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骄傲的帝国抬棺者和掘墓者!
    ,精彩无弹窗免费!

    联盟苏动乱了几天后,老叶强势地镇压了下来。

    可谓是血腥镇压!

    不过只是大局上看上去稳定下来,因为局部变得更加动乱了。

    许多的军队开始不听凋。

    社会更加乱了。

    曾经的帝国就像那逐渐薄凉的夕阳,正在伴随着最后一缕光线的散去,沉重的散发出无声却又苍凉的叹息。

    曾经伟大的北极熊帝国饱经苦难,它曾经经历了鞑靼人野蛮的铁蹄,拿破仑帝国的长枪,波兰人的锋利的利刃以及德国***鬼连天的炮灰,然而这些侵略者无一例外都被赶出了北极熊帝国,无一不垂头丧气地离去,而这一次,它面临的考研不是来自凶残的外敌,而是卑鄙无耻的背叛者。

    “炮轰议会,白宫,那个叶利卿还是那般的狠!!!”

    遥远的东方,李均在校园一直持续不间断地关注着北方那盘踞在西伯利亚的红色北极熊,曾经的第一世界大国,即将只能回望过去岁月里的荣耀,然后垂老无力地等待着寿终正寝的死亡判决。

    老叶那群被西方民主和自由洗脑的家伙们背叛了马克思,并让忠于马克思的人都去见了马克思。

    昔日的帝国精锐,那些曾经的帝国的荣耀,身经百战的将军们被那些联盟苏政客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叶利卿同志,我们不该对议会大楼炮击,我们会成为历史的罪人的?”老戈充满着痛苦道。

    “罪人,可不流血的革命就跟乌托邦一样可笑,利益取代利益必定会牺牲一部分的人,杀人虽然不是最好的手段,但是确实直接见效最快的手段。”

    “但是老元帅,他们是我们国家的精神支柱啊。”

    “我们国家,我们国家是俄罗斯,不是苏联,这点你要明确了,老戈同志,我看你老了,可以退位了,我将对你实施保护,你知道忠于老元帅的那帮人,等他们缓和神过来,我需要替罪羊,到时候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叶利卿,你是不折不扣的卑鄙小人,我们之间是合作,你竟然要将我交出去。”

    “我不是把你交出去,我只是要保护你,或者说替他们软禁你。”

    老戈被夺权了。

    联盟苏这个北极熊付出几千万先辈热血所建立的国家正在叶利卿的计划之中分崩离析,作为俄罗斯总统,他觉得联盟苏是一个邪恶的帝国,而这个帝国将在他的手中终结,从此俄罗斯人民将获得西方一样的民主和自由。

    他是骄傲的抬棺人和掘墓者。

    燕京,均瑶外贸。

    “联盟苏即将爆发更大的混乱,让兄弟们一定要注意安全了,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外出。”

    李均对着公司的高层嘱咐道。

    ……

    赚钱是重要的,但是人的生命只有宝贵的一次。

    苏联帝国动荡。

    本来就稀缺生活品的苏联百姓,更加稀缺了。

    但是他们暂时还不缺钱,因为他们曾经是石油大国,西伯利亚巨大的石油资源,天然气曾经给他们创造了很多的收益。

    不过现在不行了,从八十年代后期,油价下跌,昔日对于苏联来说是万灵圣药的石油天然气变成了万恶毒药,成为苏联经济崩溃的推手。

    看看现在苏联的白菜国内一毛一斤,那卢布标价,卖到了三四十人民币一斤,西红柿黄瓜也是三十元人民币一斤,这时候华夏居民一个月工资才几百块钱啊!

    难怪华夏后来有人在苏联一车白菜换一辆坦克了。

    有钱也经不起这么花啊!

    如今从燕京开往莫斯科的k3国际列车上,依旧到处都是货,都没有下脚的地方了。

    火车一进入苏联境内就开始卖货,沿途车站那是人山人海,老毛子现在都是疯了一样,一个个手里举着钱往前拼命挤着,有时停车时间短暂来不及,倒爷们干脆把车窗往下一拉就开卖,看老毛子手里谁钱多,就是一抓,然后给货。

    老毛子也不看看是啥货,什么货他们都要,火车一开,没买到货的老毛子追着火车拍窗户,那叫一个疯狂。

    倒爷们生意好得不要不要的。

    虽然知道列车上打劫,但是他们也愿意为之去冒险。

    牛顿自从被朱猩金那伙车匪抢劫得一无所有,本钱都没有的时候,他已经拉伙了一帮人,也干起了打劫列车。

    因为他也发现这个列车的秘密,华夏乘警只在列车在华夏境内的时候上车,从华夏处境到莫斯科的六天六夜里,由于苏联,蒙古警察不上车执勤,他们也不大爱管华夏人之间的事情,所以车上就没有警察执勤,这就是说这列火车会处于完全无政府的真空状态。

    之前的那些车匪们之前是小偷小摸,由于倒爷们处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和破财免灾的心态,加上赚钱也容易,被偷了点货被扒了点钱没在意,但是那帮流氓赌徒们胆子越来越大,从小偷小摸变成了明抢,手里拿着家伙,他们怕回华夏被抓和报复,他们干脆窝在苏联,直接在边境等k3国际列车,现在k3列车那是一进俄罗斯那就立即上车抢劫。

    知道内幕和列车上的秘密之后。

    如今已经是牛顿第三次打劫了,第一次打劫,胆战心惊地抢到了一些钱财,心里对被害者真是愧疚,不过去莫斯科的赌场一挥霍。

    睡了几个俄罗斯白嫩嫩的金发大蜜之后第二次大抢的时候,他就变得习以为常了。

    现在已经是他的第三次抢劫了,他变得极其凶狠,老道,残忍。

    他带着两个人闯入一个小包厢。

    “打劫!”

    “都给老子把钱拿出来,不然你就等着没命花!”

    一个胖子见包厢四个乘客,歹徒只是三个人,他就去夺靠近他的歹徒的斧子,胖子斧子没抓到手,肩上就挨了后面牛顿的一斧子,牛顿直接就是斧劈。

    把其他人吓得纷纷掏出所有的现金。

    胖子的那一斧子伤的不深,但是血流得是相当夸张。

    幸好有人带了二锅头喝,胖子找了块毛巾消毒消毒包扎好。

    ……

    华夏帝都燕京。

    “均,我毕业了。”

    伊娃拿着汉语毕业证书放在李均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