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回 黄泉路
    该检查王甲了,王甲献上路引,恶鬼们检查了一番,也没发现什么破绽,但还是不放王甲走,喝道:“你这个人,我看也是阳气太盛,奉劝你,赶紧回去,阳间兴许还有你的饭,要是再不回去,就怕回不去了。”

    逼得王甲没了办法,也学了叶枫的那一套:“阳寿未尽,但也阴缘未了,阳伏阴,阴生阳,阳盛而阴衰,就是这么回事啊!那是我大哥,他进去我也要进去。”

    恶鬼有些纳闷:“当官有争的,分钱有抢的,进鬼门关难道也有邀着的。他是你大哥,难道你就跟着他进,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王甲极力争辩:“我们弟兄三人早就商量好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恶鬼急了:“好心好意劝你,却好心当成驴肝肺。去吧!去吧!不知好歹的东西。”一下子把王甲推入了鬼门关。

    该着检查李铁刚了,李铁刚想,叶叔说得这些模棱两可的话还真管用,干脆我也现学现卖吧!于是也来了句:“阳寿未尽,但也阴缘未了,阳伏阴,阴生阳,阳盛而阴衰,不来不行啊!”

    一个恶鬼这会儿琢磨出味来了,摇了摇头:“你们说得这些话我始终没有听明白。不对,我看你仨都是阳气极盛,阴气不足,弄不好就是到我们冥界捣乱的。真要是放进了活人,我们几个就得下油锅炸了。”

    “对啊!”“对啊!”几个恶鬼齐声附和着。

    李铁刚一看急了,也没有什么咒念,只得重复说:“阳寿未尽,但也阴缘未了,阳伏阴,阴生阳,阳盛而阴衰。”

    几个恶鬼更加烦了,上来就要对李铁刚动粗。

    叶枫一看没办法了,只得从身上掏出了一万元的冥币,递到了几个恶鬼手里,笑着说:“几位小哥高抬贵手,我们也是早死早脱生,谁不想着快点儿轮回是不是?”

    恶鬼们见钱眼开,互相嘻笑一阵,然后点着头说:“早说啊!我知道你也不敢糊弄我们。要是糊弄我们,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三人这才顺利地进入了鬼门关。叶枫一声苦笑:“看来阳间冥界一个样,都是钱能通天啊!”

    然后是八百里的黄泉路。

    在人间尽享丰腴的绿州,才知道黄泉路的苍凉。

    黄泉路的沙子以黄色与白色为主,粒粒饱满玉润一般不染尘纤。苍天之下满黄沙,如果没有彼岸花,那就显得寂寞了。

    黄沙之中开着一条红色的花路,叫彼岸花,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花红似火而被喻为“火照之路”。它们是这漫漫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有了它,才指引着人们走向幽冥之狱。

    彼岸花又叫曼珠沙华,它有一种魔力,可以让人想起自己前世的事情。守护彼岸花的是两个妖精,花妖叫曼珠,叶妖叫沙华。她们

    守侯了几千年的彼岸花,可是从来没有见过面,因为开花时便没有叶子,有叶子的时候则没有花。

    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惜,彼此思念,无比悲苦。就像游走在黄泉路的这些人类,每向前一步,离着未了的尘世就远一些。想着渐去渐远的亲人,想着未了的情谊,思念未完的遗憾,不禁一个个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甭管进鬼门关之前如何慷慨激昂,如何意志坚定,但此时犹豫了,彷徨了,特别是叶枫、王甲、李铁刚三人。他们自认为背负着人类的重大使命,决心要反击冥界入侵,但到了此时此刻,难免心中敲起了小鼓……

    别人在黄泉路上走,不知道饥饿,只知道悲伤,而叶枫、王甲、李铁刚不行啊,他们一口阳气还在,只是穿着死人的一层皮囊。王甲先最先受不了啦,大呼道:“叶哥啊,我饿了,饿了怎么办啊?”

    李铁刚也饿得浑身无力,对叶枫说:“叶叔呀,实在撑不了啦,不知道你带没带吃的?”

    叶枫只好说:“原来只想着能不能进入冥界,把吃的这个事忘了。再说,鬼门关也不让带啊,要是带了吃的,那就更假啦!”

    叶枫也感觉到饥饿正在慢慢地侵蚀着自己的肌体,光凭意志坚持,早晚有倒毙的时候。他看了看在这黄泉之路上,除了黄沙,还有彼岸花,顺手捋下一棵花,放在嘴里嚼了嚼。这花相当的苦,苦中还带着涩,似乎酸甜苦辣咸都有,相当于人间百味。

    叶枫努力地把它吞下去,嘴里还留有余苦,又把苦汁咽了下去。

    王甲学着叶枫的样子,也拿起彼岸花充饥,刚嚼了两口就吐了出来:“太苦了,太苦了,不好吃!不好吃!”

    李铁刚也拿起一朵彼岸花尝了尝,一下子也喷了出来:“呸!呸!什么味啊,比学校伙房的菜还难吃。不对,比学校伙房的菜难吃多了,和它相比,伙房的菜简直成了美味了。”

    叶枫批评他:“要想活命,只能吃下彼岸花。”

    两人在叶枫的劝说下,只能吞下这人间百味彼岸花,吞下,也就是饿不死拉倒,身上没有力气的还是没有力气。

    不远处,一个膀大腰圆的东洋武士掐着腰挡在了前面,横眉竖眼地看着这三个人。

    叶枫看了看这小子不怀好意,心里不禁好奇,怎么黄泉路上还有劫道的。看了看王甲和李铁刚,二人也是面露怯色。倒不是三个人如何怕它,只是到了这个时候,身上没有一丝反抗的力气,实在不愿意动武。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只能忍气吞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过且过!

    叶枫领着他二人,就想从旁边绕过,没想到从左绕,它堵在左边,从右绕,他堵在右边,横竖是不让三人过了。

    叶枫对他拱了拱手:“这位先生,我和你无冤无仇,不知为何挡在前面,不让我们过去?”

    这个东洋武士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说道:“八嘎,不让你们过,自然有不让过的道理。好好想想,哪里得罪我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