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后宫、不得干政(1)
    一秒记住

    虽然这是个人实力强大的世界,但世界限制,再强大者也根本不能长生,寿命有限。

    加上身为一国之主,继承人乃重中之重。

    尤其是帝子受正在做的事,极为危险。

    如今谁不知道这位手段惊人、气魄盖世的秦王,想要做、正在做的事情?

    秦王室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帝子受诞下子嗣,以防万一。

    毕竟以帝子受如今在大秦的威望,一旦有失,他的子嗣是最好的继承人。

    其他人,很难得到老秦人以及国上下的认可。

    不过面对帝子受此时的威严,他们也不敢直言,只敢侧面催促。

    比如不断为他挑选着美貌合适的女子。

    至于赵姬,理由更多,而且为自己儿子挑妃子,还需要理由吗?

    甚至对她来说,这已经是一个让她乐此不疲的事情。

    此时,看着在那无边冷硬的威严下,冷场的宴会。

    赵姬即使经历了很多次,还是不禁有些叹息。

    果真是铁石做的!

    这么多美女都丝毫软化不了。

    情不自禁的,她再次想起当年那个早逝的小女孩。

    要是她还在,也许政儿就不会这般了!

    轻叹一声,又振奋起来。

    天下绝世佳人这么多,她就不信,没有一个能让政儿动心的。

    而且这次的这个,就很好。

    各方面几乎都无可挑剔,这么一想,又露出了些许微笑。

    其实她也并不是真的多在意让帝子受动心之类的,她只是想让其多露出一些感情。

    还有看其对美女、甚至对女人不屑一顾的态度,她就有些来气、不忿。

    加上失败这么多次之后,反而激起了她的斗志和好胜之心。

    这种种的原因汇合,让她乐此不疲的为帝子受找女人。

    帝子受自然不会在意,赵姬愿意折腾,就让她去吧,只要不触及他威严即可。

    更何况他对于会摆放在后宫中的美女,从来都不拒绝。

    至于绯烟,他只是另有重用、却没想到对方不堪重用罢了。

    宴会没过一会,帝子受便如常离去。

    从大明、大隋、大商再到此时的大秦,除了大商时,他身为吕布没什么亲族,好很多之外,其他三个世界中,他早已习惯这般。

    回到后殿,如旧的处理政务。

    处理政务也许在很多人眼里,无聊烦躁,但帝子受却从不觉得如此。

    处理政务,是观看国状况、最大的途径,连黑冰台都不能比拟。

    可以说国各地大致的情况,以及很多事,都蕴含在那一件件政务中。

    只是就看君王有没有那份本领,从那多如山般的繁杂政务中,将有用的信息,提取出来了。

    而且这也是他的道。

    处理政务、管理国家,本就是他的道。

    他又怎么会觉得无聊烦躁?

    大约一个多时辰后,帝子受眉头微动,因为有人进来了。

    虽然他没有下令不许打扰,但在此情况下,能够不禀报就入内的人,也屈指可数。

    大部分还是内侍太监和黑冰台。

    而能让他有所反应的,也只有一个。

    手中之笔没有停下,似乎并没有发现来人。

    “政儿。”带着娇嫩、风情万种的声音,将这空旷、冷寂的大殿,好像都柔化了一丝。

    赵姬千娇百媚的身姿已经走到了帝子受一旁,满脸笑容的看着他。

    “母后有何事?”帝子受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在一份政务上写下批语,只是双唇轻启、淡漠说道。

    似乎,就是在单纯的应付罢了。

    赵姬噘了下嘴,魅力惊人,可惜没人欣赏。

    她也已经习惯对方这个态度,而再让她像当年那般肆无忌惮的调戏,她也做不到了。

    多么不想承认,她都得承认,不知从何时起,她在这道威压大秦、气吞天下的伟岸身影面前,感到了丝丝压抑、和一抹惧意。

    不过比其他所有人,却是好了太多太多。

    毕竟在她眼里,这终究是她养大的儿子。

    “政儿,母后这次来,可是有正事。”赵姬郑重其事道。

    帝子受继续自顾自处理政务,仿佛没有听到。

    赵姬也不在意,紧接笑着道:“近日母后见到了一位奇女子,你猜是谁?”

    帝子受淡漠的声音随意道:“那就纳入宫中。”

    赵姬微微翻了个白眼,每次都这样。

    对女人只有单纯的霸占欲,实际上好像一点不在乎。

    “这位女子政儿你可不能随意对待哦。”赵姬轻笑道,随后就看着帝子受、等着他接话询问。

    但等了数息,眼前之人还是依旧的不在意,像是都将她这位母后忘了,眼中只有那多不胜数的政务。

    忍不住撇了撇嘴,赵姬只能继续道:“这位奇女子可是连母后都刮目相看,她倾国倾城、才华横溢,年纪轻轻便执掌着偌大家业。

    就是吕不韦都赞叹不已。”

    帝子受目光一动,终于抬眼看了下赵姬,“谁?”

