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回 隔皮看瓜
    叶枫有些不明白,问:“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菩萨啊,世上这么多人,为什么单单选中了我。”

    菩萨说:“有救难之心的人,不一定有灵性,有灵性的人,不一定有救难之心,一切皆为缘也。”

    叶枫再问时,大佛已是眼睛半睁,阔口紧闭,什么话也不说了。

    好一阵子,岷江上风才安稳了些,江面上也恢复了平静,一切又成了原来的样子。

    叶枫晃了晃头,撒了一阵雨露,打得江水涟漪点点。这是怎么了,真的,假的,还是梦游?掐了一下自己的脸,生疼,看来并不像假的。难道说天生我才必有用,是大佛显灵于我。再细细想来,江上波涛汹涌,水中怪兽作乱,白发人勇斗江中水怪,这不就是刚才的事,哪里还有半点假的意思。

    叶枫又赶紧游到了船上,从船梯边上去,为了怕贾咏婵担心,直接到包房,换了一件干净衣裳。

    他重新到了贾咏婵的跟前,刚才的时候,她一直抱着一个柱子闭着眼。叶枫小声对她说:“刚才大佛闭眼了,还流出了眼泪!可惜没来得及拍照。”

    贾咏婵哪能相信,摇着头:“你真看见了?我怎么觉得不靠谱呢。”

    “而且还有更可怕的,”叶枫紧紧地拉住了贾咏婵的手,“有一个人从大佛上跳下来自杀,接着又有一个,江中还出了水怪,有一个白发人和水怪搏斗……”

    为了怕贾咏婵担心,下面的话没敢说出来。

    贾咏婵摸了摸叶枫的头笑了:“怎么尽说瞎话,这个时候还有人从大佛上跳下来自杀,还不是一个,谁信啊!还有水怪,还有白发人和水怪搏斗,更是无稽之谈。你头发怎么湿了,浪都打到头上了。”

    “密斯贾,我怎么能说瞎话,明明是大佛闭了眼,流出了眼泪,你怎么说看不见。还有从大佛上跳下来好几个人,大家看到了吗?”叶枫问身边的几个游客。

    刚才观瞻大佛的还有7个看瓜观众,两对老年夫妻,可能由于老眼昏花,船又一阵子剧烈颠簸,根本没看清怎么回事。一对年轻恋人,爱情的相互缠绵大于观赏的心思,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拥抱,来了个碧沙窗外静无人,一半推辞一半儿x,根本就没有搭理叶枫。

    一个中年人,刚才一阵子惊涛骇浪,吓得他赶紧抱住了一根大铁柱子,保命要紧,哪还有心思抬头看巨大佛像的闭眼。

    这会儿,他们一齐摇头,真的什么也没有看见。

    要说还是年轻人求知欲强,他俩手拉着手,脸上还有些红润。小伙子问:“这大佛有没有什么故事,能不能说来听听?”

    叶枫正好借这个机会,卖弄一下自己的“学问”:“我倒知道一点,不知道大家愿意不愿意听?”

    “大爷啊,我们正要听听乐山大佛的故事呢!”年轻人说。

    年老的两对夫妇,也赶紧

    赞同:“来干什么来,就是长见识的。”“闲着也是闲着,说来听听。”

    叶枫饶有兴趣地讲起了:

    “这个地方是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三江汇流处,水流湍急,波涌浪翻,经常吞没行船,危害百姓。唐朝初年,凌云山上有一座凌云寺,凌云寺里有一个老和尚,叫海通。海通和尚眼看船毁人亡,心中十分不忍,他想三江水势这样猖獗,江中必有水怪,要是在这岩石上刻造佛像,借着菩萨的法力,定能降服水怪,使来往船只不再受害……”

    故事刚刚讲到这里,叶枫忽然觉得尿急,再加上江水一个劲地撩拨,再也忍耐不住,对大家摆摆手说:“对不起,对不起,人老事多,方便一下。”

    众人都理解,老年夫妻更是深有体会,一个老头对叶枫说:“尿急尿频,我们知道,快去快回,还等着你回来讲故事呢!”

