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回 道场捉鬼
    叶枫只得对吴义说:“你和王彩莲就在屋里好好休息吧,我已在周围布置好了符箓阵,量这个邪祟再也进不了你的屋里。你和王彩莲愿意在屋里静养,还是愿意到医院救治,那是你们的事了,请你自己拿主意。至于这个鬼呢?还要继续要打,灭不了它绝不算完。”

    吴义叹了一口气:“我和王彩莲这两天船停了,也到医院看过,大夫检查了一阵子,说什么病也没有,只是说肾虚,需要静养。看来我这个病啊,只能指望大师了,别人是治不好的。”

    叶枫点了点头,该说的已经说了,至于他能不能活命,就看他的造化了。

    叶枫大吼一声:“王甲、李铁刚听令,继续摆道场捉鬼,它还在船上,量它也跑不出我的手心。”

    王甲和李铁刚早已精神抖擞,等待多时,听到这句话,立刻来了精神。“遵命,师傅,我们这就安排。”

    王甲和李铁刚又改口了,干脆把叶枫叫成了师傅。大师是别人称呼的,叫师傅不就成了自己的老师吗,也就是自己的地位又上了一个台阶。

    道场就在吴义的屋里举行,摆上香炉,插上香,点上蜡烛,屋里立刻乌烟瘴气,烟雾缭绕起来,屋外围了一堆看热闹的,这比看电影观微信有趣多了。叶枫穿着道士服,手舞桃木剑,嘴里念叨着:

    “天清地灵,兵随印转,将逐令行,弟子叶枫奉佛祖敕令,拜请中方五鬼姚碧松,北方五鬼林敬忠,西方五鬼蔡子良,南方五鬼张子贵,东方五鬼陈贵先,急调阴兵阴将,火速前往重生号扫除邪祟。

    “我天威在此,你这个祸害吴义和王彩莲的邪祟还不出来,再不出来,我就叫你碎尸万段,灵魂出窍,就是下到冥界也不得轮回。急急如律令!”

    王甲和李铁刚的脑子也挺好使,不用教,演得比演员还好。王甲穿着道士服,手舞着桃木剑,到处寻觅,就和真寻找妖孽似的,一边找着,一边还喊着:“霍重下麾下小卒,奉师傅敕令,叫邪祟快快出来,再不出来,我叫你永世不得翻身(这句话有点儿漏汤)。”

    李铁刚也穿着道士服,手舞桃木剑,紧密地配合着:“叶枫麾下小兵,奉师傅敕令,命令邪祟快快出来,再不出来,打得你屁滚尿流,叫你死无葬身之地(这句话更是外行了)。”

    好在门外的都不懂啊,只是看着稀奇。吴义和王彩莲只觉得一阵阵心神不定,心虚气短,更没心思辨别这个道场的真假了。

    倒是贾咏婵嘻嘻地笑,小声地说:“这个老叶,玩大了。”

    王甲的夫人也不傻,鼻子哼了一声:“王甲玩起了这个,除非三观变了。”

    于莉看着李铁刚直笑,竖起大拇指:“厉害呀,你不但在魔兽界称雄,劳山道士也做得不错。”

    演戏得有捧场的,三个假道士看到有人喝彩

    ,更加牛b哄哄,电闪雷鸣,把自己的聪明才智发挥到极致。

    不过叶枫心里还是有数的,自己只是借着道家的法场,而内核却是佛家的法术,脑里里运用着师傅交给的打鬼术,一双犀利的眼睛,用隔皮猜瓜术搜寻着邪祟的影子。

    白天里阳气盛,阴气衰,就见一束若有若无的气息,在船中慢慢游荡,就和来看热闹似的。叶枫桃木剑一挥,大吼一声:“弟子们,随我来,速速去捉拿妖孽!”

    王甲和李铁刚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听了师傅的一声召唤,立刻大吼一声:“遵命!”跟着叶枫就冲了出来。

    叶枫一边挥舞着桃木剑,一边紧紧地跟着这束邪祟之气,大喊着:“妖孽哪里去!”吓得这股子邪祟之气赶紧逃跑。无奈这船上到处贴着符箓,邪祟之气见到了符箓,立刻被符箓上的金光打得到处躲避。

    真是前有阻挡,后有追兵,阴阳两不相让,毕竟邪祟之气见不得阳刚之气,只有逃跑的份了。

    叶枫一边追赶,一边大声吼道:“你这股子邪祟,跑能跑得了吗?还不快点儿受降,说明了缘由,我也好放你一条生路,叫你早早回到冥界轮回。再不站住,叫你个孤魂野鬼,再也没法轮回。”

    这也叫恩威相济,政治攻势。王甲一下子就明白了,大喊道:“缴枪不杀,优待俘虏。”李铁刚也喊着:“不再反抗,饶你一家人性命。”

    邪祟之气在前面逃,叶枫师徒三人在后面紧追,再后面还跟着一堆看热闹的。他们什么也看不见,只是黄河里尿泡随大流,跟着葫芦打趟趟。

    这股子邪祟,逃没地方逃,只能哪里高往哪里钻。而叶枫三人沿着舷梯一路紧追,看看已经到了重生号最高的平台上。叶枫对王甲说:“你两个紧紧地守着舷梯,千万别叫外人上来,免得邪祟急眼,撞到别人身上。我去大战邪祟,非叫它显形不行。”

    王甲和李铁刚双手作揖,手握桃木剑,紧紧地守住舷梯,真怕看瓜群众眼瞎,一不小心叫邪祟撞上附了身。

    叶枫则一身正气,舞了舞桃木剑,大吼道:“你这个邪祟,也知道,到处贴了符箓,早已插翅难逃。还不快快现身,说明缘由,我佛天生慈悲,如果叫我动了心,说不定放你一条生路,叫你早早地到冥界轮回。”

    邪祟一看再也逃不出去了,一个年轻姑娘的声音,长叹一声:“师傅哟,请你手下留情,饶小女子和俺儿子一命。”说着,云气渐渐定住,一个白衣少女怀抱一个粉色婴儿渐渐显露了出来。

    叶枫睁开阴阳眼一看,但见她十**岁的样子,身穿一身白色连衣裙,模样十分俊俏,那五官搭配得再合适不过了。真是要想俏,一身孝,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黑白衣服最能显示女人的天生丽质了。

    尤其是她怀中的

    一个婴儿,也是十分的活泼,穿着连腿裤,光着小脚丫,蹬着小粉腿,嘴里正咿咿呀呀地唱个不停。

    虽然形象如此美好,但是姑娘却眼中含泪,面目憔悴,一脸的冤屈,叫人心中十分不忍。

    叶枫绝不能为表面现象所动,大声地呵斥道:“你这个邪祟,叫什么?纵然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怀中的孩子着想。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地呆在冥界,却偏偏要到人间捣乱,扰乱活人的正常生活?”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