    虽只是一眼,也只有一个字,但还是让赵姬微喜,也不再卖关子,直接道:“巴蜀之地、琴清。”

    帝子受心中没有出乎意料,能让吕不韦赞叹、还被称为才华横溢的女子,整个秦国只有一位。

    同为商人出身,为大秦三大商人之一、文才传天下的琴清。

    也是天下两大才女之一。

    顿了顿,语气淡漠道:“她为何来咸阳?”

    “听她说是为商业方面的事。”赵姬说道。

    帝子受略一沉默,继续处理着政务,同时淡淡道:“她入宫之事作罢。”

    “啊!”赵姬一愣,瞪大了秋水般的美眸道:“为什么?”

    她可是很清楚,这个自己养大的儿子,虽然并不沉迷女色。

    但对美好事物的那种霸占欲,却是极强。

    是绝对不会拒绝一个绝色佳人的。

    准确的说,是不会放过一个绝色佳人的。

    “此女不错,她在宫外、用处更大。”帝子受漠声道。

    赵姬一愣,随即想到了什么,眉头一皱,又舒展开来,彻底明白了。

    相比较与一个绝色佳人,自家儿子更在乎的,是其能力,是这颗棋子够不够份量。

    琴清一旦进宫,肯定会受影响。

    她手中可是掌握着大秦三大商业团体之一的巴氏商业。

    一旦入宫,绝对是牵一发而动身。

    他不想因此浪费这么一个人才,也不想打破大秦某个层面的平衡。

    说白了,不触及他的威严下,女人对他来说,不如得力的属下重要。

    就像当初的……

    略一沉思,赵姬缓缓道:“不过是商业罢了,入了宫也是可以管理商业的。

    而且大不了再从那乌氏中纳一女子,正好也可以平衡吕氏商业。”

    吕不韦的吕氏商业、巴氏商业、还有乌氏商业,是大秦最大的三大商业。

    几乎遍布国,其中自然是吕氏商业最强,毕竟他的主人是吕不韦。

    赵姬的话倒是有理,但只见帝子受手中笔一顿,抬起那幽深的目光看了一眼赵姬,淡漠的声音满是不容置疑:“后宫、不得干政。”

    赵姬心一跳,下意识避过那目光,有些发虚。

    不敢再提此事。

    琴清身为巴氏商业的主人,一旦入宫,那以其惊人财力,影响力会不可避免的触及朝政。

    除非她放弃巴氏商业主人的身份,但就算她愿意,自家儿子也不愿意放弃一个出色的属下臣子。

    只要琴清和巴氏商业还在秦国,那就是他的属下臣子。

    心中皱眉,她却是有些低估了自家儿子对后宫不得干政的坚决态度。

    双眼深处不自觉升起些许忧虑。

    眨眼,也就没心思再去想琴清之事。

    忽然,帝子受又开口道:“孤会口谕、勉励她。”

    赵姬目光一眨,很快反应过来,忧虑暂时压下,有些没好气。

    口谕勉励琴清,那在大秦,琴清是别想再成亲了。

    他主动不要,却也不让别人要。

    赵姬还真从没见过这种情况,太过霸道了。

    但随即,又感到阵阵兴奋和理所当然。

    这才是她那个霸道无比的政儿。

    好东西本就都该是他的,就算他不要,也不能给别人。

    点了下头,正准备走,又想起了一事,略有些无奈道:“那好,只不过琴清却是托母后一件事,说是想面见一次政儿你。”

    两息后,帝子受方才道:“准。”

    赵姬趁兴而来、败兴而归,不禁目的没有达成,还带着一股子忧虑。

    赵姬离去,帝子受看着她的背影,嘴角隐隐间闪过一丝笑意。

    随后便想起了琴清和蜀地。

    数息后,声音响起:“加快对蜀山的探查,不要让阴阳家知道。”

    “喏。”

    ………

    两天后。

    秦王政三十四年的开始。

    一道风华绝代的身影,走进了秦王宫,带着一股清丽无双的气息,步履轻盈、飘然若仙、姿态优雅高贵得犹如天界下凡来的女神一般,踏进了那空旷冷寂的大殿之中。

    为这有些冷硬的大殿,带来了一抹不一样的色彩。

    但此时这抹色彩,却是有些紧张了。

    事先她以为自己会不紧张,可还没见到那传说中的秦王,她便已经开始紧张。

    毕竟,这是气魄盖六国、威势压天下的大秦主宰。

    天下最具权势之人,没有之一。

    (第一章,谢谢支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