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回 李滢玉的冤仇
    姑娘哭了,眼泪哗哗地流了出来,呜咽着:“大师,我叫李滢玉,冤啊,我这孩子,也冤啊,请求大师主持公道,务必还我一个清白。只要有了公道,我自然不要再找这个负心汉,要是不还我一个公道,还要缠住他,叫他永世不得安生……”

    叶枫想了想,总得让人说话,于是点了点头说道:“好吧,你就慢慢说来,就是我断不明白,还有大家替你做主!”

    网恋的开头大同小异,结局却各有各的不同。名牌大学生李滢玉,禁不住网恋的诱惑,和网上号称奶油小生的吴义谈起了恋爱。

    李滢玉禁不住吴义的巧舌如簧,关系迅速升温,然后如一团碳火,再也谁也离不开谁,开了房有了初夜,不巧的是,孩子也有了。眼看着肚子越来越大,李滢玉找吴义摊牌。

    “奶油小生啊,孩子已经三个月了,咱们结婚吧!”

    吴义翻脸,嘴撅得能拴上小驴:“越国西施,咱俩是不可能的,我已经有了家庭,还有两个孩子。”

    李滢玉这才知道奶油小生已经有了家庭,还有孩子,顿时如五雷轰顶:“那我咋办,孩子咋办?”

    吴义微微一笑:“这还不好办,我还是讲情义的。孩子打掉,给你一笔补偿费算了。”

    谁想到,李滢玉却是一名痴心女:“那不行,你得和前妻离婚,和我结婚,要不,告诉我什么单位,我就上你单位上闹去。都怨你!都怨你!原来你什么都没说,欺骗了我。”

    原来是一个干柴,一个烈火,现在掰了,一个针尖,一个麦芒。吴义也急了,一脸凶相:“你不能违背行规,游戏得有规则。我已经做到仁至义尽,给你补偿,你还不依不饶,你到底要怎样?”

    “我就是要和你结婚,给我娘俩一个名分。”

    气得吴义从此在网上销声匿迹,李滢玉再也找不到吴义的踪影了。

    眼看着孩子越来越大,李滢玉既要在学校做人,又舍不得把孩子打掉,只能四处寻觅吴义的单位。终于查到了,原来吴义是重生号船上的船长,他挺着五个月大的肚子来找吴义,不想,却看到了他已和王彩莲厮混在一起。

    要不说爱得越真,恨得越切,李滢玉由爱转恨,闷着头在船上走着,想着对策。

    这时天已渐渐黑了,她发现在船上的一个舷梯上,坐着一名身穿红色连衣裙的女人,头埋在两腿中间,乌黑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脸,正在嘤嘤地哭。

    李滢玉觉得挺奇怪的,自己就够可怜了,还有比自己更可怜的。她上去问:“这位女士,为什么伤心啊!”

    那女人听到有人问话,好像害怕被人知道自己哭,立即止住哭声,站起来,往船尾走去。

    “哎,都是女人……怎么回事?”李滢玉害怕女人想不开,追了上去。

    那女人的速度并不快,然而李滢玉要想追上她

    ,哪怕使尽了力气加快脚步,也是不行。

    李滢玉一心要追上她,并没有细想:为什么这个女人会坐在舷梯上哭泣,怎么没有被别的乘客发现?她更想不到,自己紧追慢赶,竟然从船的中部一直追到了船的尾部。

    低头一望,巨大的螺旋浆正在飞速地旋转,混浊的江水被打得哗哗作响,叫人看了头晕目眩,吓得李滢玉赶紧扭过了头。

    红色连衣裙在这里停了下来,冷风嗖嗖地,吹得她头发散乱,脸色比李滢玉还要苍白,阴测测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李滢玉。

    李滢玉气喘吁吁,抚着胸口,上气不接下气地问:“这位女士,怎么走得这样快?快给我说说,谁欺负你了,我替你报仇。”

    “我不能说,说了你也帮不了我,我的命真苦啊。”红色连衣裙叹了一口气,又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哭声比刚才还要悲切。

    李滢玉被哭声打动,也陷入了悲苦的情绪中,想起自己的遭遇,不由得跟着掉眼泪。

    “你哭什么?可以告诉我吗?”红色连衣裙露出诡异的笑,凑到李滢玉的跟前。

    “我是个农村出来的学生,老家的人都重男轻女,女孩子初中毕业以后,就不再上学。因为我成绩好,是我们村唯一能上高中的女孩,以后又考上了xx大学。”李滢玉觉得这个红色连衣裙很亲切,心里话止不住地掏了出来。

    “可是大学毕了业,总得找工作,像我这样的人,什么后台也没有,也没有太突出的地方,肯定不好找工作。一上大学,我就在寻找一生中的贵人……”

    “那你找到贵人了吗?”

    “终于在网上找到了一个叫奶油小生的人。这个人很好,又舍得花钱,又体贴人,我觉得这个人可以托付,把身体都给他了。事到如今,我已经有了5个月的身孕。我很爱他,他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哪怕要我死,我也毫不犹豫。”

    李滢玉回忆起和吴义的初恋经历,脸上露出些红晕。

    “他爱你吗?”

    “当然了,要是不爱我,怎么会离不开我?只是这一切,都被一个人破坏了,我恨死他了。”李滢玉想起吴义的新小三,咬牙切齿地攥起了拳头。

    “原来,你是被人插足了。这个奶油小生,怎么会这样呢?”红色连衣裙暴躁起来,跺着脚为李滢玉鸣不平。

    “我不怪吴义,只怪这个插足的女人。”直到现在,李滢玉还要袒护着吴义。

    “哼!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红色连衣裙歇斯底里地叫起来,眼球刹那间变得血红。

    “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过了片刻,红色连衣裙恢复了平静,问道。

    “想啊,刚才就问你了。”李滢玉说出了内心的烦恼,感觉好受多了。

    “我叫王思卓,和你相反,家是城市的,说真的,不愁吃不愁穿。因为天生肾不好,爸妈都很疼

    我,从小到大,没有大声说过我,更别说打我了。他们一直教育我,要与人为善,我在大街上见到要饭的,都会把口袋里的钱全掏给他们。别人说我傻,说那些乞丐是骗子,但我不在乎,那是我的爱心。

    “我也认识了一个人,是高一时候认识的。他长得帅,学习成绩又好,家是农村的。我们都是班干部,在一起的时间多些,我渐渐爱上了他。他后来塞给我一封情书,我们就恋爱了。”

    王思卓陷入了幸福的回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