    叶枫急忙小步疾走,跑又不敢跑,向船上的公厕提住气快速走去。此时午夜已过,游船上没有观佛的人大都睡去,不时传来呼呼的鼾声。走廊的灯大部分关了,只有几盏小灯还闪着昏黄的灯光,舱间小道愈加显得昏暗不清,地上还有一滩滩刚撒过的水渍。

    一不小心,叶枫滑了一跤,赶紧下意识的捂紧小肚子,爆了粗口:“tmd,缺德啊,往这里撒水。差点儿叫x子放水……”

    有一个男人快速闪进了一间客房,不远处,还紧跟着一个女的。由于走得慌慌,那女的又穿着高跟鞋,一颤一颤的,突然手机从她口袋里颠了出来。虽然叶枫快尿裤了,但心地善良,还是喊了一声:“手机掉了——”

    那女的就像没听见一样,一闪身钻进了屋里。

    咦!叶枫有些奇怪,手机里装着自己的大量信息,可以说是人的第二条生命。告诉她手机掉了,竟然还有不拾的。

    叶枫没办法,极力忍着尿裤子的危险,弯腰拾起了手机,挂在她门口。爱拾不拾吧,我先解决内急再说。

    就在叶枫走过的时候,一只手偷偷地把门开了一条缝,手机快速地拿走了。

    这人,真是……叶枫回头望了一眼,嘴里骂了一句:怎么怕见人呢?不做丢人的事,还怕见人吗!

    叶枫就想快速走近公厕,这时候脑中突然出现了一种奇异的现象,哗啦哗啦响,有些很不得劲。闭了闭眼,再睁开,回头一望,见屋里两人迅速地扒掉衣服,男的是一身赘肉,大腹便便,小细腿,女的是优美的线条,该凸的凸了,该翘的翘了,该收的收了。

    整个就是少儿xx,带色的啊!

    那画面,让叶枫看了,都血脉偾张,某些部位也有了xx。

    不对,再一看,画面变了,女人成了骷髅身子无肉的头,一人一鬼绞在了一起,你上我下的,展开了人鬼“大战”。

    咦,我怎么能隔着墙看见人家

    屋里的事儿,明明是关着门,难道是自己神经了。叶枫右手掐了一下自己左手,确实痛,看来不是假的。再看屋里,一人一鬼继续在床上翻滚,这使叶枫大为惊奇。

    惊奇一是隔着墙壁,竟能看清里面的事儿,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隔皮猜瓜吗!确切地说,这是隔皮看瓜,直接透过遮挡物把屋里的事儿看得清清楚楚。

    惊奇二是屋里有个女鬼,骷髅身子无肉的头不就是个鬼吗,怎么鬼也自己看见了,这不就是识鬼异能吗!

    也就是说,自己有了这两种特殊的功能,看来大佛赐给自己的灵光并没有假,给了自己一双不同于常人的眼睛。

    可是难题又来了,自己能敲开这间屋子,对那个男人说,那个女的是鬼?人家不把自己打出来才怪呢!

    世界上有因就有果,这也是机缘未到。看来那男人必有一劫,这一劫是躲不掉的。

    叶枫只能不去管这个“闲”事,还是解决自己的内急要紧。

    叶枫到了公厕,推开门进去,脱了裤子正想痛快,忽见一个浑身毛茸茸湿乎乎的**人背着身就在旁边,而且看着还像个女人。

    真是人吓人,吓死人,吓得叶枫大叫一声,裤子都来不及提,急忙逃出了厕所。好不容易憋着的一泡尿由于受到过度惊吓,全部尿到了裤子里。

    尿到裤子里,倒也利索了,心里反倒不慌。叶枫想,这是高级游船,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这个奇怪的女人是不是有什么病,怎么跑到了男厕所里。心里想到了这一层,不禁自己笑话起自己,到了这般岁数,什么事没有见过,倒叫一个xx女人吓得尿了裤子,可笑不可笑啊!

    叶枫又重新稳住了心,拉开了厕所门,轻轻说了声:“这位女士,是不是需要帮助?我这就脱给你衣服,你先穿上,天太冷了。”叶枫说着,就脱下了自己的羽绒服,要给她穿上。

    这个女人听到叶枫的话,似乎一惊,转过身来叫了一声:“叶枫——”

    四目相对,这回叶枫又吓了一跳,大叫一声:“呀——妈呀!”羽绒服也不要了,拔腿就跑,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一口气跑到了甲板上。脑子受到了强烈刺激,一片空白,模样也相当狼狈,不但羽绒服没了,鞋都跑掉了一只,帽子也丢了。

    甲板上的一些人,正在等待着叶枫回来讲故事呢,见叶枫这般神情,裤裆还湿了,肯定吓尿了,个个是一头雾水,莫名其妙。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