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5章 你们滚吧!
    随意地扫了一眼那个大疯狗,还有他手里的万年老古董猎枪。

    朱矿长不以为然,仍旧是气定神闲。

    完全没有昨天亡命的心思。

    所以,这让大疯狗,大黑头,老黑头团伙感觉是很不对劲的样子。

    难道老朱矿长已经破罐子破摔了吗,知道自己拿不出一百多万来,所以放弃抵抗了。

    可他们这些矿工的武力只不过是威胁,他们主要的目的是得到钱,要朱矿长那条命干嘛?

    但是现在,情况,好像不太对劲的样子。

    有点诡谲。

    这天,神均煤炭的**oss李均早起。这煤炭生意就是接下来的风口,站在风口上,连猪都会。

    来到公司。李均又被那群姿色各有千秋的女职员目光小星星。

    弥勒佛看着年轻的老板,他在想着,像老板那种牛人,如果想找个人佩服一下,估计只用去照镜子一下。

    ……

    此时李均带着众人前去虎口煤矿进行昨天约定的交易。

    汽车上,有员工忍不住地问道“老板,三百多万买那个矿值不值得?”

    李均点了点头,完全肯定地说道“完全值得。”

    “虽然按照人力成本去开采,肯定是赔本的生意,但是若是机械化,那么他就能大赚,两千万吨煤矿,按照现在市价那是十个亿的产值,若是机械化成功,就可以在几年开采完,那可是大赚特赚了。”

    每隔一段时期,就会有改变世界的行业出现,这个煤炭行业就是,李均当然不会错过。

    看似现在不讨好的虎口煤矿,其实是一个因为生产力没有提高,而遗落的黑金矿。

    不过此时,有人心里在很高兴。

    当年因为采掘成本底下,也因为那时候钱值钱,朱矿长当年是八万块承包的煤矿,现在一些年过去,卖三百多万,他感觉自己是赚了,按照钱贬值来说,赚八十万是不赔本,但是赚三百万那就是挣了。

    自己再开采下去,只会赔,何不小乳猪的时候卖出。

    他现在很高兴,悠闲地喝着茶,因为自己还是赚了,有个傻10来接受这个开采起来根本不赚钱的煤矿。

    但是谁才是傻10,时间会不久证明。

    现在他云淡风轻地看着找自己讨薪的那群泥腿子。

    有一种当年诸葛亮羽扇纶巾的感觉。

    虎口煤矿。

    老蛇头等人终于是憋不住矿长的云淡风轻了。

    他们可着急了!

    “朱矿长,钱准备好了吗,大伙这都误工这么久了!”

    “钱,现在还没准备好,但是马上就有人送来了,在之前,我有几个问题我要问问。”朱矿长一副慢声地说道。

    钱现在没有,一会就有,这是在拖延吗,还是干嘛,不过等了几个月了,不在乎再多等一小会。

    “有钱就行,什么问题你问吧。”

    老蛇头眯眯着再次反问着朱矿长道。

    “那天塌方到底是什么情况?!”朱矿长眼神十分锐利地盯着老舌头。

    ……

    此时西山煤城,一个较大型煤矿。

    矿上正在进行着忙碌的作业。

    有人看到一个偏井里,似乎有火光烟雾,好像是有人在点烟。

    “他妈的,想死啊!”

    “那个混蛋犊子在点烟?自己不想活了,可不要拉着一帮人给他垫背”

    第475章 你们滚吧!-->>(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那个混蛋犊子在点烟?自己不想活了,可不要拉着一帮人给他垫背”

    这个矿工立即停下手里的活,马上上前去阻止,但是那个人发现那个人居然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包工头。

    “我……”

    工人见是老大在哪里抽烟,刚才想教训对方的心思都没有了。

    自己的包工头在知法犯法。

    但是,这是矿井,所以他依旧是忍不住地提醒道:“包工头,你怎么在矿井里点烟,这矿井是严禁明火的……”

    “小王,你老大我是实在有点憋不住了。”

    包工头一边说着,一边还吞云吐雾着。

    “包工头,你还是灭了吧,不然……”

    “不急这几下,我还抽两口就抽完了。”

    “你还是就灭了。”

    被个小下属逼着这般灭,包工头有点不高兴了,将烟头扔了,但是没有踩灭。

    小工人初生牛犊不怕虎“包工头,你还是踩灭了它。”

    “妈的!“

    “有完没完,还是唐僧那二货一样唧唧歪歪,念经一样,艹!”

    包工头很不爽了。

    将手重重地拍了几下矿壁。

    发泄一下,然后却离奇地又平静了下来说道“这矿井缺氧,一会就灭了。”

    小工人见包工头不灭,他走到烟头处,正准备将它灭了,忽然一声巨响,似天崩地裂,头顶轰隆……有地方塌方了。

    随着而来一股难闻的气味,有点瓦斯泄漏的感觉,刹那间,一股气流遇到地上那烟头,再次轰隆巨响。

    太山煤矿矿井爆炸了!

    当场矿井下三十个采煤工人全部罹难,包括那个作死的包工头。

    太山煤矿的出事,对于另一个人而言,也就是李均,他的第二个收购的大型煤矿开始出世了。

    此时虎口煤矿,朱矿长拳头紧握,自己矿上的事情也捋清楚了,也是自己最信任的亲信,赵宝,此次重伤者之一,他在矿井瞎搞,不仅偷工减料,而且他……前几年自己煤矿发生的重大安全事故,有老员工也爆料是赵宝……

    被亲信背叛的感觉,被亲信耽误自己事业的感觉,朱矿长想打人。

    “自己就硬生生被耽误了!”

    “赵宝误我啊!”

    虎口煤矿,一阵汽车的轰鸣声。

    李均带着钱来了。

    朱矿长也准备好了各种材料放在桌子上,李均也是打印好了合同。

    史二逵无视那些拿着猎枪的瘦弱汉子,将一百多万现金的行李箱打开,放在桌子附近。

    那些工人看着行李箱的钞票,眼睛全部都直了。

    “哇……”

    亮瞎钛合眼的感觉。

    这时候,李均走到桌子旁边坐下。

    “朱矿长,现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知道你要给这些工人的……不过我们谈的时候,我不喜欢看着别人用猎枪在盯着我的后脑勺啊!”

    朱矿长点头。

    然后第一次站起来,将钞票行李箱拉链再次拉上。

    霸气地对着前几天还逼的自己走投无路的矿工们道“这里面是一百多万,是我承诺你们的工资,抚恤金,医疗费,误工费,现在你们拿着钱,滚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