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回 叶枫驱鬼
    叶枫只觉得脑门上金光四射,一缕清清的麝香味,沿着脑子逐渐地进入了身体筋络,所到之处,无不感到轻松舒服,骨头肌肉都麻稣稣的。

    再看师傅时,早已化做了一缕云烟,悄悄而来,又匆匆而去。

    叶枫急忙打开那本线装书观看,书名为《大佛藏经》,第二页为三十六重,再往下翻,书上第一重为看鬼,所有的本事,自己已经掌握了。第二重为打鬼,正是自己需要学习的,大略地看了一遍,把要紧的知识牢牢地记在脑子里。第三重为隔墙入室,光有题目,却是没有内容……

    咦,这是怎么回事?好在叶枫悟性极高,寻思道,是不是还不到时候,等我的功力到了一定火候,这本书自然显字于我。

    想到这里,叶枫放下心来,稍一松懈,那本书化做了一缕烟尘,轻轻地飘了起来,飘着飘着,就钻到自己的胳膊里,鼓起了一个小疙瘩,稍微有点儿疼痛。不过这点儿痛苦比起所得到的功力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见叶枫睁开了眼睛,贾咏婵问:“你看你,刚才怪吓人的,问你话了,什么也不说,就和个死人一样。”

    老妈却在说贾咏婵:“我儿在练功呢,叫你不要打扰,你偏有那么多的废话。烦不烦人啊!

    贾咏婵听到这句话,破例地不再生气:“只要能挣大钱,你这话,我忍了。”

    叶枫见她二位没有拌嘴,心里实在高兴,对她二人说:“我需要做道场,你二人要是能出去,我就在家里准备一下,你要是不出去,我就到王甲屋里准备。”

    贾咏婵又看了叶枫有点鼓囊的口袋,点着头说:“好吧,正要出去透透气,这屋里神棍的气息太浓了。”

    老妈也说:“我也出去逛逛,这会儿心情好。”

    二人出去了,叶枫写完了一张纸条,正要出门找王甲,一看,王甲、李铁刚、吴义,吴义的小三,都在门口等着呢!看来他们谁都没有走。“咦!怎么你们都在这里,我正要找你呢?”

    王甲的嘴挺赶趟,接着话说:“我算计着,叶大师正在养功,养完了功,必然叫我,哪敢走远啊!”

    李铁刚的马屁也来了:“好不容易碰到了大师,能不跟着大师沾沾仙气吗!”

    而吴义的脸上却是痛苦万分:“我哪敢走啊,命都快没了,还有王彩莲,也正等着呢,她比我也强不了多少。”

    叶枫才知道,吴义的小三叫王彩莲,她的面相也异常难看,头上的黑气愈来愈重。看来,她的心里也早感觉到了,危险正在一步步逼近,所以才和相好的一块儿来找大师,希望破灾求生。

    叶枫对他俩说:“白天阳气太盛,邪祟一般不敢出现。你俩现在就回去,就和什么事情没有发生一样。到了夜间,阴盛阳衰,等待邪祟一出现,我就出面捉鬼。”

    吴义和王彩莲拉住

    叶枫的手,千恩万谢,回他们的房间去了。

    叶枫把王甲和李铁刚叫到了屋里,问:“二位和我合作了不止一次,今晚上打鬼,二位敢不敢上?”

    王甲嘿嘿一笑:“外国鬼子叫我打死不少,冥界异鬼也叫我灭了几个,你说得这个鬼,不知道长得啥模样?难道说比我打死的那些鬼还丑。要是不敢今晚上打鬼,白白辱没了我一世英名,大师往前走一步,我绝不走半步,没说的。”

    没外人的时候,这个王甲竟然也称呼自己为大师,看这个马屁拍得。

    小李子也毫不示弱:“我是打魔高手,魔兽叫我灭了成千上万,这回跟着叶大师打鬼,承蒙高抬了。”

    李铁刚嘴也挺巧。

    叶枫交给了王甲那张纸条和银行卡:“我看船也停了,你到下面的祭祀商店买好这些物品,咱们做好准备。以后这张卡就由你来保存着,这是我们以后的活动经费。”

    王甲瞪着一双大眼睛像不认识地看着叶枫:“叶哥,你辛辛苦苦挣的这些钱,由我来保存……你咋这么相信我?”

    “我们已经是过命的兄弟了,不相信你相信谁?再说,怎么是我挣的钱呢,没有你俩的配合,这钱怎么能挣了。”

    王甲一个劲地摇着头:“你越这么信任我,我越不能拿着这张卡了。”

    叶枫跟他解释:“加入了我们这个组织,以后还有很多用钱的地方,我事多,管不过来。你要是不敢拿,这么着吧,再给你派个会计,你也就是个现金保管。李铁刚,你就是个会计,监督着王甲使用这些经费。”

    李铁刚不好意思地搔了下头皮:“连我也加入进来啊!会计得管着现金保管是不是,王叔啊,不好意思了。”

    王甲只得下去办理这些祭祀用品,不一会儿,打来了电话。叶枫接通电话,问:“王保管,怎么回事啊?”

    “是这样的,tmd,”王甲爆了粗口,“一套道服就要1000块钱,我讲了半天价,还得要,这不和拦路抢劫差不多吗!要不,咱们的道服少要两套,你自己穿上就行了。”

    叶枫摇了摇头:“该用的一定不能少,就按单子上的买。”

    “好来,”王甲那边答应着。

    不一会儿,王甲买来了祭祀物品,有桃木剑、道士衣共三套、香炉、香烛、黄纸、朱砂、毛笔、黑墨等一宗。叶枫先和他二人穿上了道士衣服,别说人在衣裳马在鞍,这服装一穿,真和个驱鬼的道士一般。

    叶枫又教他二人怎样舞动桃木剑。他二人也愿意跟着叶枫学驱鬼,所以演练得特别认真。

    其实,叶枫心里有数,自己是佛光在身,属于佛家驱鬼,但是光有佛家法术又太简单了,所以把道家的一套又用上。这也叫越复杂越好,李代桃僵,弄得吴义眼花缭乱,拿5万块钱不觉得冤得慌。

    演练得差不多了,叶枫又抓紧画符箓。把朱砂用酒加水泡开,小李子给他铺开黄纸,叶枫手执毛笔,嘴里念叨着:“一画天开,二画地裂,三画人伤,四画鬼怪灭。急急如律令!”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