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命运的起点(十七)
    “我听李经理说你唱歌挺好听的?”

    她小声答道:“一般,是李经理抬举了。”

    那人笑着说:“别谦虚,等你上台唱歌的时候我一定来捧场,给你多送几个花篮。”

    “谢谢了…”

    那人很健谈,跟她东拉西扯,倒也没什么过分的举动,江梅不敢放松,如履薄冰的应付着,在他的劝说下喝了三杯酒。喝完后已经有点上头,看眼前的东西都是微微发晃,她轻轻摇了摇头,对那人说:“老板,我有点喝多了,下次再陪您喝行不?”

    那人劝道:“喝多了就休息一会儿,现在出去万一遇到坏人就不好了。”

    江梅刚想说我爱人在外面等我,转念一想这种出来找乐子的肯定不愿意听到她有老公的事,万一惹的他不开心就糟了。她强迫自己坐在沙发上,继续小心翼翼的应付他。

    又过了一会儿,她实在坐如针毡,又提出要走,那人面色微沉,江梅吓的大气也不敢喘。房间里安静了几秒钟以后,那人拿出两根烟,递给江梅一根,“一看你就是新来的,你想走我也不为难你了,陪我抽一根烟,抽完了你就走吧。”

    江梅为难地说:“我不会抽烟呀…”

    “凡事都可以学嘛,你还不会喝酒呢,但是你以后还要陪人喝酒,不学能会吗?”

    “可是….”

    那人打断她,沉着嗓子说:“你要拒绝我?”

    她被吓的一激灵,再也不敢说话,颤颤巍巍的接过烟,那人帮她点上,然后叼着烟示意她:“你也给我点上。”

    她笨拙的帮那个人点好烟,连咳带呛的陪他抽完一支,那人说话算话,抽完就让她走了。她如获大赦的跑出来,看到孙正旗正站在大堂等她,看到她过来拉着她问:“怎么样,小梅,没受欺负吧?”

    江梅摇摇头,“但是我的头好晕,想吐。”

    孙正旗轻拍着她的背说:“应该是喝多了,你酒量不好,走,咱们回家休息去。”

    家的路上江梅就支撑不住在路边吐的天昏地暗,孙正旗小心翼翼的扶着她,一脸自责地说:“都怪我,让你受委屈了。”

    江梅擦了擦嘴,轻声说:“只是喝点酒,我还能应付,只要你能变好我的罪就没有白受。”

    孙正旗连连保证:“放心吧,我一定努力戒毒,以后再也不碰了!”

    等躺到床上的时候,江梅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她觉得很奇怪,明明她的脑子很清楚,对周围的环境感知的一清二楚,但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言行,感到莫名的兴奋,反反复复一直想吐,她有点害怕的问江正旗自己这是怎么了,江正旗安慰道:“喝多了都这样,睡一觉明天早晨起来就好了。”

    她捂着头说:“你去看看验验,帮他盖好被子。”

    “哎!”孙正旗干脆的出去看儿子了。

    江梅折腾到半夜才睡,脸上的妆也没来得及卸,合着汗水糊在脸上,将本就白皙的面孔映衬出一片惨白,呈现出一片破败的萧索。孙正旗干完坏事爬上床,细细的端详了她一会儿,蓦的红了眼眶,轻轻的把她圈在怀里,贴着她的后颈哽咽着说:“对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