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章 深原野坑的鸡飞狗跳!
    虎哥看到一个貌美如花的妹子开门。

    “娘的,真是贼漂亮!”

    那是一张他看来足以是祸国殃民的脸蛋,瓜子脸,尖俏,明亮的大眼睛。

    刚才他装得很凶戾的模样都没收回,好像一下子把那个小妹妹给吓到了。

    他以为是那个王家老二开门。

    看着那些痞里痞气又凶神恶煞的人,王宝宝本能地一个跳步到了李均的身后。

    一看绝对是黑恶实力~不是善类啊,她一个弱女子能做什么,平时奚落侄子李均的劲一点也没有了。

    她本能地躲。

    偷偷躲在李均身后看着那个为首的人,他开门的时候那个人的眼神好可怕,满是戾气。

    见到那些人,李均把手里的东西一股脑地给王宝宝。

    王宝宝手里一沉。

    “喂~”

    李均转身,他继续打量这些人,感觉他们个个不坏好意。

    “你们找谁?”

    为首的男人摘下烟头,丢在地上踩灭。

    “王不凡在这里吧。”

    李均也猜想这些人是找二舅的,二舅刚才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家里就这么大,再躲躲到那里去。

    他硬着头皮走了过来。

    “李均,这些找你二舅我的,你一边去。”

    接着王二舅对着来人点头哈腰道“虎哥,您怎么来了?”

    为首的人哼哼一声:“不来,你那个钱能给我送上门?”

    “虎哥,不是说过完年后吗?您高抬贵手,就让我过完这个年。”

    “过完这个年?”

    虎哥阴阳怪气地推开王二舅,带着人鱼贯而入在客厅坐了下来。

    “过完这个年,你王不凡就更牛逼啦,那时候又长利息了,你现在还不起,过完年后,我怕你更还不起。我现在对你算是很客气了,现在我们这行最喜欢暴力,打你都算是轻的!”

    这个虎哥说的没错,这年代的高利贷都是一言不合就冲进你家大肆破坏,逮什么砸什么,往你家门口泼油漆,整个楼道都是刺鼻味,墙上写着,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走到时候威胁你不还钱,杀你全家,人沉黄浦江!

    吓得一家老小是痛哭流涕。

    外面刚才那种要砸门的声音已经是把在房间下棋的李爸和李均的外公惊动了。

    外公出来就听到二舅欠人家钱。

    这个犊子,这个混蛋犊子!

    “他质问二舅,当年的高利贷不是还清了吗,怎么他们又来了,他们说你又欠钱了,是不是真的?”

    这时候外婆也出来了,一脸紧张地问二舅是不是又欠钱了。

    李均妈妈看着自己的二哥,不知道怎么说好,前段时间,这二哥跟全家人说他要发财了,怎么这才过去多长时间,发财没见到,倒是见到高利贷上门了。”

    王二舅低着头,不敢看两个老人。

    “爸,妈,我看人家炒股赚了钱,我跑深区去炒股了,赔了。”

    “就你炒股!你三十多的人了,你是要打一辈子光棍吗,成天不务正业,现在又欠多少了。”

    “没多少,爸,这事情我来解决。”

    王二舅吞了吞口水说道。

    他知道自己除了命,现在真是啥都没有的。

    “我问你欠多少!”

    李均的外公几乎是吼出来的。

    这个不争气的老二啊!

    王不凡低着头这下都不敢说话了。

    那些高利贷的人此时也已经走进了房间,其中为首的人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这家人撕逼了一会。

    见对方问欠多少。

    他说道“你儿子贷款一百五十万,借的是最高的驴打滚,现在利滚利,已经是三百万了!”

    三百万,李均的外婆直接吓瘫了,腿软了。

    那是多少钱啊!

    高利贷那可不是一个好东西,一般人是不想沾惹上的,因为那是一个无底洞,要不是走投无路,或者是百分百把握去赚钱,去借高利贷。

    那些放高利贷的人都喜欢养一帮闲散人员,无所事事的混混,劳教释放人员,他们这些人追债的手段,那是丧心病狂的,杀人放火,绑架勒索,他们什么都干得出来。

    这老二一下子高利贷欠三百万,李均外婆的第一反应,那是完了。

    所以她腿脚都发软了。

    李妈赶紧搀扶。

    李均的外公一副瞪大眼珠子模样。

    一副不致信的样子。

    “老二他那个混球怎么可能贷款那么多,你们怎么给他贷款那么多!”

    “这你要问你二儿子了,我们现在来也是给你们提个醒,我们放贷的嘛,也得给人留点活路,过完年,要拿不出钱,你这房子,还有你们老大家的打火机厂……我们都要接受了。”

    “老大家的打火机厂?”

    “老大辛辛苦苦地做了那么多年。”

    李均的外公不断喃喃道。

    “我对不起大哥,我用他打火机厂营业执照和公章做了贷款,不然他们贷款不了给我那么多。”

    王二舅就像是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一般。

    李均此时也才明了,上一世根本没发生过这件事情,因为上辈子大舅是做皮鞋,亏死了,这一世,大舅做打火机,火机生意做得不错,现在做到了两百万左右的规模。

    自己这个不招人待见的二舅,见老大和三妹都做出点事情来了,他这次也给豁出去干了。

    听闻深特区的股票能挣钱,大家都麻袋装钱去炒股,他就想方设法地搞到一笔高利贷跑去了。

    “我的房子被你败了,老大家的你也不放过,你这个孽障,早知道把你掐死算了,你怎么不死在外面,死在外面多好,别回来连累你大哥,让我们露宿街头,糟腾一家子。”

    “爸,我这次不是赌博,我是去炒股,我想赚打钱,孝敬爸妈,谁知道那个深原野的老板是个王八蛋,他的公司不靠谱,我买的那些股票本来是抢手至极的,但是一夜之间全没了。”

    二舅苦瓜着脸。

    他现在能怎么办……

    从深原野被查出投机取巧钻管理上政策的空子,成为华夏第一只因为财富欺诈的股票,他就吓得去了半条命,魂不守舍,他心里天天是完了完了。

    此时李均一听二舅买的是深原野,李均明白为什么二舅那么惨了,要是二舅买了其他股票都还好点,都能赚上一点,或者不赔得那么惨,深原野的问题可太大了,奇人是层层包装而虚假上市的,查出问题了,是直接摘牌的,广大股民陷进去自然是一地鸡毛。

    这个二舅啊,运气也太倒霉了,要是买深万科,买深发展,他今天就不是被高利贷上门追债了,而是千万富翁了。

    人的命运啊~

    选择错了,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命。

    此时,三百万的高利债如同乌云一般笼罩在外公一家人身上,除了李均,每个人脸上都是一脸愁容。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