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回 望气
    叶枫推算着吴船长的寿命,最多还能撑三天。

    再看这个小三,头上黑气也很重,可是那天晚上看到她是个鬼,这时候鬼气却不见了。虽说有点儿人气,但阴气却缭绕在身边久久难去,估计也没有多长时间的活头了。

    咦!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鬼还另有其形。叶枫眯起眼睛细看,就见重生号船上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邪祟之气,飘过来,悠过去,始终离不开这个小三。

    通过推算,叶枫明白了,这就是传说的鬼上身。只要它附在这个小三的身上,吸干吴船长身上的精血,这个吴船长也就完了。

    这都是大佛师傅给自己的灵光所显露出来的智慧呀!

    但是当前形势依然严峻,叶枫哪有闲心管他们的私事,还是先关心一下大家的生存大事要紧。此时天已渐亮,经过一晚上的折腾,船上的工作人员也好,乘客也好,都相当的疲惫。看到保安头给吴船长叨叨个没完,叶枫向吴船长建议道:

    “吴船长啊,长话短说,受伤的需要抓紧治疗,没受伤的应该回到自己的屋里好好休息,死了的需要放到一起摸底,抓住的几个妖魔需要保安集中看押,被关禁闭的那些妖魔还需要监视,另外还得抓紧联系上级……”

    吴船长的白眼珠不满地翻了叶枫一下,意思是还用你说啊,这些事船上自有能力处理。但是嘴上却说:“这位乘客说的对,说的对,我不正在安排吗。心急喝不了热粘粥,不要催!”

    保安头还算有良心,说了叶枫这些人的一些好话:“多亏了他们啊,船上妖魔横行,多亏了这个老霍,还有这样一些群众英雄,逮住了妖魔,挽救了乘客,帮着船上脱离了险境。”

    “嗯!”吴船长的脸上显出种种复杂的表情,既有些佩服,又有些醋意,“老人家说过,群众是真正的英雄,既然重生号是大家的,还得大家共同努力啊!”

    王甲的嘴一撇,小声对李铁刚说:“我怎么听着,这是书记在上政治课啊!”

    “嗯,对了,”李铁刚也接着话巴,“x校的哲学课正式开始。”

    船外大雾弥漫,川流不息的江水图案,这时候才不情愿地显露出来。缥缈的云雾里,一切好像朦胧了许多,太阳的光辉并不彰显,雾气重新把万物蒙住了,好像连江水也隐没了。

    烟波氤氲中,从上游又下来一条船,像是一艘货船,船帮上写着“川4742”,摇摇晃晃地正在向这边荡来。

    叶枫心里一喜,对吴船长说:“我们的手机不都屏蔽了吗,正好来了救星,何不叫他们帮助我们一下,就是给联系一下有关部门也好啊!”

    吴船长不耐烦地说:“还用你说吗,我这不正联系吗。”他抓紧上了广播室,调整好高音喇叭,对那艘货船喊道:“川4742号请注意,请向这边靠拢,

    我们重生号旅游船遇到了困难,请求你们支援!”

    王甲一阵好笑,调侃道:“这艘货船也太不吉利了,又是死老婆又是死儿的。”

    小李子也凑热闹:“见过倒霉的,没见过这么倒霉的。”

    吴船长喊了一阵子,船上却是没有任何反应,叶枫觉得不对劲了,对吴船长说:“怎么连个人影也见不到啊,这么大的一条船,又不是无人驾驶。是不是也遇到了危险?”

    吴船长白楞了叶枫一眼:“乌鸦嘴,重生号遇险,只是偶然事件,不能别的船也遇到这种情况!”

    吴船长继续喊话,这艘货船还是毫无反应,慢慢地从重生号旁边飘过,不但驾驶室里没有一人,就连甲板上一个人毛也看不到。连保安头都看到这种情况不正常了,他对吴船长说:“不对劲呀,怎么一个人也没有呢,船失去控制了,像是在自由飘荡。”

    叶枫的心里沉重起来,对吴船长建议:“我们应该立即上船,控制住驾驶室,查看情况。要是我们不救,恐怕这艘船真要危险了。”

    保安头也看不下去了:“前面就是险滩,水路复杂,要是撞上礁石,那就麻烦了。”

    吴船长想了想,果断地说:“我们自已还需要救援呢,哪有能力再救他们。还是看看情况再说吧,他们应该由有关部门去救!”

    叶枫一听这话有点上火:“见死不救,岂有此理。再说不是信号不通吗,要是信号通了,早就有人救了,还需要我们吗!你就不能灵活一点吗?”

    “我还灵活,你是船长还是我是船长?!”吴船长也来了脾气,“死伤这么些人,出了鬼怪之事,信号还被屏蔽,重生号哪里遇到过这种事啊!要去救你自己承担责任,重生号不能再死人了。”

    船长的小三也冲了过来,给吴船长帮腔:“有句话讲,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我们自己门前雪还扫不过来呢,哪能再管别人的事。为了我们全体乘客的安全,千万不要管这样的闲事!”

    叶枫一听,这话太刺耳了,心里生气,吼道:“要是都各人管各人,爹死娘嫁人,恐怕你也不会活到现在。你是谁啊,却要在这里乱说话?”

    “咦!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小三也来了脾气,“我是船上的一个普通乘客,就要代替船上所有的乘客说话。”

    王甲看不下去了,对着吴船长和小三一阵嘲讽:“你们是该来的时候不来,不该来的时候来了。我们拼命的时候,你干啥去了?这个死老婆死儿的船上有困难,明明能搭把手,为什么不救?不就是个小三吗,不说话憋不死你!”

    别看王甲是个傻兵出身,可是什么事情都看得一清二楚。

    “你说谁是小三?谁是小三,没抓着把柄不要诬陷人啊,抓住手脖子了吗?”小三还不依不饶,一顿乱炮。

    “没抓着手脖子,是人家嫌脏了手。有些人啊,真是蹬着鼻子上脸,此地无银三百两。”李铁刚也发话了,别看净玩游戏,可他心里和明镜似的,有些事看得透透的。

    就连吴船长都看不下去了,扭头瞪了一眼他的小三,嫌她多说话,又扭过头来对大家说:“咱们暂时别争论这些无聊的问题好不好!甭管怎么说,不能冒这个险,出了事,谁也担不起这个负责!”

    川4742明明可以救,而这样的船长却麻木不仁,见死不救,这样的态度把叶枫的火彻底地惹起来了,狠狠地瞪着吴船长的眼睛,狠狠地说:“你一个快死的人了,心咋这么狠!就不懂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