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回 三峡悬棺的奥妙
    “是我又怎么滴?不是我又怎么滴?不亏是我儿,竟然不顾自己的能力,就来救老妈。”显然老妈对这个事并没有怎么看重,看重的倒是儿的这种舍已救人的精神。

    “今年是哪一年?”老妈突然问。

    “2030年吧。”

    老妈突然大叫起来:“小时候给你算过卦,大不同说你,命运坎坷,穷其一生,三零以后,贵不可言。今年是30年,我终于看到这一天了。果然你出手厉害,一下水就治服了水怪。看到当儿的有出息,这是当妈最高兴的事了,也不白疼你一辈子……”

    看着老妈一惊一乍,叶枫瞠目结舌,一辈子没有听妈说过这些事,这是哪跟哪呀。

    “那你为什么要惹那个水怪,不知道打不过它吗?”

    “我哪里敢惹它呀,是我们要回人间,必须得从水里过,它不让我们过。”

    叶枫的心里如万千羊驼奔腾而过,我那个妈呀,这是怎么了?生前的时候,几乎不用人扶着就要歪倒,经过冥界的历练,竟然能和强大的水怪搏斗。还有她的脑子,现在已经耳聪目明,思维敏锐,小脑萎缩的症状竟然一点儿也没有了。

    这还是老妈吗,简直就是个威武巨人啊!这是上天对自己的恩赐,还是对自己见义勇为的报答。

    一种幸福与满足感充斥在叶枫的心头,人再大,在老妈跟前也是个孩子,有老妈在,自己就有了依靠。叶枫再次地看了看老妈,一脸的慈祥,和生前并无异样。

    一种忧郁感也渐渐爬上了叶枫的心头。同样的非人类,佛光所赐,自己能辨清人间异鬼,而重入阳间的老妈,灵光却什么也显示不出来……

    怎么解释呢?叶枫想破脑筋也想像不出来,只能这样解释,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上天自有它的安排。

    妻子休息了一会儿,有了精神,挖苦话也就来了:“难伺候啊,好心当成驴肝肺,给你剪剪指甲还不愿意,这都是为你好!”

    母亲却不是这样认为:“为我好?我看你就不安好心!”

    嘴仗一开打,那就没完没了,互相揭老底,把最不愿意揭开的疮疤,无情地一层层揭了开来。

    两人吵闹起来,最难受的是夹在中间的儿子,双手捂着耳朵,大声地喊道:“我不听,我受不了,受不了——你们再吵我就撞死在这里。”

    婆媳大战,一个是亲妈,一个是妻子,劝说谁啊,她们只顾心里痛快,口无遮拦,当儿子的却焦灼万分,忍受着万般煎熬。

    婆婆和媳妇越吵越凶,最后一激动,竟然动起了手。

    屋是吵得震天响,尽管关上了门,吵架的激烈声音还是从门缝里传了出来,何况是半夜里,周围相对安静。门外的人都没走,闲着也是闲着,听别人吵架的快感,显然比观赏大佛还要让人兴奋,明天又有笑料了。

    外面看热闹的干脆

    把耳朵贴在门上,心情愉悦地欣赏着屋里每一个细小的声音。

    叶枫不得不出手拉架,拉不开,真想一头撞死在屋里。

    但又一想,我有重任在肩,要是为了这点儿小事死了,不值的,没有办法,干脆拉开了门,朝着外面大喊:“不嫌丢人,那就打吧!到外面打才好呢,省得别人听不着!看不见!”

    门外的人一哄而散,跑得怪快,霎时一个人影也看不到了。

    叶枫这么一刷子,婆媳二人倒不打了,反正也累了,各自找个地方休息。叶枫却是睡不着了,为婆媳二人的重新见面,战争又起,感到深深的苦恼。

    两个婆媳对手休息够了,稍微有了精神,眼看战斗又要开打,这时候已经到了晚上。避免战争的最好方式就是要有一次意外事件来冲淡这场战争,“重生”号旅游船已经到了矍塘峡,也就是著名的三峡悬棺景点。

    为了避免这场战争,叶枫首先对老妈说:“妈呀,外面已经到了三峡悬棺这个景点,你去看看吧!”

