷起来。

    李均“”

    “这老爷刚才差点没把他给吓死。”

    “伊娃,那边的学习还只有半个学期了吧”

    “是的,我均。”

    “你学习结束后,我想让你到时候帮我照拂在莫斯科的生意。”

    “李,你不打算留我在华夏么”

    “我”

    “如果你想,可以的,我是想你爷爷那么大年纪了,不能一直在华夏吧。”

    “老爷子我来照顾呀,你们俩真是的。”伊娃的姐姐娜达莎说道。

    在伊娃家里度过了愉快的两天。

    老爷子特别喜欢对自己年轻时代的一些光辉事迹大说特说,见李均要走,他都是意犹未尽地感觉还没有说完,

    他希望下次李均要快点过来看他。

    两人挥手告别娜达莎和爷爷罗特勒。

    “伊娃,我们坐飞机回华夏吧”

    “不,均,我想跟你单独待在一起的时间长一些,我要坐火车,我们俩要一个车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