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 小姨王宝宝眼里的大肥猪!
    一秒记住,小说!

    这个迷信气功的中学老师李国立他这才幡然醒悟……他感觉好臊得慌,还有他儿子怎么成了那个胡大师的师尊,自己的祖师爷。

    荒诞。

    滑稽。

    他不声不响地悄然退出朝拜的人群。

    李均最后说这里人多,影响他去心魔,嘱咐大家练好五禽戏。

    “天尊慢走!”

    “天尊,我练气圆满之后,再去跟随你,我要跟你练先天之法。”

    李均狂奔离开这群迷狂的人群。

    没看到自己的老头,却是装了一下逼。

    “难道父亲今天没来?”

    李均狐疑地想了想。

    当李均回到家的时候,李爸已经坐在家里看报纸。

    “爸。”

    “嗯,你回来了。”

    “嗯,上午回的,有一会,刚去找你,没找到。”

    “哦,我去王仁贵家坐了一上午。”

    李国立拉了一个同事垫背地说道。

    他现在可是不想说自己是练气功去了,练的还是儿子的气功,什么天地造化功,天尊,想想……

    可是儿子到底怎么成为那些人的天尊的呢?

    那个胡“大师”可是对天尊吹捧得要命,通电神迹,什么三头六臂,可是自己儿子自己还不知道,那里有什么通电神迹,三头六臂,他感觉被世界欺骗了。

    被那个胡大师玩了。

    饭前,李均拿出给李爸和李妈买的礼物。

    他给李爸买了贵重的手表,进口的,价格是花了一万块,这年代五千块买了一个手表那真是大老板的手笔,很多老板都舍不得买。

    “花了不少钱吧?”

    “没,就几百块。”

    “乱花钱,这么贵的手表都买。”

    不过他知道儿子是小财主,很有头脑,当年国库券他都知道整,帮他妈默默搞了一个超市,说起来他真惭愧,自己想为老婆做的事,他都没做成,儿子却是帮她完成了。

    所以刚才嘴上虽那么一说,但他心里其实是蛮高兴的。

    李均看着李爸那模样,几百块都说贵,自己要是说出一万,那不得震惊得拿表不稳,摔了啊!

    接着李均又拿出了一支钢笔,万宝龙的钢笔。

    一看这钢笔,李爸两眼放光。

    喜欢得不了。

    这年代文化人喜欢钢笔,还喜欢把钢笔揣在衬衫胸口,这年代一些人也流行把钢笔别在胸前口袋,对它的喜欢更甚过亲儿子。

    “这钢笔,不少钱吧。”

    “一百二。”

    李爸摇头。

    “这么贵。”

    “知道你身上有点,花钱你还真是大手大脚。”

    李爸嘴里训斥着,却是丝毫不掩饰对钢笔的喜欢。

    直接就把钢笔别在胸前。

    这钢笔太俊了。

    比老王那三百买的钢笔还俊,回头给他看,他买的是啥玩意。

    李爸现在绝对没想到那钢笔买了五千块。

    是纯手工打磨的限量纪念钢笔。

    李均给李妈买的礼物是包包,也是进口的,来自法国的,不过李妈穿着朴素,跨上包,有点像是乞丐开着宝马。

    “妈,回头,给你买新衣服去~”

    “你不是买包了啊?”

    “给爸买了两个礼物,给你只买了一个包,我不能偏心不是儿?”

    ……

    接下来一顿饭。

    李爸不断地看着李均,让李均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自己这老头改性质了,那么看着自己,不像是他的做派啊~

    夸自己懂事,说什么长大了,买礼物,也没见他夸啊~

    在家待了几天,李爸学校的事情也解决了。

    一家人去外婆家拜会。

    “儿子,你小姨经常在店里唠叨你,念着你,你要不要给小姨买点东西,妈给你钱。”

    “妈,要买我自己买啦,你儿子可是一个小财主。”

    李妈当然知道自己儿子是一个小财主,倒卖国库券赚了很多的钱,还给她投资做超市了。

    不过儿子的钱,她觉得那是他以后结婚的钱,那钱得留着。

    “妈,我结婚还早着,还很早很早……”

    “那里很早了,不就几年吗,你大学毕业了,然后就娶个媳妇。”

    李均:“……”

    这辈子他可以拥有女人,但是正妻的话,他心里的人选还是王瑶,上辈子王瑶跟自己吃了那么多苦头,这辈子不让她过得好一些,他觉得自己就不是人,所以他要等王瑶,可是王瑶现在还在念小学,还得初中,高中,大学……

    所以李妈说自己娶媳妇的事情还真是早太多了。

    想到小王瑶,李均准备俄罗斯的事情解决之后,他就第二次去找小王瑶,开车大奔去。

    想起那日被村民追跑……应该不会被误会成人贩子,这年代那有开着大奔的人贩子?

    但是李妈这时候还在教育李均,要早点找个女朋友,然后毕业就结婚。

    感觉李妈不是在催自己结婚,那眼睛闪烁的样子,分明是想早点抱孙子吖~

    “那个妈,咱说给小姨,外公他们买礼物的事情呢。”

    “外公他们的我们来买。”

    李均说道:“那给小姨买东西很简单。”

    “你小姨可不是很好打发的。”

    “知道,所以我不买,而是跟她一起去,然后我买单。”

    李均无奈地摊手。

    自从小姨从李妈那里知道一些小李均挣钱的事情,那个小姨开始在腐蚀李均的路上了。

    外婆家。

    “啊哈哈,小均均来了,甚是想念,我要跟你下象棋。”外公如同老顽童一般,去年跟小李均下象棋杀个三百回合真是痛快。

    “岳父,跟小孩子下什么,我陪您。”

    “你,不是说,国立啊,你这下象棋,你不如你的儿子!”

    李爸吃了一脸的瘪。

    “外公,那个我得陪小姨买东西去了。”

    “那你们快去快回,国立,我们来吧,我勉强地和你下几局。”

    李爸真想说,我特么还不想下了呢!可是那是老丈人,脾气爆不起来吖……

    街道上,王宝宝发丝飞扬,笑嫣如花,走在熙熙攘攘的街边,像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只不过那笑,让李均有点渗。

    “小姨,你能不能别用看大肥猪的眼神看我?”

    “你是我侄子,怎么是大肥猪呢?”

    “你今天不是要宰我吗?”

    “小均均,给你小姨买点东西,肿么了,不情愿啊!?”

    “不是该小姨给侄子买吗?”

    “小姨不是没你钱多。”

    ……

    王宝宝采购颇丰地回家。

    发现二舅也回家了。

    不过他好像很有些狼狈。

    王家几个孩子,大孩子做生意开打火机厂,这些年是风生水起,李均的妈妈开了超市,王宝宝跟着李妈做事,二舅王不凡如同的他的名字,想着要不凡,从小就喜欢搞出点不一样的事情,深特区的股市那么疯狂,他去玩了,不过他没有那么多钱,是高利贷的,他买的是深原野,如果早点出手,他其实发大财了。

    但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他觉得还会涨,然后深原野特么出事情了。

    他被套牢了。

    欠下巨额高利贷。

    “二舅。”

    李均喊了王不凡一声,王二舅有点魂不守舍地应了一声。

    这时候,他们刚关上的门就是一阵砰砰砰,很激烈的响动。

    王宝宝顺手开了门。

    但是吓她一跳。

    门外四五个男人,叼着烟,描龙画凤,痞里痞气的。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