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回 望乡台上说冤案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到头上嗡嗡作响,像是人的跑步声,一个身影从远处快步跑来。头脑中接着出现了《大佛藏经》这部书,并且第五重战斗技能下面显字了,一行行黑字快速地显示了出来。

    叶枫脑子灵啊,快速地浏览着这些奇妙的汉字密码……并且使用意念在演练着。

    师傅乐山大佛也跑来了,轻声地呼唤着:“徒儿啊,不要害怕,师傅来了。有师傅在,就没有战胜不了的妖魔。”

    老妈终于耗干了身上最后的力气,连连后退,再也没法和这个东洋武士搏击。叶枫却感觉到身上力量倍增,骨头关节处铮铮作响,拳头握起来相当的有力,他一下子挡在了老妈的面前,对这个东洋武士吼道:“欺负一个耄耋老人,算什么本事,看我的?”

    东洋武士嘿嘿一笑:“你早就是我的手下败将,这会儿又逞什么能,还是早早地受死吧!”说着,他一拳朝着叶枫打来。

    两拳相对,叶枫只觉得杠得自己的拳头生疼,后退了一步。再看那个东洋武士呢,连退四五步,疼得他连连甩着手,脸色相当恐怖,奇怪地哼哼着:“这是咋了,就这么一会儿,他怎么竟然有这般神力!”

    就连老妈都相当惊愕:“我儿这是怎么了,看来还能打呀!”

    这个欺负人的妖魔,叶枫绝不能叫他好受,扑上去,朝着他的脸,连扇几个耳光,“啪啪啪啪!”这个东洋鬼的头就和拨浪鼓一样,来回地晃荡着,早已有些神智不清。

    叶枫又朝他的脸上扇去“啪啪啪啪”,又十几个耳光打去,彻底把这个东洋武士扇迷糊了。叶枫腾空飞起二起脚,朝着他的心口一脚蹬去。

    这个东洋武士被踹得连连后退,一下子把握不住,趴在地上,嘴里还在小声嘟囔着:“想想,哪里得罪了我!”一下子露出了原形。

    原来是那个大水怪,在乐山大佛下受到了暴扁,不服气,所以又变着花地寻到这里来报仇。没想到,这会被打得更惨。

    老妈看到儿子仨已解除了危难,吼了一声:“好啊,坚持信念,就一定能赢得胜利。”

    说完,长啸一声,向荒漠远处飘去。

    凭着彼岸花支撑着阳间的身体,终于走完了八百里的黄泉路,前面出现了一个高高的台子。这高台子建得有些特别,是上宽下窄,面如弓背,背如弓弦,旁边除了一条石级小路外,其余尽是刀山剑树,相当险峻。

    王甲大惊,问道:“这个高台子怎么建得和人间不一样呢?和金字塔正相反,不但上不好上,就是站在上面也有些心惊胆颤。”

    叶枫说道:“听说以前这里有一座险峻的高山,常有鬼魂爬上悬崖边来寻望家乡,又因为思念亲人常常在深夜啼哭,声音悲惨,催人泪下。冥王大慈大悲,动了恻隐之心,便将这山改造成了望乡台

    ,让鬼魂最后一次瞭望家乡和亲人。如果没有那些石阶,鬼魂需要经历千百疼痛,才能登上山顶。不知道有多少鬼魂,因为思乡心切,被那些刀石剑树割得惨不忍睹。”

    三人说着话,开始小心翼翼的攀登这些石阶。路上,有些石刀石剑还在滴血,叶枫心中一紧,手开始有些发抖,可是,一想到又能见到家人,还是不顾一切地爬了上去。

    站在望乡台的顶端,像是站在云间,叶枫三人不由的向家乡望去。

    望乡台很奇怪,不但五大洲四大洋世间百态皆能看见,连自己的家乡和亲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首先看到,不但沿江一带,而且内地许多地方,入侵人类的鬼魅仍然横行作乱。他们袭击交通设施,闯入人间住地,杀害人族,抢夺阳间的食物,到处是慌乱的人群,死亡的尸体,遍地的哀号。看来糟糕的形势不但没有遏制,而且还有蔓延之势。

    叶枫看到,自己的夫人贾咏婵早已下了重生号旅游船,被一帮恶魔追赶着,蓬头垢面,衣衫不整,正四处逃命。因为自己和王甲、李铁刚神秘失踪,她一边逃命,一边还得心急火燎地到处打听自己的下落。

    看到她如此的可怜、无助,叫人心里实在不忍,早知现在,还不如当初不下冥界呢!

    好在孩子的家庭还算安康,暂且平安无事。

    但事已至此,一切已无法更改,叶枫只好叹了一口气,对贾咏婵说:“对不起了,密斯贾,为了反击冥界入侵,只能舍小家而顾大家了。”

    王甲、李铁刚分别看到了自己的家庭和亲人,不免一个个唏嘘不已,暗暗落泪。

    这时候,旁边有一个小伙子大哭起来,哭得真是惊天动地,上气不接下气,越哭越伤心。冥界的天空本来就相当阴沉,但是一般来说,没有雨雪,而这时候,却突然飘起了鹅毛大的雪花。

    人间有窦娥冤的六月飘雪,谁知冥界也有如此大的雪花,想必此人冤情不小。

    叶枫仔细看了看他,很年轻,也就有十**岁,也就是个刚成年的孩子,有几分秀气,满脸的真诚,看那眼睛,根本就没有杀气,反倒有几分柔弱。

    连叶枫都被感动了,上来问道:“不知这个小兄弟,为什么这样啼哭?”

    这小伙子没有搭理叶枫,还是在哭泣。

    “问你话呢,为什么哭个不停?”王甲都忍不住了,加大了声音问。

    这一声喝问,小伙子哭得更凶了,执拗地喊道:“告诉你也没用,没人能给我解了这个冤仇。要是报不了这个冤仇,冥界我也不轮回了,就在这里等着。有高人指点,只要在望乡台上不下去,早晚有明主为我解了这个冤枉。”

    叶枫给王甲使了一个眼色,叫他不要大声吓唬这个年轻的冤鬼,而是尽量和缓着语气说:“你不说说你的冤枉,别人怎么能了解

    你的冤仇呢?”

    “哼!这个事我都给别人说了千万遍了,有用吗?!海可枯、石可烂,天可崩、地可裂,只要是冤仇不报,我就在这里一直哭下去……”

    说完,他不再理会叶枫三人,而是一直哭,眼泪早干了,嗓子也哑了,几乎哭不出声来,可仍然是呜呜咽咽,用心在向外发出悲惨的号叫……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