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1章 你们是要买煤?!
    煤矿上。

    风声鹤唳。

    只有煤渣上几块废煤块偶尔滚落下来的声音。

    朱矿长这一次亡命搏斗的心思,这是大疯狗,大黑,老蛇头几人万万没想到的。

    之前,几次,这个老朱矿长可是忍气吞声。

    没想到,这一次……

    “那可是炸药,你自己也会炸死的!”

    泼皮大黑都忍不住地破口大骂,要钱不要命了,狗~砸~日的,老子可不想死!

    奶奶个熊!

    他旁边的老蛇头眯眯着眼睛,他觉得这是朱矿长拖延之计。

    他不会真的亡命,这个煤矿可绝对不只值一百万,那是绝对不划算。

    这煤矿现在虽然亏本,但一定不会总是亏本。

    所以,老蛇头准备口头试探试探。

    “老朱矿长,我们只要拿回钱,拿回工人的医疗费用,你个大老板犯得着跟我们这样吗?”

    “我们矿工苦,矿工雷,矿工的生活你们这些老板只知道赚钱,你们体会过吗?我们个人下井就是十几个小时以上,到了冬天早见不到太阳,晚见不到太阳,我们也没有一句怨言,我们一切都是为了钱,一家老小,孩子上学都指望拿点工资……”

    “拖欠你们的十万工资,我肯定想方设法地给你们凑齐,但是你们现在是敲诈我要一百万,你们要老子那里去给你们偷一百万!那可是一百万!一百万啊~”朱矿长气得恨不得马上点燃炸药同归于尽。

    这年代的一百万,对于普通人而言是天文数字,对他们这些小煤矿的老板也不亚于后世的数千万,甚至是上亿的敲诈勒索。

    所以,那个朱矿长怒了。

    兔子急了还咬人。

    “你们这是往死里逼!”

    “把自己卖了,也卖不到一百万!”

    “哼,所以,现在我已经不怕了,你们现在不就是在逼我死吗?既然这样,跟你们同归于尽!”

    几十个围着朱矿长和几个员工,现场这下陷入了诡谲的安静。

    ……

    当数辆汽车驶入虎口煤矿的时候,剑怒跋扈的对峙这才稍微顿了一下。

    来了不少辆汽车,这年头开得起汽车可都是至少是大型煤矿的老板,中小煤矿基本是不怎么赚钱的,来人是敌是友。

    两方的人马都不知道。

    不过这不妨碍他们互相猜测着。

    朱矿长开始认为这是老蛇头,大疯狗,大黑头找来的帮手,但是见到对方那些车辆,绝对不是老蛇头他们的人马,老蛇头那都是二混子,都是乡下泼皮和闲散人士,他们开不起那样的车子,他们的朋友也都是泥腿子,他们认识不到那个层次的人。

    老蛇头他们认为开着数辆车子的人是朱矿长搬来的救兵。

    哗啦——

    李均众人从车上下来。

    这些车子都是李均特别为公司购置的一批车辆。

    当李均下车后,他吓一跳,有人身上绑着炸药,看来这矿上已经是闹得不可开交了。

    这是在搏命啊~

    自己这回玩大发了。

    第471章 你们是要买煤?!-->>(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自己这回玩大发了。

    不过此时突然到来的李均这帮人,更是给老蛇头,大疯狗,大黑他们相当的震摄。

    因为从车上下来的汉子大部分十分勇武,都是绝对的猛汉猛人。

    反观他们这边人数虽多,但是大部分都是瘦不拉几的农夫,原来矿上的员工。

    他们这边人要给对方干,虽然说乱拳打死师父,但是现在对方十几个人绝对能干扒自己这帮人,因为一看就不是一个档次,自己这边根本就是乌合之众……

    而且他们其中有一个人看上去很可怕,就像是高大威猛的野人一般,胡须密布,脸上煞气惊人,这个让人发怵的人自然就是史二逵。

    史二逵在西伯利亚原始丛里与黑熊肉搏,与虎狼厮杀,本来天生一副看上去就是凶人的他更加给人可怖的感觉。

    简直是人形凶兽一般。

    黑熊一般的粗肉,铁牛皮似泛光的铜皮,他看着那些人,头发立起如铁刷,狰狞好似狻猊,双眼如铃。

    ……

    史二逵这个家伙在公司谁的话都不听,谁也指挥不动他,他只听李均的。

    李均也很纵容他,任其野性发展。

    当年他招揽吸纳史二逵的时候,就是为了如今,他是要包天,包地,包油田……这个包地就是包煤矿,这行业早期的市场,那可是需要一群狠人才能抢到资源的,当初这个史二逵一脚就是踹断一棵碗口树,在他眼里如同倒拔垂杨柳的鲁智深,是一个不错的“打手级”人物。

    在这场暴力煤炭财富饕餮盛宴上,他需要史二逵这样一群敢打敢冲,斗狠斗勇的人保护自己的利益。

    今天来矿上闹事的人,见来了一群实力不菲的人,有人有点顶不住了。

    “老蛇头,今天看来我们是拿不下朱矿长了,他身上绑了炸药,还有后手,叫了帮手,现在的情况,不太妙,我们的期限不是明天吗?我们就再给老朱头一天时间。”

    众人小声商议。

    大疯狗,大黑这几个带头的泼皮见形势对他们不是很有利,于是他们也有了偃旗息鼓的意思。

    ……

    “朱矿长,你狠,不过这是你逼我们的,明天,我们再来,你若是不给我交代,不管你找多少人,身上绑了多少炸药都不行,我们家里都有杆猎枪,到时候,可就真是死人的事情了,别怪我们把事情给做绝了!我们也不想。”

    “我们走!”

    哗啦——

    大疯狗,大黑,老蛇头这些闲散人员见形势不对,纷纷暂时离去,准备明天准备好再火拼。

    朱矿长刚才那一颗快要蹦出来的心,这下是按住了。

    他们走了。

    不过却是狼离去,这是来了一群虎吗?

    开着豪华汽车那群人,他们看着自己一副虎视眈眈的模样。

    他也不认识他们啊~

    待那些人离开得差不多了。

    李均上前。

    看着几个头顶着安全帽,肌肤像是煤一样的黑褐,眼睛犹如月光一样的闪烁,牙齿宛若餐具一样洁白,光亮的矿工围着绑着炸药的男人。

    “你是朱矿长吧,先把你身上的炸药卸下来吧,我们跟你有生意谈,或许可以让你度过这次危机!”

    李均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受一个近乎要拼命的男人。

    这玉石俱焚的模样,真让人头皮发麻,这家伙万一脑袋抽了,然后……就可怕了。

    “你们是谁,跟我谈生意,难道你们是要买我矿上的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