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似有故人踏雪归 第40章 李雪的报应(十六)
    从陈星华死后,她也吃过很多苦,但从来没有人这样简单粗暴的把拳脚发泄在她身上,那种表情和力道仿佛要把她活活打死一样。她绝望地想:如果我现在死了,会有人知道吗?

    她趴在地上,双手抱住脑袋,透过胳膊的缝隙怔怔地看向远方,眼泪顺着眼角一颗颗的砸进地上的泥土中。妈妈,你真的陪在我身边吗?那你能让爸爸快点来找我吗?你一定要好好的带着他啊,我怕他过了太久,已经忘了来时的路。

    大舅的暴力彻底改变了李雪。从那以后,她完全走出了有陈星华、李建国和外婆的美梦,赤手空拳的和这个世界初次见面。

    为了活着,她不得不收起所有棱角,一个人咽下所有的委屈,或是笑着、或是沉默着面对那些可怕的人和事,更多的时候,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

    那场暴力就像一场大火,烧尽了一个孩子对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点天真和好奇。

    后来,李建国又托人给大舅家捎来了300块钱,大舅和舅妈拿到钱很高兴,给春妮买了一本辅导书,对李雪也温和了一些,还问她想要什么。

    李雪想了一下,温声说:“我才上五年级,现在不缺什么,你们先把表姐需要的买齐了,剩下的存起来给表哥娶媳妇用吧。”

    舅妈笑眯眯的看了她一眼,欣慰地说:“小雪真长大了,懂事多了。”

    大舅一脸认同的点点头。

    她乖巧的笑了一下,端着饭碗默默吃了起来。

    等大家都吃完,她一个人开始善后,打了一盆凉水在院子里洗碗,冻的鼻头通红,手上的冻疮随着她的动作慢慢开裂,本该是一阵钻心的痛,但她好像完全没知觉一样,又或者说是习惯了,看都没看一眼,继续手里的活。

    直到把锅碗瓢盆洗干净,她又麻利地提着大桶向猪圈走去。这时候的李雪已经瘦的离谱了,她还穿着前年的旧衣服,已经有点小了,露出细长的胳膊和脚裸,袖口随着走路的动作左右晃荡。

    她费力的提着那桶猪食,走的左摇右晃,让人担心下一秒就会摔在地上,但她始终拿的很稳,仿佛已经这样走过无数次了。她熟练的把猪叫过来,面不改色的站在臭气熏天的围墙边,等它吃完了又把槽子填满。

    一切都忙完,她躺回自己的小床上,在黑暗中盯着房顶发呆。

    这时候春生已经辍学去外面打工了,春妮也上了高中,平时家里只有大舅、舅妈和她三个人,她不用再和春妮挤在狭**仄的房间里,也不用忍受她刻薄的挖苦。

    她最喜欢一个人这样盯着某处发呆,什么都不想,把脑袋完全放空,没一会儿就会陷入梦乡。

    事实上,现在她已经很少会想起谁了,就像很多以前她以为会陪她一辈子的人最后都无声的离开了她,她也学会在漫长的岁月中慢慢地淡忘他们。明天又是万分辛苦的一天,今晚她只想要个好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