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回 捐款10万修路
    “我那个妈呀!”王甲大喊一声,拍了拍自己的脸,“牙疼呀!牙疼病犯了。疼呀!疼呀!”

    李铁刚也大叫一声:“俺那个娘哎,可能是昨晚上没睡好,这会儿迷糊了。叶叔呀,咱该回去睡觉了。”

    说着,拉着叶枫就走。

    叶枫心里明白,10万块钱可是个大事,务必给自己的两个兄弟商量好。他俩要是不同意,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好酒也不喝了,在王甲和李铁刚的拉扯下,仓促退场。

    刚才还热热闹闹的一桌酒席,瞬间来了个不欢而散。

    回到了自己屋里,王甲和李铁刚一个劲地埋怨。王甲说:“叶哥呀,咱们挣的10万块钱容易吗,怎么能献给**呢?甭管谁同意,我反正是不同意。”

    李铁刚牢骚也不少:“叶叔呀,咱的组织刚成立,需要经费呀!贪官污吏的钱哪个不是成千上万,哪个肯拿出一分钱来支援**,我们冒的哪股子憨劲!你俩要是同意,我也不同意。”

    三个人,两个人不同意,但叶枫还得耐住性子给他们做工作:“积德行善,救苦救难,不但要打冥界之鬼,还要痛打人间之鬼,这是我们的宗旨。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也是一种德行。你以为这10万块钱能轻易到手吗?”

    一句话又把王甲和李铁刚问住了,他二人瞪着疑惑的眼睛问:“难道说警方说话不算数?”“我们是不是被骗了?”

    叶枫解释道:“如果我是本地官员,能叫三个外地人轻易地拿走这10万块钱吗?可是修路,就不一样了,为本地造福,这条路就永远地留在这里了。哪个不愿意做这积德行善的事呢?所以我说了,积了德,就为我们三人助长了修为,也就是说,为我们完成任务又增添了一份力量。”

    王甲和李铁刚这才听出了叶枫话里的意思,与其拿不到这10万块钱,还不如把钱放到修路上。二人想通了,纷纷点头:“要是这样的话,那就捐给**修路了。”“官场上还有这么些事啊,与其拿不到手,还不如帮助了穷人。”

    王大毛还挂着10万块钱的事,这时候搀着老妈来了,进门就打哈哈:“哎呀,哎呀,都怨我,你们累了一晚上,早上又没吃饭,酒喝得冒头了。怨我!怨我!”

    叶枫给他报喜:“我们三人商量了,警方10万块钱的赏钱,就捐给你们**修路了。”

    王大毛听了,大出意外,愣怔了半天,终于明白过来,大腿一拍,叫道:“我们**有希望了。既然这样,**也不能亏了你们,村头上立功德碑,把你们三人的名字都刻上去,让世世代代的村民记着你们。”

    听说了这事,全村的人几乎都来了,恨不能一个个要给叶枫他们跪下。“你们就是贵人啊,不但给我们**洗清了嫌疑,还帮助我们修路。

    ”“**叫鬼迷住了,出不来进不去,要是修了路,我们就可以进县城了。”“你们就是活菩萨啊,给我们带来福气了。”

    村民的淳朴确实让叶枫三人受益匪浅,相当感动。要说最能知恩图报的,还是老百姓,他们生活于苦水之中,对人间百味体会得最深,在关键的时候,总能拉你一把,这事很快就得到了验证。

    这些村民中,十之四五不是直不起腰,就是抬不起腿,四五十岁以上的人,活蹦乱跳的不多。叶枫问王大毛:“住的屋犯阴,常年潮湿,腰腿自然出了毛病。除了穷以外,病也折腾人啊!”

    王大毛随口说道:“老百姓命贱,活过七十的很少,四五十就腰腿疼,五六十就不能干活了,往床上一躺,很快就完了。”

    “这么着吧,”叶枫对王大毛说:“让腰腿疼的排好队,我给大家治一治!”

    王大毛一听,精神振奋:“那敢情好,大师给我们刚捐了10万,又要劳神费力给我们治病,我都不好意思开口呀!”

    王甲一听,老毛病又犯了,看了叶枫一眼,那意思是,治病也不能白治呀!李铁刚心里也有点儿不得劲,师傅呀,你的口袋太松了,该挣钱的时候不挣,是不是有点儿犯傻呀!

    叶枫明着是对王大毛,暗着是教育他两个:“举手之劳,却能叫人受益一生,何乐而不为呢!人都在积德,德积得越多,人的阳寿也越长,我在帮你们,同时也在帮自己啊!”

    这么深奥的话,王大毛听不懂,搔了下头皮,而王甲和李铁刚听懂了,既然师傅这样说,本事又在他手上,自己也就别管闲事了,于是不再说话。

    王大毛负责维持秩序,他大喊道:“各位大爷大娘,大哥大嫂、兄弟兄弟媳妇听好了,大师不但给我们捐了10万块钱修路,还要给我们治病。大家排好队,谁年纪大,谁排在前面,不要挤不要抢,早晚能治上了。”

    于是村民们纷纷排队,谁年纪大谁排在了前面,个个瞪着希望的眼神,看看能不能治好自己的顽疾。

    头一个是将近七十的老头,弯着腰就是个罗锅,他坐在了一个高板凳上。叶枫问他:“这腰弯了多少年了?”

    “唉呀!”老头一个劲地诉苦,“从四十来岁就疼,腰就开始弯,不弯不得劲。到了现在,就弯成这样了。听说大师来到了我们村,消除了**的嫌疑,还给我们捐款修路,我不来能行吗!所以咬着牙就来了。”

    “你这病就没找人治一治?”

    “怎么没有啊,原来进过小医院,小医院治不了,又进大医院,大医院也没有办法,给了一堆药,老百姓也治不起啊,后来干脆就不治了。”

    叶枫叫他撩起棉袄,里面是一件油渍斑班,生满虱子,恨不能看不出原色的绒衣,心里不禁叹了一口气,贫穷和疾病

    ,在严重地威胁着**人的生命,城市和农村,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叶枫在他身上一点一点地摸索着,由于天长地久,病人的骨骼似乎完全定住了,一般的医生很难改变它,也可以说是不治之症。叶枫的脑子里闪现出了《大佛藏经》,直接翻开了第四重的“医道”,治疗风湿病所有的手法都在自己脑海里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