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2章 当烤乳猪**自己变成熟肉强啊!
    这一年,西山省根据国家形势,开始调整支柱产业煤炭。

    省高辈做了重要讲话和重要指示。

    这是一场事关西山省未来黄金二十年的产业调整。

    “同志们,华夏建国以来。我们西山的煤矿产业一直都是国家重点扶持对象,然而设备的问题,以及缺少这方面的现代化专家,使得煤矿的开采事倍功半,没有先进的设备,缺乏现代化专业技能的人才,促使大量青壮年劳动力蛮力投入其中肩挑背扛。这种作业效率极其低下,现在我们华夏改革开放定调,国家经济建设几件进入高速发展时期,那么无论是发电,炼钢,烧水泥,这都需要我们供应足够的煤炭为华夏经济建设做贡献……”

    西山的高辈们在就大量开放煤炭产业,进行讨论。

    一些效率不高的国企煤矿,甚至准备打包拍卖,让民间资本让其再焕发一新……

    让民间参与煤矿产业的发展,让更多的人进来玩。

    会议就是定调对煤炭产业进行招商引资,用邓公的话讲就是让改革的步子迈得跟更大一些!

    村镇的煤矿,都可以对外承包,除了所有权之外,经营权全部卖出去,包括安全生产,经营销售,全盘外包。

    国企一直亏损的,出现重大事故的矿厂进行拍卖,重心大力发展省内超大型煤矿。

    西山的高辈们开始用各种手段,调整国企煤矿方向,并制定各种民间利好政策,激活西山煤炭产业。

    ……

    煤炭这行业,西山这个省内支柱产业,早就有一些领导,感觉这东西是好东西,也是坏东西。

    让人又坏又爱的东西。

    他们很早就试探部分开放了,效果不错,现在大力开放,这是顺时代而为,也是具体化责任。

    那些煤矿,他们自己全部握有不见得好。

    要是矿难了,很多人稀里糊涂地丢乌纱帽,感觉就是烫手山芋。

    这一次会议,很多煤炭上之前划责不清楚的地方也都划清了整个西山,接下来,即将继续大展宏图,告诉发展时期。

    此时虎口煤矿。

    看着面前气宇轩昂的李均。

    “你是来我矿上买煤的?”

    朱矿长边说话边卸下身上的炸药。

    他不觉得这些人是来敲诈自己,就那些车辆就是几十万,上百万,那些哥们一看就是不差钱的,和闹事的煤矿工人完全不是一路人。

    李均看着这个年代开始,还没搞煤发展,还没一掷千金,还没挥金如土,还没一次购买二十辆悍马,在燕京一出手就是一栋楼,澳门赌场赌资上千万,几千万,上亿的煤老板。

    “呵呵,朱矿长,我不是来买煤的,不过,我对这个矿感兴趣,听说朱老板有意转让,只是,没人接受……所以,我来了。”

    李均没有遮遮掩掩,而是直接开门见山。

    在有绝对的经济实力的时候,他也不要弯弯绕绕,找什么关系,找什么熟人来撑场面的。

    一句话。

    就是大爷看上了,然后就过来想买了,卖不卖,一百万卖不?两百万卖不?三百万卖不……吓到你卖为止!

    第472章 当烤乳猪**自己变成熟肉强啊!-->>(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就是大爷看上了,然后就过来想买了,卖不卖,一百万卖不?两百万卖不?三百万卖不……吓到你卖为止!

    有人要接受自己这个烂摊子,朱矿长当即大请李均一行人进入矿区办公室。

    一头小猪要变成盘中餐,人们就要等待小猪长大,长大了才能杀了吃,当然,你想吃乳猪是不必等的,只是需要花更多的钱,要有更多的钱。

    虎口煤矿是一头猪,朱矿长若是慢慢发展,未来一定有很多猪头吃的,但是他现在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前年开始,他慢慢养猪的美梦就戛然而止了。

    做煤矿的的人很怕戛然而止这个词语。

    一把琴弹得好好的,琴弦嘣地一下子断掉了。

    一只鸟在天上飞,随着一声枪响,那只鸟一头栽了下来。

    那年,对于朱矿主戛然而止的不只是琴声,也不是飞鸟,而是他矿工的生命,井下积累的瓦斯,以爆炸性的灾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降临到自己的矿场上,它不分青红皂白,不分年龄大小,不分年轻体壮,不分任何,照单全收生命,造成毁灭性的灾难,大面积的工人死亡。那一次是赔光了他的积蓄。

    因为多年频发的矿难,国家标准是死一个二十万,产权是国家和大煤老板,出个二十万,发生大矿难赔上百万,他们是小菜一碟。

    但是对于他们这种小煤矿那可是致命的。

    后来,这几年好不容易恢复了生产,但是又发生小塌方,几个工人重伤,赔了不少医药费……辛辛苦苦那么多年,全部回到解放前。

    不甘心。

    所以,他现在一直有专卖煤矿的心思,这个操心等猪长大的事情给别人去做好了,自己转手买,直接吃烤乳猪,也能赚不菲的一笔。

    一想想啊,从1976年接手这个矿,转眼间十几年,朱矿长都四十了,还未婚,去相亲,没说自己是煤矿老板,怕女孩贪自己的钱,而只说自己在煤矿的,那些女人,女同志……说不想跟自己握手,因为怕被自己的手给染黑了,变黑了。

    “我这个矿,存储量积极丰富,价钱可不低。”朱矿长说道。

    李均闻言,这真有戏了。

    这朱矿长的确有卖矿的心思。

    不过可不能要他漫天要价啊,不然自己赚啥。

    “呵呵,朱矿长,我听外面同行说,你这矿开采难度大,朱矿长,价格太高也卖不出去哦!”

    “好,我这个两千万吨的大矿,我就作价三百万卖给你,不过你要负责现在矿上的债务……”

    “按照开采成本,虎口矿产很高,基本都是不赚钱和低产率的,我赚回本钱不容易啊!这债务,我不愿意打包处理。”

    朱矿长咬牙“那,你再多给我五十万……我自己了却所有债务。”

    “这个没有问题。”

    ……

    李均开心的笑了。

    朱矿长也开心了。

    这么多年,这个虎口煤矿并没有给他赚到多少钱,没想到这腰转手出手的时候,倒是赚了一大笔!

    当买烤乳猪吃,比自己炸得粉身碎骨,反过来变成熟肉要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