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回 失手出人命
    李铁刚也是怨气在身,怎么这么倒霉,偏偏碰到一个女鬼,还差点引诱自己上了当。

    真要是上了当,被拉下坟窟,被女鬼那个,见了小于子怎么说呀!所以也是憋屈越大仇恨越深,下手特别狠,看到旁边有一把削水果的刀子,拿起刀子来朝那恶魔戳去,连捅几下,把妖魔杀死了。

    这时候,又有一个“鬼”闯了进来,原来是一个装鬼的服务员。他听到这边闹得厉害,以为是起了内讧,就想来劝架,真是芝麻掉到针鼻里——巧了。

    王甲打得兴起,一见又进来个“鬼”,立刻大骂:“你怎么跟到这里来,没完没了啦!”摸起顶门杠,朝他用力一棍,把这个服务员打得七窍出血,往后一倒,便没了气息。

    叶枫大吃一惊:“这是个活人,不是个鬼,你怎么把他打死了。”赶紧蹲下抢救,又是掐人中,又是捏合谷。

    这个服务员好不容易活了过来,轻轻地喘过一口气,对着王甲鬼魅一笑。

    这下王甲又受刺激了,摸起棍子来又是一棍,这一棍打得更狠,服务员彻底没救了。叶枫蹲下听了听,他的心脏不跳了,脖子上的脉搏也没了搏动,无奈地叹了口气:“真鬼、假鬼,真会赶时候。把真鬼打死了,假鬼也打死了,这可怎么是好?!”

    王甲这一阵子又有点儿糊涂,大喝道:“怨我吗,都是它做的好事,不是它死就是我活?”

    叶枫觉得王甲话里有话,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也给我拉拉。”

    王甲大声说道:“我得给你们拉拉说说,要是憋到肚子里,非得神经病不可。”于是,就把梦中所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叶枫听完了他的梦,阴沉着脸说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看来你这个酒鬼,馋酒喝了。可是这毕竟是条人命啊,你给公安说这些,他们信吗?都怨这屋里阴气太重,出邪事了。还有那个布娃娃,动不得,一句话没说到,惹了邪祟。”

    李铁刚这会也明白过来,接着说:“刚才我和王叔死掐,不嫌丢人了,也把我的梦拉拉,要是不说出来,心里非做病不可。”说着,也把他的梦说了一遍。

    王甲听完了他的梦,揭他老底说:“小于子不在,是不是想她了,所以才有了这样的春梦。”

    叶枫不想说出自己的梦,而是对他俩阴沉着脸说:“事情相当严重,打死妖魔有功,可是打死活人也得偿命。这些有关梦的证词,放到公安手里能不能说得过去,恐怕连三岁小孩子也不会向着我们的。”

    正在这时,王大毛闯了进来,趴在地上仔细看了看三个死尸,忽然看到有一个是他的村民,也就是装鬼的临时“演员”,一时大惊,问:“这是怎么回事,把我们村的人打死了。”

    原来,真的冥界之鬼也来村里作过乱,被**的村民赶跑了。所

    以他先看了看死尸,真的鬼打死他不吃惊,而真村民被打死他却急了。

    到了这时,叶枫一脸颓丧,只好说道:“真鬼来了,假鬼也来凑热闹,不小心,把假鬼也打死了。这个事是我打死的,与他俩无关,要是报案,就叫警方把我抓走吧!”

    王甲连连摇头:“明明是我打死的,怎么赖到叶大哥头上。是死是活x朝上,好汉做事好汉当,干脆就叫人把我抓去算了。”

    李铁刚一看他俩争罪,也来了豪侠之气:“他俩不用争了,都这把年纪了,也做不了牢。三人中就数我年轻,都是我的错,失手打死了你村的人,叫警方抓我吧?”

    王大毛为难了:“你仨都是好人,又是给我们捐款修路,又是给我们治病,我怎么好为难恩人呢!可是村里死了人,不能不报,这个事叫我不好办啊!……这么着吧,这个事忒大,我真做不了主,给村里的几个当家人商量一下,再做打算……不过有句话叫,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们做的这些好事,全村人不会看不见的。”

    说完了这些话,王大毛急急忙忙找人商量去了。最后商量的结果是,全村人隐瞒下这件事,不过,这已成了后话。

    屋里剩下的几个人确实难熬,时间在一秒一秒地走过,就像一刀一刀地切割着人的血肉。

    王甲想了半天,突然把脚一跺,下了决心:“此处不留爷,更有留爷处,与其不明不白地蹲上几十年大狱,还不如跟叶大哥闯荡冥界。这样,兴许能做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情。”

    李铁刚也插嘴说:“我看我也在劫难逃,叶大哥呀,如果你闯荡冥界,也带着我吧!”

    叶枫摇了摇头:“我是想闯荡冥界,可是活人闯荡冥界并不容易。看来只有死了进入冥界了,要是死了进入冥界,那就什么价值也没啦!”

    老妈这时候插话说:“你还想活着进入冥界,进入冥界容易吗,最起码要过四大关。”

    “哪四关呢?”叶枫问。

    “那就是酒色财气四大关。”

    叶枫突然想起了王甲和李铁刚的梦,又想到了自己的梦,说道:“看来上苍是不是有意考验我们啊。我们都做了奇怪的梦,而这些梦都和酒色财气有关。”

    王甲听着叶枫的话里有话,又问道:“你能不能说明白点。”

    叶枫就把自己所做的梦说了一遍,总结道:“你做的梦是酒,李铁刚做的梦是色,我做的梦是财,不小心义愤杀人,不是气又是什么?是不是天意,很难说清,不过,从我们所做的梦上看,就是酒色财气!可惜啊,我们都是俗人,哪个人也过不了这四关。”

    到了这时候,王甲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对叶枫说:“叶哥啊,到了此时,我没有退路啦,只能跟着你想办法到冥界闯荡一番。要不,就得到监狱里蹲

    上十年二十年的,不等蹲到头,恐怕就真到了阴间啦!”

    李铁刚也对叶枫说:“说实话,原来我不想跟着叶叔闯荡冥界,冥界是个什么东西,弄不好就回不来了。可是现在我怎么办呢,觉得自己也说不清了,说是王叔打死的人吧,其实我也有责任,不说王叔打死的人吧,我也进去了。真要是在那里待上十年,好时候都耽误了,与其那样,还真不如跟着叶叔闯荡一下冥界,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