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5章 彪悍的飞机!
    利益是商人追求的终极目的。

    但商人更需要会理财,而商人的理财就是寻找投资热点,广开财源。

    对于这一点,李均一直都是在践行。

    无论之前的国库券,做国际倒爷倒卖皮夹克,到后面的炒地皮,承包飞机,承包煤矿,还是如今的承包油田。

    迪拜之行完美,阿布扎比之行完美。

    油田拿下了,阿布扎比王子也为自己的炼油厂择地址,李均要前去莫斯科督促开采石油设备的制造了,看来自己手中的开采石油机械设备公司短时间是不能卖出去了,它们需要为自己建造机械设备。

    这次去莫斯科,还得套现,手里没余粮,李均总觉得是空空的,买下一些超级油田之后,原来套现的五亿美元已经花得差不多了。

    这些油田投资五个亿,未来带给自己的是几十亿以上的收入,那也是未来的事情。

    所以他再次准备在莫斯科套现,抛售手中的一些原苏联国有资产。

    华夏财神范彘和商祖白圭都认为,时贱而买,虽贵已贱,时贵而卖,虽贱已贵,强调商人要善于捕捉商机,把握时机,不失时机地买进卖出,商业的利润源于买卖的差价,而差价又体现在具体的时机上,一旦发现买卖的时机,则要趋时若猛兽鸷鸟之发,当机立断。

    那些抄底的原苏联国有资产就像是李均手里的金疙瘩,已经可以陆续出手了,因为已经不是那么贱了,当年自己是贱价买的,现在那些资产已经升值了,这时候虽贵已贱,所以可以陆续出手。

    在莫斯科的那场富贵险中求,从欧美西方资本家大鳄手里争夺,李均是赌对了。

    原苏联国有资产不断变成他套现的金疙瘩。

    无论是迪拜还是阿布扎比都是炎热无比,当李均从阿布扎比回到华夏帝都的时候,瞬间是从夏天到了冬天。

    帝都已经开始下雪了。

    莫斯科只怕是冰天雪地。

    走出帝都机场。

    登上了回帝房子的车。

    因为是晚上飞行,回来的时候是大中午,李均回到家里休息了一下午,然后准备去接自己的小姨放学,但是半途打消了。

    他回了外国语学校一趟,感觉再不出现在班主任辅导员朱姐姐面前,他会被开除,虽然他不在乎大学文凭,也不在乎大学里学到的那点东西,但是……圆父亲大学梦,自己是他梦想的延续,他倒是不想让他老人家失望。

    所以,毕业证到时候还是要有一张的。

    在辅导员朱璇的眼里,李均已经不再是一个学生,而是一个……她也说不上的人,要是念大学吧,就是为了以后找一个好工作,但是自己的学生已经是大老板了,秘书都有了,上次因为自己不爽他老师翘课,他为学校图书馆捐了十万本书,有钱很壕,他根本不需要文凭用来找工作。

    “李均,你完全可以退学,不是老师觉得你不像是学生,因为你已经完全不需要文凭了啊!”

    “老师,我那里不像学生了,你看我期末开始每次都过了,每一次挂科,我这么优秀的学生,那里不像学生了。”

    “我……你……”

    朱璇辅导员感觉面前就是一个妖孽,班级每次考试都有挂科的,但是这个基本不上课的李均倒是从来没有挂科过,难道他一面做生意的时候,一边进行自学学习,那个不大可能吧……朱璇不知道李均是如何将学业和生意兼顾的,他这个学生估计以后也再难碰到这么一个妖孽了。

    “妖孽,妖孽,臭妖孽。”

    朱璇已经二十好几岁了,她这个昔日的萝莉已经成为了辅导员好几年了,看着李均棱角分明的脸,她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某个部位柔软了一下。

    “李均同学,你也别太辛苦……”

    她看着李均的眼神充满着柔情……

    第545章 彪悍的飞机!-->>(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她看着李均的眼神充满着柔情……

    这辅导员今天怎么了,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辅导员,你怎么脸红了。”

    “啊,没有吧。”

    爱情来的好快……

    待李均走后,朱璇辅导员感觉羞愧死人,刚才自己好像对那个学生有异样的感觉,那可是自己的学生啊……

    但是她感觉见过的自己的同龄人都没有其成熟,其事业有成,其聪颖……这让其对别的男人都看不上眼,所以她慢慢成为大龄剩女的节奏。

    这天李均从外国语回来之后,就径直回了公司,没有见自己的小姨,因为短暂的相见,又将是离别,李均想着小姨那幽怨的眼神,想着还是算了吧,等莫斯科回来之后,好好地再陪伴在帝都的小姨,然后进行自己的期末考试,这一年,莫斯科在忙活一阵子,然后把事情都安排好,当学生的,期末考试的时候不像个学生模样,那什么时候像啊……

    公司里,李均看了许多的公司文件,一些账目,一看就是看到了深夜……

    方秘书这天也跟着李均加班一夜。

    这老板回来就通宵在公司,难怪老板那么年轻,就那么有为,做成了那般大的事业,在她看来这都是年轻老板很拼,很有闯劲的结果。

    第二天。

    李均登上帝都燕京到莫斯科的飞机。

    这天燕京大雾,很多航班都停了,但是老毛子飞行员照常起飞,战斗民族飞行员的做派在帝都航空圈,还有飞机上都是掀起一阵讨论。

    “我还以为今天不飞了呢。”

    “我也是。”

    邻座上一些前往俄罗斯的华夏人议论着。

    “所有的航班都停了,但是俄罗斯飞行员说,这点大雾算不得什么,照常飞行完全没问题。”

    战斗民族的做派李均没有一点大惊小怪。

    台风来了,有这么一家航空公司,他们的飞机落地了,然后又起飞了,他们的机组满面春风地出关了,但是乘客却对着行李发呆,外面的风雨太大,你让地面上的工作人员怎么弄?猜一家航空公司。

    答案俄罗斯航空公司。

    后世华夏十四级大风,江浙沪上千进出港航班被取消,但是老毛子哥哥是泰然自若的正常降落。

    以至于华夏有一个航空物语说的就是他们。

    “风里来,雨里去。”

    “不管出发晚点多少都能准点到达。”

    “起飞很少滑行,降落任性豪放。”

    “劫机犯无一幸存。”

    “全天候飞行。”

    “机型老旧都是苏联时代的飞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