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回 鬼打墙
    几个人正在惊疑之间,忽见从村里蹦出几个“鬼”来,身穿黑衣,带着黑帽,两手伸着,满脸灰白,舌头伸出老长,蹦达着向前走。叶枫看了看天,虽然有点儿阴天,但太阳影影绰绰地还在,没有天黑呀,鬼怎么出来了?只好撇着嘴笑:“真是大白天撞鬼了。”

    怕就怕什么都没有,真要有鬼出来就好办了。王甲笑着说:“正要找鬼,鬼却出来了,看我不狠狠地打它一顿。”

    李铁刚调侃道:“可别打,真要打死,要偿命的。”

    小鬼们出来,围着这几个人,龇牙咧嘴地表演了一番。老妈一个劲地直摇头:“太假了,表演太差了,一点儿也不吓人。”

    表演完后,两下开始谈买卖,这几个“鬼”张口就一个人一千块钱。王甲笑了:“大旅馆的标准间一天才多少钱,最多也就是三四百块钱。太贵了,太贵了!”

    装鬼的头却说:“这叫黄瓜、茄子各有所爱,有人花钱买享受,有人花钱买害怕。我们的门票都是入了保险的,真要吓死人,保险公司得赔偿。你们是不是小胆,不敢住在**呀?”

    王甲嘴角一撇:“别来激将法这一套,不是不敢,是你们太坑人了。哪有这么贵的门票?”

    李铁刚也挺会说的:“别说,我们真是小胆,要是你们再吓唬我们,我们真不敢住了。这就回去……”

    一听说好不容易拉来的客人要溜,这几个经营**的人赶紧往下拉价,最后商定的是一个人三百块钱一宿,管住管吃。开摩的的见买卖谈成,客人交了钱,跑到一边给开**的袖子里摸指头索要提成,开**的又给了开摩的的二百块钱。

    叶枫背对着摩的司机冷讽热嘲:“人啊,有些钱能挣,有些钱是不能挣的。”

    被安排的房间是刚死的一家,上个月由于重感冒,一家三口相继死亡,家里早就空无一人。老妈被安排在一间屋里,而叶枫,王甲、李铁刚则被安排在另一间屋。屋门口躺着一个布娃娃,王甲嫌它碍事,一脚给踢飞了。

    叶枫想阻止都晚了,埋怨他:“门口挡道的都是不干净的东西,要是随便动了,要惊动死人的。”

    “早说啊,”王甲做了一个鬼脸,“我就不信这些幺蛾子,光信这个有完吗,早给我踢到另一个院里去了。”

    进了房间,只见屋里到处都是尘土,就连盖的被子也都蒙上了一层灰土,就和多长时间没住人似的,还得客人自己打扫屋子。墙上挂着死人的遗像,分别是一对年轻的夫妇,有三十来岁,一脸的晦气,加上一个小女孩,大约七八岁,也是满脸的不高兴。

    遗像下面有一张老式桌子,还摆着亡人的牌位,分别写着王无一、李小丫、王明天。

    王甲对三个人说:“起名也是个学问,你看看这名起的,肯定爹叫王无一,姑娘

    叫王明天,无就是没有,没有一了,哪有二。还有这个明天,明天倒是挺好的,就是不能和王搭配,王就是亡,也是没有,没有明天,哪有今天。唉呀,感冒谁不得,偏偏别人没事,他们就摊上事了。”

    叶枫却不是这样的看法:“说过来道过去还是贫穷,你看看这家过得,肯定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得了感冒,也不是个大病,正因为没钱看病,所以才被这个小病要了命。”

    几个人感叹着亡人的不幸,又给家人打了电话,说晚上回不去了。晚饭也不好,馒头加咸菜,吃完了饭都感觉到非常疲劳,王甲和李铁刚都要上床脱衣睡觉。

    叶枫对他俩说:“睡觉早点吧,我领你俩去看电影。”

    “别逗了,”王甲说,“这里连点人气都没有,哪里来的电影。就是演露天电影的话,喇叭早喊了。”

    “就是露天电影我也不看,”李铁刚说着,打开了手机游戏,“还不如我在手机上大战一场。”

    “不但有电影,弄不好还有10万块钱的赏钱。”叶枫又提高了电影的诱惑力。

    一听说有赏钱,二人精神来了。王甲脑子好使呀,忽然想起来,摩的四轮车上看到的警方悬赏的事情,问:“叶哥呀,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破案线索?”

    “快走吧,你!噢……”叶枫临走又想起个事来,对王甲说:“带上做道场的那一套,我有用处。”

    王甲嘴里嘟嘟囔囔,极不情愿:“你那都是糊弄人的玩艺,没有观众了,还演什么戏。”

    不过既然是叶枫吩咐的,他也不敢违抗。

    叶枫又对李铁刚说,“带上纸和笔,到时候有用。”

    “噢,师傅!”李铁刚答应了一声,从背包里找出了纸和笔,随着叶枫一块儿去看电影。

    当然,叶枫还得给老妈请假。老妈年纪大了,懒得出去,答应了一声:“知道了,你们去吧!”

    叶枫领着他俩,沿着来**的道路原路返回,越走王甲心里越不高兴:“叶哥呀,你不是耍戏着我们玩吧!哪里有什么电影啊,到处黑乎乎的,是不是怕我们睡不着,领着我们穷开心啊!”

    叶枫鼻子哼了一声:“要是有缘,天上馅饼砸到头上。要是没缘,守着个金库你也带不走一分钱。”

    走了半夜,渐渐地到了悬崖遇险的那一段路,就见摩的司机还在那里转着,转了一圈又一圈。

    “咦!”王甲不禁奇怪了,小声说道:“按说,摩的早该到家了,怎么还在这里转悠呀!是不是遇到鬼打墙了。”

    李铁刚也高兴了:“原来真的有电影呀!这下有好戏瞧了。”

    还真让王甲说准了,这个摩的司机还真是遇到了鬼打墙,这一切都是叶枫布置的。原来白天的时候,摩的司机的所作所为,早已叫叶枫看透了,所以悄悄地说了声:“东风压倒西风。”

    李滢玉

    悄悄地显了身,说了一声:“邪气压不倒正气。师傅,弟子和我儿在这里住得十分熨帖,不缺吃不缺喝,还能浏览人间美景,天天就和坐飞机免费旅游一样,太感谢师傅了。滴水之恩,应该涌泉之报,师傅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来。”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