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0章 心惊肉跳虎口煤矿!
    作为后世过来的人,没有人比他更知道这座城市未来的走势,当煤炭行业在随后的十多年里是掀起何等庞大骸浪。

    多少目不识丁但胆识过人的人,在随后几年里,香车美女,腰缠万贯,一掷千金。

    这时候的煤城已经开始作业,已经有一定规模地开采煤炭,不过没有后世的夸张。

    煤城全民皆挖煤的时代也还没有完全到来。

    因为这年代还不行,首先是那些浅层的煤没被发现,开采的都是深矿里的煤,因为是人工作业,没有机械化,开采成本巨大,甚至有国企都是亏损的。

    没有机械化的矿井,对于很多中小煤矿老板而言,一不小心亏得连工人工资都发不出来。

    眼下华夏经济开始热,对煤矿的需求也只是一个开始,所以这时候的价格也只是一般,只有看到未来趋势的人,才知道未来的十年绝对是煤炭大有可为的十年!

    所以,现在是李均的机会,一些煤矿老板如果得到一大笔资金的话,他们是愿意转手手中的赔本货的。

    所以,进入煤城之后,李均已经有了一些目标了。

    因为李均有先手,他不是一头热就来到西山煤城的,在之前,他早已经安排自己的情报人员,由弥勒佛负责得到信息公司,已经对西山煤城进行了初步调查,调研。

    弥勒佛也是提前到了西山煤城,李均他们到达西山之后,他们就立即会面了。

    弥勒佛安排了老板和众人的住宿。

    弥勒佛在西山煤城收集到了一些煤炭公司的信息。

    比如一些煤城煤矿的稳定性如何,有几个采掘工作面,这些煤矿多少员工,有多少闲置人员,工资状况如何,此煤矿煤炭生产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矿长资格证,营业许可证……等六证是否齐全,是否是黑煤矿……

    西山煤城,一个煤矿老板想转手自己手里的矿了。

    自己这煤矿就是一个烂摊子,一年事故死了好几个人,被人戳脊梁骨不说,光那拖欠的工资,不知道怎么偿还。

    西山一个年轻人目炯炯。

    “爸妈,现在咱们国家开始进入高速发展时期,可以说未来将是一天一个样,对煤炭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无论是发电,炼钢,烧水你,还是烧砖头,都离不开煤,几年后煤炭价格肯定会狂涨,黑沟子煤矿老板要出手,是因为他现在年产量低,赚不到钱,主要是因为采掘方式落后,如果能把产量提上去的话,即使价格低点,也是稳赚不赔的。”

    “儿子,你不会真是下海接受那个煤矿吧,你会被认骂成傻冒的。”

    青年人语气坚定地的说道:“爸妈,我不管别人如何说,这件事情我是下定决心了。”

    年轻人的父亲看着自己的儿子:“呵呵,有想法就好,只要是你认为你的想法是对的,你爸永远站在你这边,年轻人撞撞南墙也好,像你爸,现在就什么都不敢了……”

    未来几年里,傻冒腰缠万贯,而“聪明人”依旧挣着那永远都不见涨的死工资,而且在国企,公务员下岗浪潮里,很多人失业下岗后,还不得不到那些当年认为的傻子的煤矿里,下苦力挣钱。

    不过年轻人的爸妈看着这对父子,叹气一声道:“你们父子啊,一个德行,年轻的时候,都想干一番事业,可是没有本钱,怎么做事,那个矿拿下来不是一个小数目。”

    “妈,钱的事情,我来借,我去求……有你们的支持就够了!”

    一米八的身高的青年人,父母感觉到孩子已经长大,不知不觉就能撑起一片天了。

    西山煤城西口一个煤矿。

    第470章 心惊肉跳虎口煤矿!-->>(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西山煤城西口一个煤矿。

    叫做虎口煤矿,是李均第一个锁定的目标。

    这个煤矿已经到了绝境了,最适合收购。

    工人们都开始闹事了。

    虎口煤矿产量一直上不来,工资发放成问题,加上最近有工人受伤,工人里有几个泼皮乘机就寻衅滋事,这个老板被那几个泼皮骚扰得顶不住了。

    “朱矿长,不好啦!”

    “大疯狗,大黑,老蛇头,他们来带几十号人已经来了!”

    今天是朱矿长承诺发三个月工资和赔偿工人十万医疗费的日子的前一天。

    “他们怎么提前来了?”

    朱矿长顿时手忙脚乱,他是准备今晚跑路的……

    大疯狗,大黑,老蛇头那帮人这是断自己路,妈的,逼急了,老子跟你们鱼死网破!

    朱矿长走到矿里的生产室炸药库,拿了炸矿的炸药,那群流氓,大不了跟他们同归于尽!

    朱矿长想起上次被他们打,被他们勒索敲诈,被他们侮辱的羞辱,狠劲也是拔出来了。

    虎口煤矿的路上,李均等人租车了数辆,看到前面浩浩荡荡的一群人。

    “老板,那群工人似乎要到虎口煤矿去闹事,今天,我们这来的估计不是时候,要不要明天再过来……”

    李均摇头,然后眼光眯眯地说道:“我们先去看看再说,我们这边也有十几号人,又有车,发生什么事情,我们能第一时间离开……更说不定今天,我们可能拿下这虎口煤矿。”

    虎口煤矿。

    “朱矿长,拿出钱来,赔钱,还有我们的误工费一百万!”

    “说好明天给你们十万的,现在你们今天跑过来说一百万,你们这群不守信用的赖皮,流氓!你们这开口就是要挟我一百万,我怎么给你们,啊!现在煤炭开采不上来,以现在煤炭五十元的价格,一年下来我们只能开采两万吨,一年下来最多也就三十万毛利,生产的炸药,支护桩,你们的工资……加上税收缴十几万,你们掐手指还能剩下多少钱,我那里拿一百万给你们!”

    “嘿嘿,我管你那么多,总之,你要给我们!”疯狗晃着手里的水果刀说道。

    “我平时待你们也不薄,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我给你们开的工资是月收入五百,你们知不知道,大城市的那些大学生一个月工资也就三百,村里那些种地的一年才有你们一个月的收入,你们……”

    朱矿长有点泄斯底地骂人。

    他心里窝火,还感觉好窝囊好窝囊,这个虎口煤矿可是存储至少有两千万吨的煤矿,这要是每年能开采十万吨,他都能赚大发,但是开采成本巨大,开采量根本提高不上来,尽是赔本!

    现在又遇到这些家伙落尽下石,他此时也真是逼急了。

    “我告诉你们,钱没有,要命有一条!拿刀吓我,我拿炸药跟你们拼了”

    朱矿长脱去外衣,露出绑在上身的炸药,狰狞着说道,让其他人吓得连连后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