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命运的起点(三)
    经理一皱眉头,连声说:“真不是,真不是,你看她那样,像是老手吗?我们也都是老交情了,以后还得靠您光顾糊口呢,我哪敢骗您呀。”

    孙正旗回想了一下刚才跟那女孩接触的过程,确实表现的很生涩,警告的瞪了经理一眼:“李哥,我这次可信你了,别骗我啊。”

    虽说搭讪被打断,但孙正旗的魔抓可没停止。接下来的日子他就跟着了魔似的一有空就来舞厅转悠,只要江梅一登场,必定送花篮,人家下班了还在后面尾随,美名其曰路上不安全。不过他倒也规矩,说送她回家就真的只是送她回家,绝不动手动脚,送完自己回去的路上还自己嘿嘿傻乐,一副坠入爱河的蠢样。

    虽然江梅觉得他很放浪,但小姑娘初入社会,也没谈过恋爱,被这样一个英俊又阔绰的男人追求,难免春心萌动,半推半就的从了他。

    虽然孙正旗家里也不同意这门亲事,但他上面还有两个哥哥,父母对这小儿子是百般疼爱,要不也不会养成他这幅性格了。他跟家里闹了几天,父母也就同意了,但条件是江梅必须辞掉舞厅的工作,他们家可丢不起这个人。

    江梅拿着孙正旗家里给的聘礼帮家里治病,又在孙家的安排下进了工厂,小两口磕磕绊绊感情也是蜜里调油,还比李建国他们早几个月生了一个儿子,孙验出生的时候孙正旗提议说:“咱们可以结个娃娃亲。”

    李建国一脸鄙视的说:“都什么年代了还玩这个,我家闺女将来可是要读大学的,还要出国留学,结婚的事还早着呢。”

    孙正旗不耐烦的挥挥手:“行行行,就你闺女厉害!”

    有了儿子的孙正旗并没什么为人父的自觉,虽然他很爱老婆,但也爱外面的花花世界,儿子出生后还是跟社会上的兄弟鬼混,经常不着家,江梅为此跟他吵过,但她脾气好,性子也软,被孙正旗巧言吝啬的哄上几句就忘了东南西北,由着他继续在外面作妖。

    那时候的z城多了很多从前没有的新奇玩意儿,有好的,也有坏的,有的人一夜暴富,有的人却跌入万丈深渊。

    有一天孙正旗跟几个狐朋狗友在舞厅包厢喝酒的时候,一个人看他不碰叫来的小姐,调侃着说:“孙哥结了婚就是不一样了哈。”

    另一个笑着说:“你懂个屁,有天仙似的老婆谁看看得上这些庸脂俗粉。”

    孙正旗笑的一脸得意,旁边的人跟着起哄。

    这时身边有人拿出一个东西问他:“兄弟,试试这个?”

    他看了一眼,皱眉问道:“这是什么?”

    那人神秘的说:“这可是好东西,100个小姐都不如它来的爽,用过一次保你终生难忘。”

    孙正旗直觉不是好东西,刚想拒绝,就听那人说:“我们可都试过了,别说你不敢。”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旁边的人都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哪能丢了面子,他心一横,大声说:“我有什么可怕的!只要不死人,我都敢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