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6章煤城大礼物
    “朱矿长,兄弟们这些时(日ri)多有得罪,你要多多担待,兄弟们也都只是讨生活!“

    拿到钱的煤炭工人们没有立即离去。

    虽然拿到拖欠的工资还有工友的医疗费。

    但是接下来,他们何去何从……生存是个问题!

    老蛇头年纪大,首先替众人致歉老朱,然后接着问道:“朱矿长,您这是要将矿卖给他们吗?”

    “对啊,不卖老子怎么有钱,你(屁pi)话怎么那么多!”朱矿长显得心(情qing)非常不好。

    甚至有些暴躁。

    这是自己奋斗了多年的煤矿,自己所有的心血都在上面,这卖了朱矿长其实心里很舍不得。

    这就像是嫁掉了陪伴自己二十年的闺女一般,虽然他没有闺女……但是他见过别人嫁闺女。

    从朱矿长那里得到卖矿的确切消息。

    矿工人们现在眼巴巴地望着李均一群人。

    “你们拿了钱,怎么还不走,别在这里碍事!”

    史二逵一吼,其他人都退后了几步。

    那个人太可怕,比他们这些煤炭井下的糙汉子还要可怕一百倍似的。

    此时,大疯狗,大黑子,老蛇头却是一同硬着头皮上前问道:“希望大老板买下这个矿之后,给我们兄弟一个工作机会。”

    ……

    他们需要这份工作,和朱矿长闹翻也是((逼))不得已,不然他们全家都跟着饿死……

    李均对着(身shen)边的洪熙官耳语了机会。

    对这群反噬的工人,李均收不收他们暂时没有定。

    让洪熙官对他们发话说道“我们老板可以用你们,但是需要重组以后,你们重新来应聘……”

    洪熙官的话给了众人一个安慰。

    他们拿了一百多万离开。

    虽然这是一笔不菲的资金,但是这是许多位重伤兄弟的医药费,然后剩下来的他们几十号人均分工资,到每个人手里其实也没有多少,所以他们需要为以后考虑,争取后面的工作机会。

    虎口煤矿,李均和朱矿长签订了虎口煤矿的转让协议,签订了矿产归属合同。

    此时,太山煤矿瓦斯爆炸,死亡三十多个采煤工人,特大事故立即引起了整个煤城轰动。

    省高辈那边刚开始开完西山关于煤炭产业布局的大会,还没开始部署,煤城那边就出大事(情qing)了,那仿佛是一记打脸。

    发生数十人死亡那样的大事故,煤城的一些人自然是坐立不安了。

    因为这是要一起连带问责的,甚至丢掉乌纱帽的。

    他们赶紧联系太山煤矿的负责人。

    太山煤矿属于国企。

    那个负责人现在联系不上,他在哪里呢?

    他现在海边。

    南方天空湛蓝,海风吹拂,轻轻的海浪摩挲着小腿,空气中的海风味道说不出来的好闻,躺着十几个比基尼的女人,所谓潇洒人间就是这个样子吧……

    是的,太山煤矿的负责人正在享受天上人间的好(日ri)子。

    在海边,他雪白的(身shen)体和矿场上煤炭工人的(身shen)体截然相反,脱去上(身shen)衣服的他,大哥大也没带着,别人在使劲电话他,寻呼他都一点不知道。

    此时太山煤矿的人紧急地处理了一番矿上的事(情qing),但是却一直联系不到自己的老大。

    这叫什么事(情qing)。

    他急得像是(热re)锅上的蚂蚁一般,太山煤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qing),自己不仅要处理煤矿的事(情qing),还要负责找人。

    今天煤矿出事,煤城里有人给自己透露消息说省里有高辈要来了。

    不久之后,省里的救援队已经先坐军用飞机赶到……

    嘟嘟……

    嘟嘟……

    “喂……”

    电话终于拨打通。

    “叶总啊,你这是在这哪里啊,我打了一上午的电话。”

    “呵呵,王副矿,我在三亚了。”

    “我滴老大,出大事(情qing)了,您赶快回来!你这跑去三亚旅行会被说……涉职……玩忽职守!”

    “怎么了,矿上有人说我闲话了,不过,我不在意,人生啊,你替我把事(情qing)做好就行,不要在意那些傻((逼))说三到四。”

    “我滴个老大,不是傻((逼))说三道四,今天我们矿上出事了,瓦斯爆炸了,死了很多很多人!”

    刚才还一副享受人生的太山煤矿一把手,此时吓得大哥大直接跌落在地。

    “完了!”

    煤城的衙门找不到太山煤矿一把手,拉着正在打电话的煤矿二把手说道:“老王,省城来人马上就要到了,现在那个叶矿长是指望不上了,这次靠你了,到时候话不能乱讲,不能造的谣不能造,这次事件,你们说是一次偶然塌方引起的偶然瓦斯爆炸事件……至于遇难的四个工人,你们煤矿给予高额的抚恤金……”

    王副矿长听得有些糊涂了。

    这次矿井出事死亡了三十多人啊,怎么就成了死亡四个人,这个是明显在隐藏死亡人数,这是要……

    煤城的衙门负责人继续叮嘱道:“这次矿井出事,一定不要让其他矿工乱嚼舌根。”

    太山煤矿矿长和煤城负责人是有猫腻的,这个王副矿长也是知道一些的,现在他选择听对方的,但是他觉得这次事件太严重了,这么大的安全事故怎么能隐瞒得下来。

    但是,太山煤矿已经烂到根子上了。

    他又能怎么办?

    远在天涯海角的太山煤矿一把手,此时捡起地上的大哥大,理了理思绪,赶紧不断给煤城,以及那一丘之貉上的……电话。

    ……

    挂完电话之后,看得出有人对自己很失望了。

    自己也确实膨胀了。

    现在煤炭正是生产的旺季,自己却是来……

    当太山煤矿的叶矿长再次来到煤城之后,他主动自首了,玩忽职守……他主动揽下了此次事故的责任,不过,他的问题,没有完。

    太山煤矿在省高辈高压下,一些问题显出了原型。

    然后一查不要紧。

    高辈震怒,太山煤矿这么大的国企煤矿年年不盈利,是腐烂到了根子上了。

    (此处省略一万字……大家都懂的……)

    太山煤矿这一次,赔偿了三十名死难的矿工之后,加上腐烂到根子上,这个中型煤矿随即破产。

    太山煤矿随即成为了一个烂摊子。

    ……

    省高辈对太山煤矿接下来做了分析指示,借此开启吸引民营资本加入西山煤炭行业新一轮开发之中。

    “太山煤矿,要进行拍卖,煤矿拍卖要阳光作业,不能暗箱((操cao)cao)作。”

    煤城山雨(欲yu)来风使劲吹。

    借此太山煤矿事故,西山省对煤炭产业进行大力整改,一批烂透根子的国企煤矿全部进行破产,重组,拍卖,激活整个西山煤炭产业。

    这个风暴,李均正在风暴眼上。

    感觉这是煤城送给他的大礼物!

    他收购西山优质煤矿的机会一下子增加了许多。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