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回 大佛藏经
    叶枫的眉头也紧紧地皱起了,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快死的人了还管这“闲”事。就像老文人说得那句话,自己不革命,还不允许别人革命。

    吴船长看到了叶枫,赶紧一下子又跪下了,几乎要给叶枫磕头,哭咧咧的一句话,又把大家震住了:“大师,救命啊!”

    叶枫感到好笑:“命是你自己的,我救你啥命啊!男人膝下有黄命,什么样子啊,你不嫌丢人,总得给自己的家人留个面子吧!”

    船上的人看到这幅景象,个个是一头黑线,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

    “你要是不救我,我就不起来。”吴船长也来了犟脾气。

    “好吧,我答应你,起来说话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叶枫心里怎么不明白咋回事,吴船长的头上有一团黑气,早晚有爆发的时候,原来点化他,他还将信将疑,现在机缘到了,他必然有求于我。

    吴船长这才站起来,带着哭腔说:“我感觉到快要快死了,恨不能一头攮到地上,再也起不来。心也慌慌,腿也没劲,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不怕你们笑话,遗精不止啊!

    “白天晚上,眼前老晃动着死人,它们时刻要把我吃了。大师啊,不瞒你说,我不久前算过一卦,说我百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只有大师才能给我消灾去难。你就是我的大师,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求大师开恩,救小人一命。”

    听吴船长说到这里,叶枫心中已是有数,问道:“请报上你的真实姓名,生辰八字。”

    “我名叫吴义,”又报上了生辰八字。

    “原来是无情无义啊!怨不得呢,对别人的死活不管不问。”王甲脑子活啊,想到这个叶枫有勇有谋,胆子又大,原来是个大师啊!看到吴义那个熊样子,心里就有气,哪能放过这块肥肉,他脸上满是坏笑,对吴义说:

    “我说吴义啊,一条命值多少钱,大师不好意思说,我得替他说,大师也是人,总不能不吃饭吧……”随手做了一个左手拇指捻食指,点钞票的动作。

    李铁刚更是个机灵鬼,恨不能眼睫毛都能当哨吹,也在旁边敲着边鼓:“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钱万万不行的,亏你还是官场混的人,有些事真不明白啊,还是假不明白……”

    听到这些话,吴义赶紧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要递给叶枫:“这是5万块钱,要是能帮我脱离此难,算我孝敬大师的。”

    “什么!”王甲一听大怒,“头疼感冒多少钱,一次也得上千元,一个重病就得几十万,5万块钱就想买条人命,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拿着大师忒不值钱了,这是大师拼着命为你消灾,那得耗费大师多少心血啊!”

    王甲拿着叶枫不当外人了,一口一个大师地叫着,他也不知道怎样去邪消灾,闭着眼睛只管瞎说。

    李

    铁刚幸灾乐祸地摇着头,敲起了边鼓,:“心不诚,卦不灵,别拿着村长不当干部。”

    吴义又赶紧补上一句:“只要消了灾,再敬5万块钱。”

    叶枫却不是这样的想法,看鬼是差不多了,可是怎样灭鬼,自己心里一点数都没有,老师还没有交给自己本事呢。可是话到嘴边,却不能这样说,他故作深沉地说道:

    “人的寿命天注定,我也只能运运功,看看能不能破这个灾。至于钱的事,本是身外之物,我不爱财,但是既然要为人类和你消邪去灾,就需要经费,你也算给自己积点功德吧!”

    说完了,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好像在想着心事。

    叶枫说完了这番话,王甲总算松了一口气,心想,给你抬了半天轿子,你要是不上道,可就白忙活了。

    李铁刚一把从吴义的手里抢过那张银行卡,塞到叶枫的口袋里,轻松地说:“你吴义有难,人要是完了,那钱还有什么用处。钱算个王八蛋呀!命可是只有一条。”

    叶枫想好了,对吴义说:“我先准备准备,你在门外好好等着,等我准备好了,做个道场,帮你去邪消灾。”

    王甲也挺会配合,撵吴义说:“好了,大师需要运用法力,养精蓄锐,等待时机,一举消灭邪祟。”

    吴义一双可怜兮兮的眼睛望着叶枫,临走时还留下一句:“大师啊,你可要快啊,我觉得快等不及了。”

    撵走了吴义,王甲又对大家说:“我们先回去吧!霍大师正在精心准备,别碍他的事儿。什么时候用我们,说一声。”

    大家都走了,屋里只剩下了叶枫、贾咏婵和老妈。叶枫干脆脱了鞋,上了床,盘腿坐在床上,双手合十,闭着眼睛,就像和尚打坐一样。

    贾咏婵乐了,高兴地上去就要掏出叶枫口袋里的银行卡,别看叶枫闭着眼,可什么都知道,一把推开贾咏婵的手,捂紧了口袋。

    贾咏婵笑着说:“老叶呀,不知什么时候长本事了,成神棍了。早知道有这本事,也不至于一辈子受穷啊!”

    老妈也抿着嘴笑:“我说吗,俺儿就是有本事,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一旦出手,那就不得了。”

    婆媳两人表现出少有的和睦,倒忘了开仗的事了。

    叶枫的脑子却没这么简单,他此时在脑海里问师傅:“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菩萨啊,你既然把灵光赐予给我,我也发现了吴义和他那个小三头上有团黑气,至于怎样破除邪祟,您可并没有教我呀?”

    脑中嗡嗡作响,似乎师傅从远处匆匆而来,好一会儿,师傅的尊容出现了,双手抚膝,神势肃穆,大耳阔口,双眼半睁。师傅说:“这样吧,我给你一本大佛藏经,至于怎样破除邪祟,那书上自有说明。”

    师傅把一本破旧的线装书交到了叶枫的手里。

    叶枫大喜,恭恭敬敬地接过了那本书。

    “我心里还是没底。”叶枫实话实说。

    “我再给你开开光!”

    师傅说完,抬起巨手,往叶枫的脑门上轻轻一按。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