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7章 秀水街的变化!
    .. ,重生之胆大包天

    考试期间。

    李均默默地关注了一下这个校园,他最关系的人,苏妍老师的近况。

    他一直让李敦厚亲自负责暗中保护苏妍老师,防止她遭受上一世那样的伤害。

    李敦厚到来跟李均报道了这些时间,苏妍老师的境况,特别是关注那个男人有没有对苏妍老师进行什么伤害,还好,暂时都没有。

    离苏妍老师上一世发生的那件事情,也越来越近了。

    李均嘱咐李敦厚盯紧了。

    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那个老师。

    李敦厚这些时日跟踪了那个老师,第一次来的时候,他觉得很无语,老板居然让自己跟踪保护一个女人,做这样的事情,岂是男儿所为,但是随后看到那个女人之后,李敦厚觉得,老板为什么要自己暗中保护那个女人了。

    人间有仙子吗?

    如果有,那个苏妍老师绝对是!

    她的气质,她的才艺,她的品德……老板一定是喜欢上那个老师了。

    换做是自己,也一定爱上这样一个女人吧。

    她太美了,还很完美,就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也只有老板那样的人才能配得上那么好的女人。

    所以这些时日以来,李敦厚是把那个苏妍老师当作是未来老板娘来对待的。

    至于俄罗斯那位伊娃,李敦厚觉得老板是玩玩的,不少华夏人在莫斯科做当倒爷,养俄罗斯美女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很普遍。

    看老板对苏老师那个在乎的劲,他从来没有看老板那么对待那个俄罗斯女人伊娃那样过。

    那个俄罗斯女人在李敦厚的印象里,好像她是赖上老板的。

    而苏妍老师,是老板自己看上的,这两种性质完全不一样,谁成为老板娘,这个苏妍老师绝对机会大很多。

    他是很看好苏妍老师的。

    考试结束,这种大二的英语应用,李均还是没有很大压力的。

    期末考试离校的那天。

    燕京外国语大学,某混合寝堵了一帮女生。

    有穆慈慈,有被杨康康前不久分手的女友,还有几个似乎并不是找杨康康的女生。

    “李均在吗?”

    “李均在吗?”

    ……

    “他行李不带吗?”

    “他从不带东西的……”

    “……”

    “……”

    “……”

    “……”

    不知不觉李均的大二第一学期就结束了。

    燕京,秀水街。

    这里老毛子少了。

    可是李均明明在机场看到很多的老毛子来华夏倒货吖!

    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

    一些老毛子们以前在秀水街买货,但是后来一些老毛子看中了一些商品,发现没那么多货,他们于是记下了那些商标上的地址,索性他们去外国语学校找了学俄语的学生,给钱让他们带着去找商家所在的地方,他们到了工厂发现,工厂的货要比秀水街便宜百分之五六十,这些老毛子这下都学聪明了,直接从工厂订货,不通过秀水街那些商贩们,他们赚差价,赚得太凶残了。

    所以这秀水街的老毛子就少了,只有做生意的初鸟才来这里。

    现在老毛子们出现得最多的地方是华夏几个北方机场,比如李均回华夏的时候,就发现燕京飞机场的民贸市场里,候机大厅李,停机坪上到处到处都是黄头发,金头发,蓝眼睛的俄罗斯人,他们发现从厂家那里订货便宜很多,这费用完全可以租赁飞机。于是这些洋倒爷现在出现最多地方是机场。

    华夏北方直接飞莫斯科的各大机场,到处都是步履匆匆,肩扛手背包俄罗斯倒爷们,机舱仓库内外也是货物堆积如山,而且还有车辆源源不断地向库里交货。

    秀水街均瑶外贸公司。

    “欢迎老板回来。”

    秘书方朵朵,为自己处理掉了诸多杂事,李均感觉对方虽然是有点搔浪的感觉,但是能力不错,就让她继续做自己的秘书。

    当他会到公司的办公室的时候,桌子是一尘不染的,这说明自己不在的时候,这方多多搽桌子都没有偷懒,自己不在,她也擦桌子了,不然不会擦得这么干净。

    现在方多多又来擦桌子了,这大冬天的虽然室内有暖气,但是室外却是没有啊,她附身擦桌子的时候,又是时不时露出那露出大半胸襟前面的沟,这幅打扮在外面不冷啊!

    李均感觉只要想想就觉得冷。

    这个如火的小妖精啊,要不是伊娃早就喂饱了自己,不然他这幅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年轻身体又会忍住地咽口水。

    “咳咳,方秘书,这个桌子很干净,你做的很好,现在不用擦了,你去让财务经理和人事经理给我过来一下。”

    “好的,李总。”

    有了南岛地皮充足的子弹,李均不需要均瑶外贸的人再忙死忙累给自己倒货卖货了,现在倒货卖货还是很赚钱,可是对于李均而言,已经是小钱了。

    而且现在从燕京到莫斯科的k3国际列车不太平了。

    血腥暴力的事情,不断地发生。

    昔日李均在火车上几次见到的倒爷朱猩金,彻底地沦为了匪徒,带着一帮人在火车上抢夺倒爷们的财产。

    一些人开始和劫匪们斗智斗勇了。

    均瑶外贸的货也有被抢过。

    现在有人正在仓库里吹嘘着自己打败匪徒的战绩。

    “那一次,抢匪向我喷射瓦斯气,泪眼迷离间我掏出玩具手枪,歹徒一看我带着枪,吓得那是落荒而逃,不过他大爷的临走的时候还没忘记拽上一件皮衣……”

    “你这假的手枪,万一他们发现你不就惨了,会修理得半死,甚至打死,那些人现在穷凶极恶了,我在考虑要不要继续帮老板在火车上跑货了。”

    有人说道。

    因为现在有几股劫匪在作案,流行着要想钱来得快,不如上车把门踹的顺口溜。

    ……

    人事经理扈清以及财务经理在放秘书传达讯息后,都过来了。

    李均要跟他们商量年终奖发放的问题。

    自己需要再多的资金去抄底苏联国有资产,但是不在乎员工那点年终奖。

    这些年均瑶外贸为自己立下汗马功劳,炒地皮也好,进股市也好,钱都是从均瑶外贸公司抽血过来的,才有如今手里那么多的财富。

    人不能忘本。

    也不能负义。

    中俄列车大惨案即将发生,员工们不能再在那个列车上冒险。

    现在让他们撤出k3国际列车,让他们全部回来这一次好好过年,发发年终奖,犒劳一下他们,接下来李均将对他们另有安排。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