    老娘刚从那个世界过来,再说又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感觉到身体还是有些疲乏,摇了摇头:“不去了,你们去看吧!”

    她不去才好呢,叶枫的目的就是为了分开两人。他又对妻子说:“密斯贾,出去看看吧,三峡悬棺到了?”

    贾咏婵本来不想去,但是又不愿意和婆婆呆在一起,所以挽起了叶枫的胳膊说:“走呀,出去散散心,这屋里憋闷得慌,有一股子邪气!”

    婆婆直到媳妇出门,也忘不了挖苦一句:“看你得瑟的,小屁股一跩一跩的,什么样子啊!你才是一股子邪气呢,你全家才是一股子邪气呢!”

    两人到了甲板上,甲板上还是昨天那些人,做人真是有些虚伪,他们就和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互相打着招呼。聚光灯已经开启,不断地扫视着两岸的悬崖峭壁,这是为了方便游人更好地观赏到两岸的风景。

    腊月的天,有一股深深的寒意,穿着羽绒服,还是抵挡不住夜晚的寒冷,聚光灯照不到的地方,浓浓的夜色如一把巨大的墨笔,把天水间染得墨黑墨黑。

    灯光慢慢地扫视着如刀削般的峭壁,游人们也在仔细地欣赏着这些千古奇观。

    峭壁上的悬棺有这么几种方式:一种是在临江崖壁上开凿横向2至3个小方孔、嵌入木桩,然后置棺其上。二是将天然洞穴稍加修整或填平,然后置棺其内。三是人工开凿,在临江的崖壁上开凿长方形或正方形洞穴,大小宽窄以容一具或两具棺木为宜。

    古人是怎样把这些棺木放上去的,为什么要这样处理先人,又引起了游客的强烈兴趣,评头论足。虽然大家对叶枫不待见,但要论起学问来,还是觉得叶枫学问深,一个老头问叶枫:“老叶兄弟呀,你说说,古人这样

    做到底为了啥?”

    叶枫也愿意卖弄一下自己的学问,要是不卖,放着也不能生小的。只好说道:“高棺,高官,这是以前的巴人,为了保佑子孙后代飞黄腾达,所以才这样保存尸体。还有一种说法,不让人兽侵犯。

    “但是最重要的一种传说是,那就是人一旦老了,想返老还童就得在峭壁上的‘仙人洞’里呆上几天,脱掉一层皮后,就会还原成一个年轻小伙子。不管这个传说是真是假,人都想长生不老,所以凿岩为穴置棺以葬,这就成了古代巴人的一种丧葬方式。”

    长生不老这个话题,引起了大家极大的亢奋,中年人以戏谑的方式对叶枫说:“船上发生了许多怪事,我听你家嫂子说鬼呀鬼呀的,你都这般岁数了,老母亲更是高寿,怎么着也有九十多,将近一百岁了吧!她老人家是不是也是返老还童,再次重生呀?”

    他刚说完了这些话,突然天上打起了一声响雷。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吓得叶枫脸色都变了,急忙掩饰道:“不是不是,绝对不是。是我不孝,虐待老人的,是我不好,将她关在厕所里的,都是我的不对!”

    话刚说完,只见浓重的夜色变了,山崖上出现了一道道白光,刺的人眼睛睁不开。天空中响起了无数的雷声,轰轰作响,刺激着人的耳膜。

    江水也变了,从上游中腾起了一团团高高的巨浪,一排接着一排,后浪推着前浪,汹涌而下,瞬间使“重生”号旅游船禁不住波涛的冲击,剧烈颠簸起来。

    求生的本能,使本来观赏悬棺的人一阵大乱,各自找安全的地方躲避。也有抱栏杆的,也有往船舱里钻的,刚才说话的中年人腿脚稍微慢了点,一下子被一团巨浪拉下水里,几个漩涡裹挟而来,瞬间被冲得没了踪影。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