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章抬棺远行和订单拿到手软
    三峡将在后世彻底根治华夏长江水患问题。

    华夏两千年李长江洪水平均十年一次,发生两百多次,古代许多城市曾洪水肆虐,人畜淹死无数……辛亥革命以来更是五年一次,长江洪灾愈演愈烈,1931年水灾殃及两百个县,灾民三千万,淹死者高达14.5万人,1935年大水,死亡14.2万人,1949年大水,死5700人,1954年特大洪水,虽采取紧急分洪措施,保住了汉武市和荆江大堤,仍死了30000人。

    荆州不怕刀兵劫,就怕南柯一梦终。

    1956,1958,1963……1983……1991……基本两到四年就是发一次洪水。

    洪水猛兽的可怕,自古从大禹时代就开始改造长江,到孙中山梦里筑大坝,如今华夏终于要不久就实现了。

    要是被岛国人小小特钢坑了,那真是(欲yu)哭无泪了。

    史大逵手里的特钢产品力战(日ri)岛国企业,这让史大逵成为了招商会的明星人物。

    拥有大量原苏联国有企业工业产品。

    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头。

    对于原苏联老大哥的工业产品。

    华夏是信任的。

    但是老大哥现在乱地不行,本以为他们参合不到华夏的三峡建设,但是没有想到……

    因为这个原因。

    其他三峡大小项目也是纷纷向史大逵抛出橄榄枝。

    史大逵简直是拿各种订单拿到手软。

    李均曾经的合作伙伴,牟其中也想拿单子,但是他没有实体产业为三峡工程具体做事(情qing),三峡这么大项目,他老牟子怎么能不参与,这不会被人笑掉大门牙吗?

    自己是买卖客机起家,相当于运输了。

    他在三峡项目初定的时候,他就知道三峡工程是华夏后工业时代的产物,工程一上马,以华夏高辈的意志,项目将如同子弹出膛,如烈焰升空,一切很快就会变成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这时候水库产生的数百万移民,他们进行的大迁徙将成为必然。

    于是老牟立即做出决策,参与这场波澜壮阔的移民活动,做这个生意。

    因为牟其中的名气,他的公司顺利地竞标成为政府的合作者。

    他组建了拆迁公司。

    也是空手组建起来的,联络了一帮有各种车的司机,组建成了拆迁队。

    浩浩((荡dang)dang)((荡dang)dang)地在进入三峡。

    ……

    这一天,九沟村成为三峡工程第一个要拆的村庄。

    一个老人的大瓦房被拆掉了,老牟亲自上阵,铲了第一车土……以作留念,或者是做宣传,他是善于引导舆论,喜欢站在公众焦点的人。

    若不是后世入狱近乎二十年,他不仅是商业传奇,也绝对是华夏网红的鼻祖。

    后世那些网红在他面前都跟小儿科似的。

    “老大,有一个老人家要我们运棺材,这运不运?”一个下属(屁pi)颠(屁pi)颠地跑到他前面告诉老板这个棘手的问题。

    老牟子眉毛一皱,有点不高兴地说道:“运棺材?”

    “那木材打造的能多少钱,还占着那么大的体积……”

    “不运,感觉晦气,那个也赚不了钱。”

    “可是,老板,现在政府说交给我们拆迁,也需要……”

    政府移民的搞不定,让自己……

    “好了好了,我过去看看。”

    老牟子有点不耐烦地说道。

    这个移民拆迁,他现在发现吃力不讨好,也有些烦躁。

    那个要求运棺材的九沟村老人是九十一岁高龄。

    她在这片土地生活了漫长的岁月,要背井离乡,老人眼眶充满了泪水,后山那里葬着自己的先祖,爷爷(奶nai)(奶nai),还有父亲,母亲……

    老人的后辈劝说老人不要把棺材寿木搬走,这搬迁到外省,搬运个棺材多不好。

    可是老(奶nai)(奶nai)坚持要把她的红木棺材一起带走。

    “你们啊,你们啊,我一把老骨头了,这一去就永远回不来三峡了,棺材都是用三峡的木料做的,死了睡在老家的棺材里,才算是真正的叶落归根……”

    当老牟到来听见老人唠叨的诉说之后。

    竟有一丝落泪的感觉。

    他从来都是觉得男人这种东西只能流血不流泪,一滴眼泪都不能流,一旦流泪了,骨头就软了……

    自己这是怎么了,自己可是做大事的男人……男人啊,自己怎么会有想流泪的感觉。

    不只是牟其中闻言想流泪,一同的移民局领导也是泪光闪闪。

    古时有将军“抬棺决战”,留下多少“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故事,今有移民“抬棺远行”,也蕴含着无尽的感伤,悲(情qing)和苍凉。

    牟其中走到高龄的老人面前,对着老人和老人的儿女说道:“棺材我们运了!”

    一条大河波浪宽

    风吹稻花香两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

    听惯了艄公的号子

    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这是美丽的地方是我生长的地方……

    三峡移民浩浩((荡dang)dang)((荡dang)dang)。

    三峡移民泪洒迁徙路。

    很多人在走的时候,几代人都在坟前跪拜,祖先啊,以后不能再祭拜你们了,不是后代子孙不孝……我们舍小家为大家,不能阻碍三峡工程的修建,三峡是祖国富民强国的工程……希望祖先们能谅解啊!

    一个老人跪在老伴的坟前告别:“老头子啊,水要淹来了,我们一家就要搬走了……”

    曾经在一起的村子的人,有人被安排移民到南方,有人安排到北方……

    村民们也是互相告别。

    他们都不愿意走,破家值万金。别说人不愿意走,畜生猪牛也不愿意走,人恋栈,马恋槽……

    对于华夏商人而来,对于华夏普通民众而言,三峡是(热re)点,建设投资第一期就是九百亿,那么多钱商人们都眼(热re)不已,普通民众更是抱着(热re)闹,一个小项目会倒下一个干部,这个超级大工程,各类资金那么多,将会有多少倒下的份子……

    他们很多人不知道有数百万移民是多么舍不得离开他们的家乡……

    他们为了三峡工程牺牲了家乡。

    李均要期末考试了。

    转瞬之间,他的大二生涯要结束了。

    接到史大逵接到很多三峡项目订单的消息,他很高兴。

    时代滚滚洪流先前,他所做的一切是顺势发展趋势而不断实现自己的商业帝国征程……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