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1章 惊心动魄!
    k3中俄国际大列车,在这年代,这是发财的运输工具,是富贵,当然也是充满着危险的。

    这列车最早跑的是首都东北倒爷,现在北方人让出了主流地位,取而代之的是南方倒爷,浙商和闽商。

    精明和开放得早的他们简直蜂拥苏联。

    首都倒爷朱猩金定了个规矩,只抢南方人的,因为他们北方倒爷很多是认识的,现在他们抢的范围也只是一节车厢,还没有到后面越抢越凶残的地步,什么人都抢,哪一节车厢都不放过,越抢越暴力,手段越来越残忍,动辄就割人耳朵,杀人不眨眼,管你南方倒爷北方倒爷,认识的不认识的,完全失去人性,这个后面再讲,现在抢得还基本是不动刀子,只是威胁。

    现在彪悍的燕京倒爷们盯上了南方倒爷,注定了南方倒爷一些人悲剧,辛苦一趟发财了,但是老本一回都要被人抢光。

    朱猩金带着几个狐朋狗友筹谋着扫荡这节车厢第一包房,他计划和一个人带着刀进入,剩下的两人在包房外把风。

    “豹子,你跟我进去。”

    “死狗和天葵你们门口把风。”

    “好!”

    三人现在都是为朱猩金马首是瞻。

    因为他的实力,头脑都是让其他的人佩服的。

    “砰!”

    豹子踹门。

    车厢包房的门开。

    “把钱都拿出来!”

    朱猩金拿着砍刀对着包厢里的人吼道。

    一个女乘客吓得连忙逃,门口把风的一人连忙追过去。

    包厢里一个南方人扑倒朱猩金,一个南方倒爷扑向豹子,还有一个南方人缩在包房的角落里,不停地哆嗦。

    最怕猪队友,包厢里本来三个人本来是不要惧两个人的,但是现在是二对二了。

    朱猩金壮硕,和他扭打的南方倒爷不是对手,很快他就被其一阵毒打,打得趴在床上,他腾出手后,又帮同伙豹子制服了反抗的另一个南方倒爷。

    “妈的,让你反抗!”

    “去死吧!”

    “老子打死!”

    豹子是拳打脚狠狠地踢。

    那个人也是被一阵毒打。

    然后遭到两人的搜身,翻行李,包房里一片狼藉。

    最终朱猩金和豹子他们在这里翻出了9000美元。

    那个女乘客被死狗抓着头发提了进来,她身上的钱,金项链,耳环,戒指也都被拿走了。

    按照分工,朱猩金他们一伙又扫荡了第二个包房。

    “都把钱给老子拿出来,你们谁要是敢耍花招,老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来,不信,你们试一试!”

    “我看你们谁试?”

    “你要试吗?”

    “不!”

    “那你给老子拿出钱来!”

    “我没钱!”一个男乘客一副要钱不要命的样子说道。

    “你老母的没钱,再跟我讲一个没钱试试,把口袋都给我翻了!”

    “他妈的,跟我讲你没钱,找死啊!”

    “这不是钱,这是什么?”

    “你老母的敢骗老子!”

    “啪!”

    朱猩金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

    那个人被打的摔倒在地上,眼冒金星的。

    然后他还想爬起来,去抢回自己被抢的钱。

    但是朱猩金将刀子一晃悠,他就不敢再上前了。

    他一下子哭了起来,像个娘们一样。

    “大哥,你们行行好吧,这些钱是我回去给我父亲治病的钱,求求你们放过我,不要抢我的,求求你们不要抢走啊……”

    “给我扯什么犊子,你老母的父亲,关我他娘的什么事情,滚开!”

    一脚就是将对方再次踹得人仰马翻。

    ……

    很快。

    朱猩金他们一伙扫荡到李均的车厢了。

    为了照顾伊娃的隐秘,李均是直接包下了四个卧铺,相当于包下了这个包房。

    他也敏锐地感觉到了外面发生了不好的事情,然后寻呼了自己的员工,可是这西伯利亚的信号似乎不大好,半天都没有发过去。

    “该死的,这信号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差!”

    “均,怎么了?”

    “这外面有抢劫。”

    “啊!?”伊娃花容色变。

    “砰”

    包厢里的们被暴力打开。

    一个朱猩金的小弟上前。

    “哇,好漂亮的俄罗斯大蜜,老大,这包房不仅可以劫财还可以劫色。”

    李均站起挡住伊娃。

    这时候,朱猩金进入。

    他认出了李均。

    李均也认出了对方。

    那家伙看来已经狂赌滥嫖,败光了自己的财富,已经走上了打家劫舍的勾当,他不久之后可是成为四大匪首之一。

    “这个人,不抢!”

    “老大为什么啊?”

    “我认识!”

    “哼,下次你可没那么好运气了。”豹子狠狠地对李均说了一句。

    李均这时候心里是长舒出一口气。

    这朱猩金现在还没有丧心病狂,前年他们在火车餐厅里面一个桌子上吃饭,聊天了不少,他现在看在那时候的一段小交情上,不然自己这次要被搜身了,伊娃都要受委屈,现在,万幸!

    不过这给李均提醒了,一切没发生的列车抢劫,已经开始了,接下来那些人可是会越抢越疯狂,不仅在列车上抢,他们在莫斯科华夏人居住的酒店旅馆也是抢……要加强自己员工的安保了,当然还有自己的,自己这次寻呼失败,可不能再有第二次。

    “关键时刻,这玩意不靠谱,真怀念智能手机啊!”

    此次劫匪时间,让李均狠狠地再次意识到他的生命安全必须放在首位,不然,空有那么多财富,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有那么多钱有什么用?

    “老大,你怎么不抢那个人,就因为你一起吃饭过吗?”

    “也不是,我们现在是四个人,那个年轻人,他身份不简单,他有不少手下,我们暂时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朱猩金接着扫荡了其他的车厢包房。

    一个中年人从包厢里准备出来上卫生间。

    他看到两个人在包厢门口,等他要走近的时候,他们就向自己扑过来,中年老江湖反应快,没有被他们抓到。

    然后还听到两声哭爹喊娘的声音。

    原来这中年老江湖有秘密武器。

    刚才两个劫匪要抓他,嘿嘿,他用随身携带的防身武器,辣椒水,一喷出,射到两个劫匪的眼睛里,当即让劫匪辣得是哭爹喊娘。

    李均的寻呼信号终于是发送出去了。

    加上车厢里的动静,迅速八个员工过来。

    见一大帮子彪型大汉过来,朱猩金和一个同伙拖着两个被辣椒喷的哭爹喊娘的家伙慌乱逃窜。

    “妈的,下次得整枪来!”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