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命运的起点(四)
    旁边的人鼓掌叫好,他得意的扬扬头,为自己的表现自豪不已。

    很多年后他才懂得,这一个无知的意气之争,就像蝴蝶煽动了小小的翅膀,引发了完全脱离掌控的连锁效应,不仅毁了他的青春,也将身边所有人的命运都推向了万丈深渊。

    孙验一岁的时候江梅发现了他吸毒的事,其实之前她已经觉得他不对劲了,以前虽然贪玩,但也知道在外面积极跑动挣钱,最近半年来他是越来越懒,天天趴在家里呼呼睡大觉,要么就一言不发的出门,早上出去天黑才回来,回来的时候双眼迷茫,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也不往家里交钱了,连儿子也不理。

    江梅好几次都想问问他怎么了,但每次刚一开口就被他不耐烦的打断,凶了一句又觉得过意不去,抱着她软言细语的哄上几句,“我现在在外面跟朋友做一桩大生意,要是做成了咱们就发财了。”

    江梅是以夫为天的女人,对孙正旗的话深信不疑,不仅没往坏处想,还在他没精打采的时候嘘寒问暖,生怕他不舒服。

    直到有一天早上她喂完孙验,上厕所的时候一推门正好看到孙正旗在里面吸毒,她吓了一跳,看着他狼狈的靠坐在厕所的墙上,不顾脏乱一脸陶醉的仰着头,仿佛沉浸在至高无上的美梦中。

    她颤抖着问:“正旗,你在做什么?”

    孙正旗依然迷迷糊糊的,对她的声音毫无反应。她快步走过去,蹲下身用力摇晃他,大声说:“正旗,你怎么了?为什么坐在厕所里?你在做什么?!”

    孙正旗从美梦中被惊醒,刚想发脾气,睁眼看清眼前的人,吓得浑身一激灵,顾不上发火,口齿不清的说:“梅梅啊,啊..那个…我感冒了,头晕。”

    江梅深信不疑,心疼的说:“感冒了可不能坐在这里,起来,我扶你去床上躺着。”

    孙正旗靠在江梅身上,看着这个用全身力气扶着自己的小女人,心里一阵愧疚,他现在已经知道朋友给他的东西是什么了,但也离不开了,到时间不吸就浑身难受,何况他也抗拒不了吸毒时候那种排山倒海的快感,只能连懵带骗,过一天是一天。

    上床的时候,被江梅放在床上玩耍的孙验睁着大眼睛看他,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的时候,咯咯的笑出声,一点一点的向他爬过去,咿咿呀呀的跟他说话。

    孙正旗看着玉雪可爱的儿子一脸依赖的在自己身边撒娇,眼角蓦的湿润了,刚刚吸毒的快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铺天盖地的愧疚。他的儿子那么英俊,那么聪明,本该有一个辉煌的人生,但这一切都被一个瘾君子父亲给毁了,以后不仅要活在别人的白眼中,还会吃苦受穷,还没来得及长大就要尝到这世间的冷暖困苦。他对不起儿子,也对不起老婆,是他毁了这个甜蜜的家。他轻轻亲了一下孙验的额头,把头埋在枕头里压抑的痛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