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回 鬼村的欢迎
    警员们一齐动手,下到沟底不远的地方,挖开了两个松散的土包,一个地方埋着两个人,看那衣服,和报案前的一对老年受害人十分相像。技术人员包好骨骸,拿回警局做进一步的检验。

    另一个地方埋着一个人,尸骨还没有完全腐烂,看那样子,和失踪前的受害少女差不多,技术人员也在赶紧用专用尸袋包好,小心翼翼地抬到车上。

    徐局长心里松了一口气,有个感觉,看来这个案子破了,连以前的一个双人失踪案也破了。

    就在这时,一个警员上来报告,犯罪嫌疑人的身份查清了。他原是附近一个村的光棍混混,叫朴成器,成天无所事事,赌博耍钱调戏女人,什么坏事都干,身上还有案底,时不常的,也开个摩的挣个三瓜两枣的。

    看来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案子已是板上钉钉,徐局长紧紧地握着叶枫的手说:“谢谢你啊,大师,对我们的帮助太大了。放心吧,10万块钱马上会兑现的。还有,你能不能给我们讲讲课,把你道家的一些东西给我们说说。”

    话说到这里,叶枫明白,自己已洗清了嫌疑,也赶紧摇了摇徐局长的手,说着客气话:“为民除害,紧跟政府,是我们每个公民的责任。我们是外地人,只是旅游的,就不打扰你们了。不过,电话号码可以留下。”

    双方互留了电话号码,以后好方便联系。

    出动了这么些警车,惊动了附近村庄的人,早有人回到**去传送各种各样的小调消息。等叶枫三人回到**的时候,村里人也多了,几乎是男女老少一齐出动,一堆人堵在村口。叶枫三人通过的时候,人群齐刷刷地向两边闪开,个个脸上呈现着既羡慕又崇拜的神情。

    **的村长,也就是曾扮成鬼,接待过叶枫他们的头头亲自前来迎接。他也不穿鬼服了,露出了老百姓平常的衣服,上来就握着叶枫的手,热呵呵地傻笑,有点儿朴实地说:

    “大师来了,欢迎!欢迎!为了这桩案子,我们**背了黑锅,还耽误了生意。我是村长,叫王大毛,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你宰相肚子能盛船,可别和我们这些粗人一般见识啊!住宿费的事,算我放屁,免了。另外,中午我请客!”

    王甲嘴快啊,赶紧说:“别价!这叫黄瓜、茄子各有所爱,有人花钱买享受,有人花钱买害怕。你们的门票都是入了保险的,真要吓死人,保险公司得赔偿。给我们每人要三百块钱,已是网开一面了,哪好意思不花钱住宿,再让你们请客啊!”

    王大毛脸红了,不好意思地说:“是我们不对,不能不让人改正错误不是。大师到我们**来,是我们**的光荣呢,有事还要请教大师,哪能再叫你们破费呢?”

    叶枫瞪了王甲一眼,这也叫得饶人处且饶人,不

    能揪住小辫子不放。

    叶枫三人别说冻了一晚上,连早饭还没吃呢,哪有力气再说闲话,跟在王大毛后边一直走到了村长家里。噢,屋里还多了一人,老娘早就叫村长请来了。不用说,早饭吃完了,还磕着瓜子,和村长老婆拉着闲呱哩。

    村长的这些举动,叫叶枫心里热乎乎的。

    很快,菜就上来了,连早饭带中午饭一块儿吃。村长请客也挺有意思的,村里沾点儿官气的都来了,这叫请叶枫三人吗,简直是**官员大聚会了。

    菜是庄户菜,酒也没什么好酒,中档货。倒是活跃的气氛让三人觉得特别惬意,话是随便说,骂谁都行,酒是随便喝,大口小口愿咋滴就咋滴,要是说模样,躺着坐着都没人管,根本不需要什么规矩。

    酒过三巡,王大毛说话了:“大师啊,早就听说了,您会望气寻踪,还会鬼打墙,多么了不起啊!我们**的前景如何,能不能给我们露露?”

    叶枫早就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筵席,王大毛自凡把自己请到这里,一定有事。就是看出来的话,也不能随便说,旁边还得有人配合不是。

    王甲吃饱喝足了,自然精神也就来了,看了一眼叶枫,不紧不慢地说道:“望气寻踪,哪能随便说的,那得耗费大师多少精力啊!”

    李铁刚接了话巴:“我知道,为了望气,累得师傅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忙活完了,恨不能睡三天三夜。不容易啊!”

    王甲又接着说:“为了给那个吴船长破灾,吴船长一下子就拿了二十万块。有因就有果,心不诚,望不灵呀!”

    王甲一下子把吴义的钱扩大了四倍,看了看叶枫,是不是师傅嫌说少了。

    老娘知道叶枫吃几碗干饭,磕着瓜子,嘻嘻地笑,什么话也不说。

    叶枫心里琢磨了一番,望气虽然钱来得容易,但也不能什么钱都挣的。**的农民,已经够穷的了,绝不能给他们添加丝毫的经济负担,相反还得帮助他们才是。

    想到了这里,叶枫说:“要想富,先修路,别的不说,上你们**来,道路艰辛啊!”

    “谁说不是啊!”王大毛叹了一口气,“可是**穷,没钱啊!办了个旅游项目,也没挣了几个钱。道路也不好,谁上咱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来啊!”

    “可是目前破了人命案,警方正好有10万块钱的赏钱。这倒是个机会呀!”

    听到这话,王大毛的眼睛一下子放出了绿光,瞪着眼睛看着叶枫,猜不透这话里是什么意思。

    王甲可是听明白了,一下了扯了把叶枫的衣服。卧槽,坑爹呀,那可是我们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可别叫你拿着活人送礼啊!

    李铁刚赶紧给叶枫端过了一碗茶:“大师有点醉了,尽说胡话。酒场上的事儿,一切都不算数的,有什么事儿,回去再说。”

    王大毛

    嘿嘿一笑,端起酒杯来要和叶枫喝一个:“这事我知道,那是你们的钱,你们的钱你做主。给我们卸下黑锅,扫清了黑道就不错了。我的要求是,大师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我们**看一下风水,指点一下迷津。”

    可是叶枫还是拨开迷雾,直点死穴:“我的意思是,还要和两位兄弟商量一下,要是可能的话,就把这10万块钱,捐给**修路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