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回 鬼附身
    按照脑中的图形,写完了字,然后用嘴一吹,唾沫飞到了黄纸上,又“噗”的一声,吹了一口“仙”气,这一张符箓就算完成了。

    叶枫一连画了数张,就想大便,到厕所里痛快了一下。

    王甲脑子活啊,看到大师不在了,禁不住手痒,也学着叶枫的样子画了一张,还吹了一口气,把唾沫喷在了上边,把这张符箓混在了一堆符箓里边。

    叶枫从厕所回来,画完了符箓,又和大家操练一番,直到觉得差不多了,才叫二人休息,就等着晚上捉鬼。

    天一擦黑,叶枫带着王甲和李铁刚就守候在吴义和王彩莲屋子旁边的一间包房里。在王甲和李铁刚的眼里,隔壁的一间屋里还隔着一道墙呢,而叶枫的眼里,半闭着眼睛,透过师傅给过的隔皮看瓜法,能清楚地看到那屋里的一切。

    此时的吴义,头上的黑气越来越重,气虚越来越弱,哪还有那花花肠子,只是为了保命,听了叶枫的话,勉强支撑着,和王彩莲故作欢颜。王彩莲也强不了多少,但为了能活下去,听了吴义的话,也只能勉强硬撑着。

    好不容易捱到了子时,这时候阳气最少,阴气最盛,突然屋里刮起了一阵阴风,一丝丝凉气从门缝里钻进了屋里,冷风时聚时散,围着吴义和王彩莲的身边团团转,就像调戏他俩一般。

    吴义的心里更冷了,心里哆嗦成一个蛋。而王彩莲就和掉了魂一样,眼睛迷茫起来,一会儿就失去了知觉。正在这时候,一个冰冷的躯体钻进王彩莲的身上,使她霎时就和换了一个人一样。

    她觉得十分热,开始一件一件地扒衣服,露出了藕瓜似的胳膊,又继续脱,露出了红红的罩罩,还觉得热,露出花白的三角裤。她嘻嘻地笑着,捧着吴义的脸:“吴义哥,你热吗!”

    吴义刚才还浑身发冷,这会儿受了王彩莲的抚摸,身上也燥热起来,点着头,瞪着色眯眯的眼睛,看着王彩莲的事业线:“嗯,好想你啊!”

    “那你就来吗!”王彩莲拉起吴义的手,引领xx着自己的罩罩,弄得吴义的心里痒痒的,酥酥的。王彩莲继续引导着吴义的咸猪手,往下面延伸,就和鬼子进了芦苇荡一样,吴义立刻有了反应,用头乱拱着王彩莲的内内,手在下面还不老实,老要探索xx荡的奥妙。

    王彩莲慢慢地脱掉了xx,露出了白花花,颤巍巍的咪咪,凑在了吴义的嘴上。吴义就和发现了美味一样,上去就x,xx却已忍不住了,只觉得xxxx喷流而出,就和破堤的洪水一样,再也止不住了……

    吴义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王彩莲露出一种得意的狰狞,嘿嘿一笑:“我说吴义啊,你也有今天……”它突然变成了一个厉鬼,骷髅的身子,无肉的头,伸出了长长的指甲,就要撕开了吴义

    的胸膛,掏出吴义的心肝吃。

    正在这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大喝:“你这个x鬼,看你往哪里跑!”

    原来叶枫已叫王甲、李铁刚在x鬼进入吴义房间的时候,布下了符箓阵。看看时候已到,鬼已显形,叶枫隔着墙就跳了进来,手舞着桃木剑,要来捉拿这个x鬼。

    事后才琢磨出味道,这是佛祖又给自己增添了一层功力,那就是隔墙入室。这层功力将使自己受益无穷。

    x鬼见状大惊,急着要逃跑,刚跑到门口,就见门口一道金光射来,打得它连连后退,心里扑通扑通乱跳。再要从旁边的小路逃跑,也是纷纷遇到金光,根本跑不出去。就在它万分焦急的时候,突然看到一张符箓,似乎没有金光,就从那张符箓下跳了出去,一溜烟,跑得没了踪影。

    怎样追赶x鬼,叶枫还没有这个本事,只得打开门,放王甲和李铁刚进来。三人再看吴义和王彩莲时,吴义是人事不醒,xx下x了一片,再看王彩莲时,也是气若游丝,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王甲和李铁刚抓紧抢救二人,又是掐人中,又是捏合谷,忙乱得不轻。叶枫心里纳闷,不是布下符箓阵了吗,怎么不起作用呢?眯起眼睛,用望气眼看了看,发现一张符箓没有金光,出门拿起了那张符箓仔细观看,不禁皱起了眉头,怎么不像自己画的呢?

    他问王甲:“这是你写的吗?”

    王甲心里一沉,不亏为大师,不是他写的也能看出来,只好承认:“我看着你忙,怕累着你,就替你写了一张。”

    叶枫听了连连跺脚:“这符箓能随便写吗,功亏一篑,让那个x鬼跑了。”

    王甲心里也是后悔:“我错了,我错了,好心办了个坏事。”

    叶枫看到他既然认错了,也不好再埋怨,只得说:“记住,以后这符箓你就不要写了,写不好,要害人的。”

    不过,叶枫的心里也挺高兴,师傅给自己开光没有白开,自己写的符箓竟然管用了。

    吴义和王彩莲也醒了过来,两人哼哼唧唧地躺在一起。叶枫对吴义说:“刚才附在王彩莲身上的,明明是个x鬼,你却把握不住,继续犯错误。一个坑里摔一次跤还不长记性,还要摔第二次,第三次……”

    吴义嗫嚅着说:“大师说得对,早已提醒过我,可我太动情,见到那个,就把握不住了。”

    王甲骂他说:“色是刮骨的钢刀,早晚得死在这上面。”

    李铁刚鼻子一哼:“无情非君子,但适可而止,你不是欠下什么xx债吧!”

    此话正戳到吴义的心坎上,疼得他捂着心口哎哟了半天,但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他就是这么个人,到了这时候,还不愿意把心中的秘密往外抖搂。

    一句话提醒了叶枫,世界上有因就有果,这个x鬼为什么不找别人,单单找吴义呢?肯定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但是既然他不说,自己也不好再问,只能眯起眼睛看了看周围,好像一股子邪祟并没有离开重生号。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