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回 和大家商量破异鬼之策
    几句粗话,说得大家都笑了。

    老妈却没有这么认为,真是应了那句话了,庄稼看着别人的好,孩子看着自己的好:“话可不能那样说,小时候给叶枫算过卦,大不同说他命运坎坷,穷其一生,三零以后,贵不可言。现在正好是三零年了,我认为叶枫还是挺有本事的,只是没赶到好机会。”

    贾咏婵和婆婆杨翕妃死不对眼,她说东,她必须说西,立刻反击说:“年轻时什么也没干成,老了老了,什么也不行了,还想着上阎王爷那里打官司。那就尿克郎飞到茅坑里——离死(屎)不远了。”

    “人家老将黄忠62岁还斩杀了魏国大将夏侯渊,姜子牙83岁才被周文王赏识,拜为司马,一辈子穷困潦倒,干个小买卖,卖个面粉,还一阵风刮跑了……”

    对于婆媳之间的战争,叶枫早已司空见惯,沉默了一会儿,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

    “从这些死而复活的妖魔身上,想到了我们的一生,日出日落,年复一年,寿命长的,活到**十岁,寿命短的更甭说了。人这一生,能不能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就像现在,人类遇到了极大困难,需要我们去做出牺牲,需要我们为人类的生存和平安做出努力。甭管成与不成,只要尽到了责任,也不枉为一生。”

    听了叶枫的话,大家沉默了好一阵子。

    贾咏婵首先表示反对:“别唱高调了,遇到了好事,谁不想着上前,碰到了孬事,谁不想着后退。你要是挂了,受损失最大的是谁,还不是自己家里。不行!不行!”

    自凡贾咏婵说南,老妈必然说北:“我虽然不赞成叶枫到阴间打官司,但是味枫要去,我一定奉陪到底。”

    王甲觉得奇怪了,问:“您老好不容易返回了人间,为何又要回去,这我就不理解了?”

    老妈振振有辞地说道:“返回了人间,像我这个岁数,呆不多长时间还要回去。来到了人间,并不愉快,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只有那个世界,才是我最后的归宿。叶枫说得那一套,我不懂,但是能陪着我儿走到最后,也算我的福分。”

    李铁刚听了这番话,夸奖道:“叶叔的层次高,而奶奶的层次更高,像你们这样的境界,天下大公了。但是进入冥界,说白了,就是个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并且活人也进不去啊!”

    叶枫说道:“我听说,活人进入冥界有两种办法,一种是靠业力或者威神。如果靠业力去,恐怕去和回都不由自己做主。如果靠威神,就是靠得道之人的帮助,但是一旦过了时辰魂魄离体太久,哪个大神也救不活自己了。

    “还有一种说法是活人要想进入冥界,除了会茅山道法的移魂术以外,还要保持三要素,那就是假死,鸡在,灯不灭。所谓假死,就是要和死人一样,身穿寿衣

    躺在停尸板上。公鸡能留住人剩下的那口阳气,十盏灯代表人的三魂七魄,灯灭了,人就回不来了。纵观这两种说法,还是第一种说法比较靠谱,那就是靠得道之人的帮助,才能进入冥界。”

    听完了叶枫的话,有的惊得目瞪口呆,有的一个劲地摇头,有的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贾咏婵上来摸了一下叶枫有脑门:“我看你越说越神道了,是不是有病啊?”

    李铁刚对叶枫的话也提出了疑义:“你们这一辈人还对我们玩游戏不满意,甭管怎么说,那还是游戏,一种虚拟的世界。可听叶叔这么一说,叶叔就更迷信了,那都是糊弄人的,比游戏还要虚幻,你怎么就信呢!”

    王甲更是反对:“我们都是唯物主义者,这些迷信的东西,都是糟粕。”

    叶枫也觉得,自己的一些理论,大家难于接受,只好说:“这些东西离我们远了点,这么着吧,为了拯救我们人类,我先建议大家成立一个组织,有愿意参加的请自愿报名。”

    “这个组织叫什么好呢?”王甲问。

    “就叫‘拯救人类委员会’吧!”叶枫说。

    “虽然冥界我不去,但是这个组织我得参加。”王甲第一个报名。

    李铁刚正想举手报名,突然听到门外有异常的响声,他“嘘”了一下手指,对大家悄悄说:“不好,妖魔还没有打净,又来了——”

    听到他的警告,大家一阵紧张,把刚丢弃的武器又重新握在手中。李铁刚看到大家准备好了,猛一开门,一个身影扑了进来,王甲朝着它就是一棍,小李子上去就踹了它一脚。这个黑影往地上一趴,一动也不动了。

    叶枫大喊一声:“住手!这不穿着衣裳吗,真要打死就麻烦了。”

    在这人妖莫辨的世界里,在这紧张万分的重生号船里,谁分得清哪是人哪是妖啊!大家纷纷上前,掀起了这个没有一口气的东西一看,原来是吴船长。

    只见他头上也被打破了,脸也磕破了一层皮,鲜血直往外淌,好不狼狈。但自凡是一条性命,就得抢救,大家七手八脚地捏合谷的,掐人中的,处理伤口的,忙乱了好一阵子。

    吴船长终于缓过一口气来:“哎哟,我那个妈呀——”

    王甲熊他说:“好好的人,偷偷摸摸干什么,我们以为是妖魔没有打净呢!”

    李铁刚对他也不客气:“船上的形势你又不是不知道,处处有妖魔,你偷偷摸摸的干啥来,不叫人打死才怪哩!”

    吴船长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千万不要成立什么组织呀!这是要犯错误的,什么拯救人类呀,那不是你们应该干的事情。”

    哟,原来他在门外偷听,什么事都知道。王甲最恨这样的人,专门打听别人的**,照着他的脸上,又想给他一棍子,骂了一句:“怎么偷听,专门做这些下三滥

    的事。这个不管,那个不问,你能活到现在?”

    棍子在王甲手里晃了晃,但是没有落下去。他想到大家刚把他救过来,再把他打死,对大家的劳动忒不尊重了。

    李铁刚也跟着刮西北风:“老人家说过,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是都和你一样,整个国家不就早完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