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章 牛鬼蛇神群集,金木水火土齐!
    周君如的声音一落下。

    立即就有人报价了。

    “1010万人民币!”

    这个人是粤省人,早年下海南洋,在南洋发财之后,华夏政府现在招商引资,他回来了。

    南洋的市场可没有华夏大,以前华夏是计划经济体制,他都吃不饱,但是闯荡南洋之后,他积累了浑厚的资金,此次他说是为太山煤矿而来,不如说是别有用意。

    他是奔着周君如来的,他知道这个女人的背景,他对她很有兴趣,当年闯荡南洋的时候,他起家是攀上了一个南洋华人小富人,娶了他女儿,然后在南洋做大了事业,不过事业成功之后,他就抛弃了那个他并不喜欢的女人。

    他是一个可以不择手段的人,女人于他而言只不过是攀登的梯子。

    他不觉得这有什么,各取所需。

    他给那个女人家族留下了孩子,他能当一时的上门女婿,可是当不了一世,给她家留下了继承人,他觉得并不亏欠对方。

    如今他准备在华夏开创出一份更大的事业,他需要背景,在南洋虽然风生水起,但是在华夏他是无萍之根,他需要博得美人一笑。

    所以,他在周君如报价之后,立即是迫不及待地出价。

    周君如看到那个报价的人,她是认识的,那个人,也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认识自己,在一次招商会上认识自己,从此像牛皮糖一样,她对那个人有点不太喜欢,因为一身尽是爆发户的气质。

    不过刚才她立即报价,让她有了一丝好感,至少他对自己还挺捧场的。

    所以,她对其报之微微一笑。

    见到周小姐,对自己一笑,高老板立即像是打鸡血了一般。

    美人的嫣然一笑,他感觉心都软化了。

    他虽然想利用对方的背景,但是他对这个周小姐却也有着真心的爱慕,他觉得她是一个不一样的女人,刚才那个笑,他感觉可能自己都不小心爱上了对方。

    所以,对于他而言,这次就是花一千万买一座煤矿绝对是值得了。

    他心里已经有另一种声音,与其说了为煤矿而来,不如说是为了周君如那个女人而来。

    接着又有人报价了。

    “1020万!”

    这人是帝都子弟,本来他想通过关系拿下这个煤矿,但是被人阻止了,煤城煤炭改革势在必行,高辈意志让其都败北,他不服气那口气,既然从某些手段不能获取,那么他就正大光明地拿下!

    他江天霸要证明自己的实力,靠自己的实力也能拿下太山煤矿。

    这是一个煤储量八千万吨,要是全部开采出来那可不知道是多少亿。

    只不过这个矿开采难度的,机械程度不高,加上死人那么多,现在政府才挂出千万的低价,这是一个完全想不到的价格。

    不过若是用关系,那么他可以几十万就能拿下这个煤炭。

    国企被搞垮之后又被贱卖的情况十分严重,有的国企被贱卖后很快被重组卖出,多人从中化私一夜暴富。

    也确实如此,后世被曝光出很多贱卖国有资产煤矿的事件,引得人神共愤。

    数千万,几亿,甚至几十亿国有资产被三十万,四十万卖掉。

    被曝光出来的,法网恢恢,都受到了华夏法律的严惩。

    这个李均作为经济学老师最有发言权,国有资产贱卖与流失在后世不是欣慰,从九十年开始,国有资产每年损失量大五千亿到六千亿……

    国企改制是现代企业的发展方向,是大势所趋,但是推进过程中,与其匹配的法律法规尚未及时制定,各种体制机制上的弊端没有破解之策,造成国有资产大量流失。

    一些人认为限制竞买人的条件,实际上就是把其他竞买者派出在外,跟法律玩文字游戏,通过卑鄙的手段获得大量国企财富,华夏有志之士,有良心的企业家都为之深深痛心疾首。

    这不亚于西方偷盗者盗取原苏联国有资产。

    其行径都是一样可耻的!

    第479章 牛鬼蛇神群集,金木水火土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行径都是一样可耻的!

    国有资产贱卖犹如白菜,有些人的行为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狗佬的空头套白狼套到国家上了。

    在煤矿上面,有人偷梁换柱。

    有人暗度陈仓

    有人暗箱操作。

    有人胡乱评估。

    有人乾坤大挪移,股权腾挪术。

    ……

    这些贱卖严重加大社会贫富差距……太不公平了,让国有资产流进私人腰包,积累起个人原始资本,建立私人企业,反过来雇佣工人,进一步获利,个人财富不断增长和膨胀。

    在后世华夏对那些曝光出来的腐蚀者,曝光一个就是收拾一个,大块人心!

    ……

    “1030万!”

    此时又一个人举牌报价了。

    这人是湾岛商人,华夏和湾岛签订九二共识,大量商人来华投资,他们作为亚洲四小龙,经济实力雄厚,湾岛的市场有限,而大陆地大物博,他们自然也不会放过华夏这煤炭产业的投资。

    “1040万!”

    一个岛国人也喊出了自己的筹码。

    岛国资源匮乏,西山煤城他们当年战争的时候,就是搬回去了不少煤炭,现在他们改成资本来获取华夏的煤炭资源。

    拍卖的价格节节上升,主持拍卖的周君如,那是笑嫣如花,国企资产卖得越多,她心里想着为国家做出的贡献就越大。

    她的笑在这些铜臭声中仿佛如同一身污垢扎进一汪清纯之中,李均现在还没有喊价,看着那个姑娘的笑,这是一个纯真时代最后姑娘的纯真爱吧。

    “1050万!”

    “1060万!

    “1070万!”

    ……

    在这个草莽年代,野性年代,黄金年代,代表华夏金木水土的四种力量也来了。

    金,金融,是靠着发财证和股票,在金融领域呼风唤雨的暴发户,沪海魔都人和深区人;

    木,则是浙省,闽南木材为主要领域和建材领域的暴发户;

    水,则是依托海运搞走私贩私的暴发户,主要是粤省和其他沿海地区的人;

    土,则是依托南岛地产炒地皮的暴发户。

    ……

    诸多带着原罪的人群聚,因为这个煤城即将诞生金木水火土里的“火”!

    这些煤,就是火,就是接下来爆发的发财领域!

    此时,李均让金氏三雄的老大举牌报价了,他的粤腔,一喊出,很多人感觉这是港商报价了。

    的确也是如此,神均煤炭公司就是港资身份入股的,为了避免和华夏各个势力过多交织,用港商的身份,在这年代就是一种无形的保护伞。

    港岛即将回归华夏,华夏对港人可是十分照顾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