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回 给村民看病
    叶枫的手紧紧地按在老头的病灶上,只觉得一丝丝的真气,缓缓地向他身上流去,自己的手上热得烫人,胳膊上也冒着缕缕的热气,升腾着细密的汗珠,不一会儿连身上都出了一身大汗。

    老头呢,似乎浑身被火炉包着了一般,身上有点儿哆嗦,大喊着:“舒服!舒服!太舒服了!!怎么感觉和洗澡一样,哎哟,哎哟,太热了!太热了!!”

    不一会儿,叶枫觉得这股子热气慢慢地温了,渐渐凉了下来,只觉得浑身湿漉漉的,十分的疲乏。

    老头先轻微地活动了一下,腰竟然挺起了一些,他又慢慢地使了使劲,腰杆儿出乎意料完全直了,他又来回活动着,就和年轻人一样,来回地转动着,完全成正常人一个了。

    他一巴掌朝自己脸上扇去,吼了一声:“这是我吗,这是我的罗锅腰吗?”

    “哎哟,还真疼来。看来不是做梦,是真的啊,真的啊!”他大叫一声,一下子给叶枫跪下了,“大师啊,受小老儿一拜,你这是给了我一条命啊!”

    叶枫赶紧扶起他:“不敢,不敢,你这是折我的寿啊!救济天下穷人,是我的宗旨,哪能让你下跪呢!”

    “我老头子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还有三间破房,送给你一间吧!”

    “快别说了,送给我也没空来住,还是留着自己养老吧!”

    全场惊动了,一片呼喊声:“大师是神医啊!”“连王罗锅都治好了,我这病比他轻啊。”“遇到神医了,这是我们**的福气啊!”

    群情更加激奋,都在热烈盼望着大师能治好自己的病。

    叶枫稍微休息了一下,接着又给第二个病人治病,这个女人患的是腿疼病,走起路来一拽一拽的,就和鸭子一样,骨盘几乎都变了形。

    叶枫看了看她,问:“哪间房是你的?”

    “那就是啊。”这个女人指了指附近的一套房子。

    一溜三间破东屋,看来有个几十年了,还用石头砌了一圈院墙。有道是有钱不住东南屋,这东南屋冬天冷来夏天热,完全失去了房子应该有的益处。但是有些话不便于挑明,山体就是这样的,一溜南北大山足有七八里地,要想盖北屋,就得挪村了。

    叶枫给她输入了真气,自己出了一身大汗,治疗了好一会儿,才完成了这个疗程。

    瘸腿女人活动了一下腿,喊道:“轻省多了,就和换了两条腿一样。”她又走了几步,竟然一溜小跑。

    叶枫赶紧拦住了她:“不可以这样,坏的关节附肉刚刚做功去掉,新肉刚刚滋养,需得慢慢适应,慢慢养力。这只是第一个疗程,再做几个疗程效果还好。”

    “那就谢谢大师了,中午到我家吃饭。别的没有,还有一只下蛋的老母鸡,炖了,咱弄一锅。”

    “改天吧,等有了空一定去。”叶枫说着客气话。

    王甲看到才看

    了两个病号,师傅竟然累得不行,实在不忍,劝叶枫说:“师傅呀,这看病十分耗费自己的体力,还是休息一下吧,下午再看不迟。”

    李铁刚也赶紧接着话巴:“看了吗,看了吗,我说师傅看病是用自己的真气,来弥补病人的阴虚,你们还不信!别人的病治好了,却把师傅累倒了。”

    什么真气,什么阴虚,其实李铁刚也不懂,只是张着嘴乱说,好提高师傅的地位。

    看到病人迫切的眼神,叶枫也是动了恻隐之心,对大家说:“病不等人啊,坚持一会儿,再看一个。”

    这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按说这般年纪,精力可以,经验丰富,上有老的,下有孙子辈,正是安享天伦之乐的好时候。但却看到他的精神十分不好,满面灰色,头发全白,一脸颓废,打不起一点儿精神。

    王大毛介绍说:“这就是你住的房东的爹,家里人都没了,就他孤苦伶仃一个人,苦着呢!”

    噢,叶枫明白了,这老头患的是精神疾病。精神疾病讲究对症下药,解铃还得系铃人,如今一家人都没了,就是神仙也治不好他的病了。

    “你叫什么?”

    “王天一。”

    叶枫一听吓了一跳,王甲和李铁刚互相看了一眼,也觉得这个名字十分别扭。天一,天下第一,问题是你能担得起来吗?为了防备名字受老天爷的嫉妒,多少人是虎也得趴着,是龙也得蜷着,就是为了不惹起上天的嫉妒,在不声不响地保护着自己。

    没有知识,没有文化,害死人啊!

    “哪里不舒服?”叶枫问。

    “睡不着觉啊,成宿成宿地睡不着,一想到我那儿、媳妇、孙女,就成宿成宿地做恶梦。”

    叶枫无语了,呆了一会儿,说:“走吧,到你住的屋子看看。”

    王天一的屋离这里不远,一会儿就到了,后面呼啦啦跟着一帮村民,也有等着看病的,也有瞧热闹的。叶枫就见院子里有五六个坟头,坟头前摆着一些饭碗和筷子,另外还有一些香烛,烧剩的纸灰满天飞,还有一些衣服也放在坟头上。

    叶枫的眉头皱起了,问:“这些坟头是谁的?”

    “这两个是我爹妈的,这三个是我儿、儿媳妇、孙女的。”

    “成天守着他们,心里不害怕吗?”

    “害怕什么,都是一家人。活的时候在一起,虽然吃不好、穿不好,但也说说笑笑,家庭和睦,现在他们不在了,也不能撇下他们,在一起也有个做伴的。时常上上香,烧烧纸,送送钱,说说话,冷了热了,换件衣裳。”

    听了这些话,叶枫的心里冰凉冰凉的,什么叫心魔,这就叫心魔。

    王甲和李铁刚面面相觑,也是一百个不理解。就这样住在一起,成天见面,难免想念亲人,回忆起和他们一起美好的日子。亲情是好的,但是人的阳气是有限的,长期

    下去怎能受得了?

    叶枫这样解释着:“你的心是善良的,但是逝去的人已经走了,恐怕他们在那个世界里,也希望你过得好,并不愿意你受到牵连是不是!”

    说到他的心痛处,老头的眼泪稀里哗啦掉下来,他擦了擦眼泪,却又非常固执:“这是老辈子传下来的风俗,我怎么改得了。长了,也就习惯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