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1章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老任。

    猛人。

    绝对的猛人。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李均希望自己能拿下老任。

    不过老任这个人,后世很倔,他认为他的成功,以及华唯的成功,一切都是员工成就的,所以将百分之九十八以上的股份都分给了员工,老任还清了债务之后,钱对于他而言无所谓,他是全身心追求事业的进步,到最后华唯彻底做大,每年华为研发经费是150亿到200亿美元,全世界没有一个上市公司愿意投入这么大笔钱到研发,那时候任非正的思想提升到了为全人类服务的想法上,然后造就华唯的伟大,率先攻破5g技术。

    自己现在拿下老任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因为老任陷入瓶颈,在1993年末才得以突破,程控交换机才研发成功。

    自己可以帮助其还清两百万债务,可以让他的员工条件都好一些,可以给更多的经费提供给其研究。

    华唯若拿下,华唯在自己手上将不同于其他公司,华唯的利润将都在华唯自己身上投资,华唯才能弯道超车,打败后世诸多科技大国,在技术上,代表华夏科技崛起,这崛起要舍得,老任都舍得将股份都分给员工,利润绝大部分作为下一年的研发经费。

    对于华唯的投资,李均觉得自己可能不像自己对其他公司一样模式的投机投资,对于华唯的投资,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塑造护身符,若是自己将华唯打造成功,那么未来华夏,他在商业上的地位,他在国人的心目中,手底下十几万华唯员工……

    啧啧……国内谁敢动他。

    后世老任的女儿受美不公正待遇,华夏外交部立即强力交涉美帝,这就是老任的影响力。

    在华夏做大做强的企业有不少,但没有一家企业能像华唯那样叱咤风云。

    所以,华唯相当时间内不会成为自己的赚钱机器,而是自己的金子招牌。

    李均明确华唯在自己心中的投资地位,他收复的老任的信心又增加了一成。

    从莫斯科回到燕京之后,基本没怎么停留,李均就带着几个人前往深特区,寻找老任。

    在深特区破败的厂房里寻找。

    员工见李均这样十分不解,大老板这么降低身价,寻找的那个人难道有三头六臂不成,让他们寻找就好了,为什么要亲自?!

    老板是不是傻?

    李均为了华唯在寻找老任。

    此时,东北有个叫老王的,也在堵人。

    为了拿到一笔2000万的贷款,他有土地抵押,所有的手续都健全,但找了几十家银行,没有一家愿意贷给他,他最后锁定一个银行行长,堵这个银行行长两个月,现在跑了五十几次,等了好几个半夜一点都没见到那个银行行长,那些银行行长听说现在捡了他就绕着走。

    做人都到这份上了,老王要不要脸?

    李均和老王这些人,一旦做起事情来,不会在乎旁人的眼光或者言语,全世界都无法阻挡他做他要做的事情。

    一个星期后。

    第551章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个星期后。

    深特区,一个杂草丛生的简易房里,后排是漏风的几间破厂房里,任非正和他的家人,还有员工在那里。

    简易房里,老任和他年迈的父母,还有侄子挤在那里吃饭。

    父母为了省钱,专门买死鱼,死的虾吃,等到晚上菜市场快收摊的时候才出去买剩下打折甩卖的菜叶。

    让自己的家人跟着自己受苦,任非正很是痛苦不已。

    “我一定要成功,我一定要成功!”

    任非正跟自己在心底不断地说道。

    这年代不仅大哥大昂贵,交换机价格昂贵,欧美巨头们仰仗垄断技术,在华夏宰起来人来毫不手软,赚的盆满钵满,华夏人装一部电话要收初装费5000元,这年代的五千元,后世的五万元,五十万都可能有,华夏人花这样的高价安装电话机,还不能及时安装上,要排队几个月,甚至一年,要递烟送礼请吃饭才能加塞装上。

    一部固定电话要打通,核心设备就是程控交换机,它承担着所有接转功能,好比整个网络的大脑,通过接入网,传输设备,计费设备等中间层辅助设备,用电话线连接各部终端用户的电话机。

    华夏改革开放顶掉后,全国都在大兴土木,对电话的需求以每年翻番的幅度增长着,很多生意人想要买的第一件东西就是电话,而此时华夏还不能生产程控交换机,西方限制对华夏的高技术出口,此项技术无法通过引进获得。

    只能仰着西方人的鼻息购买其高价的程控交换机。

    作为善长华夏善长通讯领域早期大学生的任非正不仅感到这是一个华夏企业的空白市场,更是抗击洋人们对华夏的掠夺,如果自己国家有,那么就不用仰那些外国商人的鼻息了。

    自己的国家怎么有,那是要靠自己技术突破,因为外国人到华夏来是为赚钱来的,他们不会把核心技术交给华夏人,如果自己国内企业不突破,那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高额利润,榨取华夏人的血汗钱。

    作为华夏最早期的一批大学生,还是通讯专业的大学生,任非正感觉,他要做这件事情了,他不做,难道等非通讯专业的人来突破这个技术?

    这就是他当初要在国企立下军令状,要突破这个技术堡垒,可是这个大学毕业后去部队锻炼,习惯了部队的坦诚的环境,对一些商业陷阱毫无防备,商品经济大潮中到处都是惟利是图,阴谋算计的伎俩,让他一时难以适应,向来淳厚朴实,耿直秉性的他栽了大跟头,被骗了两百万,把国企的两百万亏了,被开除了,背上债务,家庭也出现了不和谐,妻子离婚。

    如今,他一个猛子再次扎进程控交换机里,就是他觉得如果突破了通讯程控交换机的技术壁垒,研发出了华夏自己的程控交换机,那么他将获得丰厚的报酬,来还清他因为早年在国企的时候被骗的钱,还能让华夏人拥有自己的电话机。

    任非正和家人在吃着死鱼死虾焉的青菜的时候,门没关。

    李均这群西装革履的人进来,让任非正很诧异。

    他咽下嘴巴里吃进去一半的菜叶。

    “你们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李均手底下员工上前道:“您在做程控交换机吧,我们老板对您的交换机项目感兴趣……”

    简易房外。

    任非正端出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屋子里太拥挤,也太寒酸,所以他们就来到开阔的简易房外。

    “国内通信设备市场几乎都是外国公司的天下,我们华夏没有企业能制造出程控交换机,听说任老哥在突破这块,所以,我就冒昧地找上门。”

    任非正对上前的毛头小子是大老板感觉诧异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