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李雪的报应(一)
    小孩子的想法太过单纯,在孙验的世界里,他只是希望李雪倒霉,让自己品尝报复的快感,却忘了对于一个孩童来说,自身的命运和父母是息息相关的,如果她从天上掉到地上,那么只能说明李家的天塌了。这个道理幼年的孙验不懂,以至于以后的很多年里,在午夜梦回之时,他总是忍不住去想是不是自己当初的诅咒太过于恶毒,以至于梦想成真。

    这一天很快来了。陈星华一段时间以来一直说身体不舒服,夜里常常能听到她的咳嗽声,开始以为是感冒,去医院也查不出毛病,医生给开了点药回来吃,过了一阵子病情非但没缓解反而愈发严重,终日咳嗽不断,身体迅速消瘦下去,原本白暂富态的脸庞变得蜡黄,李建国忧心忡忡,缩短了在外面奔波的时间尽量在家里陪着她,就连李雪也不敢在她面前大吵大闹了。

    只是陈星华始终也没能好起来,终于,在一个初春的早晨她吃饭的时候突然捂住嘴疯狂咳嗽,紧接着哇的吐出一大口血,李雪吓坏了,尖声喊道:“妈妈!”

    李建国飞快的开车带她去医院,还是查不出到底什么问题,医生建议他们去北京,首都的医疗条件比z城好得多,在那可能会有办法。

    走之前得先把家里两个小的安置好,他找到孙正旗,问他孙验怎么办。

    孙正旗叼着烟,无所谓地说:“不是在你家呆地好好的么?”

    李建国搓了搓脸,哑着嗓子说:“星华生病了,我要带她去北京看病,可能得走一阵子,我打算把小雪送到我爸妈那,你也把孙验送到你爸妈那吧,别把他带回你们那个乌烟瘴气的家!”

    孙正旗没办法也把孙验送去了自己父母家。

    那天早晨,李雪和孙验吃完饭被李建国领着出门,孙验看到等在楼下的孙正旗的时候,小心翼翼地问李建国:“李叔叔,是我不听话了吗?”

    李建国爱怜的摸了摸他的头,“叔叔要带你陈阿姨去北京看病,你先去爷爷家住一阵子,等阿姨的病治好了叔叔就接你回来。”

    孙验点点头,慢吞吞地向孙正旗走去。

    李家楼前宽阔的马路上,孙正旗拉着孙验一步一步的往东走,李雪坐在李建国的车里快速的向西行,车子开出一段的时候,她转头向后看了一眼,远处的孙验已经只剩下一个小黑点。她得意的想:“过几天他又要来家里蹭吃蹭喝了。”

    可惜她再也没能等来孙验。他们都没有想到,那天的匆匆一别,竟是他们童年时代的最后一面,后来李雪偶尔想起孙验的时候,脑子里都是远处的那一个小小黑点,背对着她,越拉越远。

    陈星华在北京被诊断为肺癌晚期,尽管李建国竭尽所能的砸钱,还是没能救回她的性命。医生说她现在的身体化疗的意义已经不大了,反倒是徒增痛苦,李建国不肯,坚持要化疗,陈星华看着同病房的人因为化疗,头发、牙齿甚至眉毛都掉光,每天躺在床上痛苦的嘶吼,死活不肯化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