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7章万亿帝国掌门人
    在港岛三个布局,花去了李均数亿资金,还剩下了二十多个亿。

    这笔钱李均现在有两个想法。

    一个是投资华夏实业,一个是投资华夏地产。

    到底是投资华夏实业还是投资地产呢?

    这一年万达,万科,碧桂园都是趁着华夏第一次南岛省地产崩盘而开始崛起。

    这是全面进入华夏地产最好的时机,可以用最少的钱拿最多的地,而且自己这个“港商”(身shen)份大有可为,这年代华夏改革开放,对待港商,外资的待遇可以说是跪((舔tian)tian)……

    要想人家花钱过来投资,他们都恨不得放血吸引人。

    也就是这个时代,造成一些港岛,外资骗子,在华夏行骗了不少地方政府地皮和当地银行的钱……

    这年代地产还不能暴利,地产是积蓄土地,是积蓄经验,所以李均决定地产和实业两手抓。

    现在他决定是南方深特区寻找一个万亿帝国掌门人,收在麾下。

    未来华夏排行榜首富不仅代表着财富的积累,也是企业和个人实力的直观反馈,后世腾讯和阿里两大巨头的较量,不仅是华夏互联网大佬的争夺,更是“二马”谁能成为亚洲首富的重要筹码。

    在二马争锋的时候,一个人却是时不时出来压一压他们,此人是恒大掌门人许迦印。

    后世许迦印很火,以公司市值万亿,个人资产数千亿人民币的(身shen)价登上华夏首富的榜单,超越三位榜单老熟人马化腾,马云和王健林。

    恒大业绩的强劲是许迦印(身shen)价暴涨的原因,那一年真是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股价一波动,华夏富豪就换座次,大佬们每天都在上演着“皇帝轮流做”的戏码。

    王健林坐,王健林坐,王健林坐完马云坐;

    马云坐,马云坐,马云坐完马化腾坐;

    马化腾坐,马化腾坐,马化腾坐完许迦印坐;

    许迦印坐,许迦印坐,许迦印坐完马化腾坐……

    顺口溜直接爆红网络。

    李均对这个华夏大佬的发家以及经历知道得很清楚。

    他觉得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收其现在的心。

    这个人早年丧母,做过拖拉机手,在钢铁厂当工人,三十六岁前的人生他是和房地产没有一点儿交集。

    在钢铁厂他为了把生产场地腾出来,同时提升职工的福利,他变卖了国企舞钢场的废铁料,小人作梗告发,被调查,蒙受了冤屈,被迫离开钢铁公司。

    南下深区的他,他租不起房,只能在一个朋友家走廊里住了几个月,后又搬去一个民营公司不用的小厨房睡。

    他不久帮一个老板建立了房地产公司,帮老板赚了一个亿的利润,但是老板只给他三千元的工资。

    他气不过。

    在一间民房成了恒大,恒大成立之初,一样面临着无人无钱无项目的开头之难。那时候他胆子很大,一开始没钱买地,他就玩起了空手(套tao)白狼的把戏,说服那些个“地主”答应让我分期买地,再借用这一分期承诺,转而向银行进行借贷……

    昔(日ri)农家少年,在赤贫中学习,在钢铁厂蛰伏,在深市磨砺,在广市崛起,在香港一鸣惊人,最后登临绝顶,问鼎华夏首富。

    一个非常传奇的家伙。

    现在许迦印刚到深特区,不能让他为那个黑心老板继续打工,伤了他的心,让他不得不单干。

    他给那个老板赚了一个亿,那个老板只给他三千,李均不知道那个老板怎么那么黑,自己那时候只赚了两百万,就给史大逵开出了万元的高薪。

    他要把许迦印绑在自己的战车上,给他股份,给他百万,千万薪资又何妨!

    那可是一个创造出万亿帝国的男人!

    那个黑心老板太没有眼光了。

    这一年从舞钢厂出来,许迦印只(身shen)一人来到深特区闯((荡dang)dang)。

    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跟他在家乡国企厂完全不同的世界,这里很多事物陌生又新鲜,听说求职需要简历,他花费了两天,埋头写了一份长长的简历,把自己在舞钢的工作经历,事无巨细地都写了下来,一共三十多页。

    带着三十多页的简历,复印出来,信心百倍地四处应聘,然而,递出去的简历都石沉大海,杳无音讯,失败的现实给他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他本以为一定能在深特区打开一片新天地,自己曾在钢铁厂当过车间主任,管理过两百号人。

    他本来是一个在舞钢点子多,会管理,思维超前的管理者,满怀激(情qing)奔赴深特区,竟然找不到工作。

    徐迦印一度陷入了迷茫和失落,直到以为朋友给他指点迷津,不是你才能不够,而是你那份简历太厚了,谁有精力看你的长篇大论啊。

    他恍然大悟,随即重新写了一份一页的简历,投出去十几份后,终于有公司愿意录用他。

    那是一家叫做中达的小公司,在深区没有背景,没有资本,缺乏经验的他,只能从一个小业务元做起。

    来到中达,初来乍道的许迦印逢人便喊师傅,这与之前“舞钢管理能人”以及后来“华夏地产枭雄”的形象都是相差万里。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他一个独挡一面的人此时正沦落为端茶倒水的小角色。

    ……

    “许迦印,你妈的想烫死老子啊,让你给我倒茶,这么烫就拿给我喝……你他妈是不是不相干了?!想滚蛋是吧?”

    “王主管,不是,真是对不起,我给您添点冷水。”

    这时候,李均带着人来到中达公司。

    李均回到了深特区,让弥勒佛从工商局那里得到中达贸易公司的办公场所,他专门前来挖许迦印。

    看到后世许迦印现在那么卑微,李均真是有一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的感觉。

    那个王主管见一帮人过来。

    “你们是?”

    金仁走上前对那个人说道“我们是来跟你们谈生意的。”

    “你们好,你们好,请到我们的会议室坐。”

    李均让史大逵等人跟那人过去,他自己则是找了一个机会和许迦印在一边说话。

    “许厂长,金鳞岂是池中物?这里根本不是你呆的地方,你应该有更广阔的天地”

    “这位老板,你怎么认识我?”

    “我们曾卖给你们舞钢钢材,所以我知道你。”

    原苏联一些钢材,均瑶外贸有倒卖给舞钢过,这是李均从弥勒佛那里知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