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回 正与邪的较量(二)
    钟馗大叫道:“别转移主题,我是问你,原来算你行事鲁莽草菅人命。问题是,以后真正凶犯落网,此案应该昭雪,为什么迟迟不给人家平反?”

    老马摇了摇头:“这个事我就不知道了,我的任务只是定下初步结论,移交有关部门。为什么不给他平反,真不是我的责任了。”

    钟馗虽然在冥界权力很大,但是阳间的许多内幕他并不知情,只气得浑身冒火,大发脾气:“为什么明明知道错了,还不改。想我钟馗,一辈子打鬼无数,这个鬼真是不好打了,打来打去,打糊涂了!难道说阳间竟然这样处理冤案?!”

    “我早说了,办错案我是有责任。但是要想推翻这个案子,我真是无能为力了。”马峰耸了耸肩膀,显得无可奈何,就好像他只有很小的责任一样。

    他这样的态度,叫叶枫大为生气,说道:“胡格案关键的证据有二,一是精斑,你们因为时间和经费关系,没有做。第二个证据是胡勒指甲上有被害人的鲜血,不知道这些鲜血是怎样弄到的?”

    马峰一听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个新来的小鬼,对事情了解得这样清楚啊!他眨了眨眼睛,强词夺理地说:“你不说这个事我倒忘了,当时胡格指甲上确实有受害人的鲜血,根据这一条,精斑鉴定不鉴定无所谓了,所以就没有鉴定。”

    叶枫冷冷一笑,说道:“要是这样说的话,胡格案是板上钉钉,铁案一个了。还有别的解释吗?”

    马峰摇了摇头:“没有了,真实的情况就是这些。”

    叶枫又嘿嘿一笑,说:“据我了解,有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刑警说,现场他亲自勘验的,受害人的身上找遍了,并没有一点儿破损的地方。而胡格指甲上偏偏有受害人的鲜血,这些鲜血又是从哪里得到的?”

    叶枫的话是直点死穴。马峰听到了这些话,头上出汗了,原来只想糊弄一下并不知情的钟馗,没想到,钟馗好糊弄,小鬼难缠呀!

    钟馗这下听出事来了,大骂道:“好呀,你这个恶人,到了这里,竟然还说瞎话。你说呀,到是说呀,要是胡格指甲上本来没有受害人的鲜血,而你偏偏取了胡格指甲上的罪证,只能说明你为了领功,动用刑罚,做了伪证了。”

    马峰到了这时候,看到事情已被两个人点破,干脆就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了。

    叶枫虽然在阳间无官无职,但是人间的事经历多了,自然看得清楚,所以对钟馗说:“案件再审并不是多大难事,在多起案件中,xx院可以以审判监督为由提起再审,x院也可以以案件复查为由主导再审,当事人也可以到x院提出诉请。主要的原因是,相关部门是不是愿意启动再审。”

    “此话怎讲?”钟馗又糊涂了。

    叶枫解释道:“你想想啊,此地有关

    部门内部,不少人已经认定呼格确实被冤,但因为如果案件再审乃至平反,这就涉及人员问责和国家赔偿问题。尤其是人员问责,这才是案件何以久拖不决的关键。

    “特别是这些人已身居高官,如果案子反了过来,将有多少人被问责,也就是多少人从此失去了晋升的阶梯。也可以说,这是一场以司法公正的正义力量和错了也不改,以免株连自己的邪恶力量两大势力之间的斗争。”

    听到此话,钟馗才明白过来,冤案久久得不到昭雪的原因竟是这个,不禁勃然大怒:“哼,别人信这个邪,我钟馗却不信这个邪!阳间的事我管不着,但是到了冥界,叫他们统统受到最严厉的刑罚!”

    叶枫继续说道:“为了启动再审程序,为了还呼格一个清白,你知道阳间司法界和新闻界闹出了多大动静,做出多大努力,掀起了多大风浪吗?”

    钟馗是一头雾水,问:“没听说过,你说说怎么回事,我倒要听听?”

    不但钟馗要听,就是呼格也支棱起耳朵,捕捉着叶枫的每一个字音。杨枝也在用心听着,事情因自己而起,总要有一个满意的结局。

    叶枫说道:“自从真正的凶手赵红带领警方前往案发原址指认了案发地点后,目击了这一场景的邻居将此事告诉了呼格的家属。呼格的父母开始四处奔走打官司,可是这个烫手的山芋,没人敢接手,后经人帮忙,找到了xx律师事务所的一个主任。

    这个主任也认为自己的能力办不到,于是将他们推荐给了xx社一分社政文采访部主任、高级记者汤什。

    “真是乱局出英雄,汤什从事新闻职业三十余年,写了一篇篇大新闻作品,或揭批惊天巨骗,或揭示贪官污吏畸变的灵魂和疯狂敛财的嘴脸,几乎一篇一个大响动,警醒着世人,弘扬着正义。

    “汤什冒着极大的风险,于2005年11月23日,写出了第一篇内参《一死刑犯父母呼吁警方尽快澄清十年前冤案》,很快得到最高领导层批示。第二年3月,该地政法部门正式成立‘呼格流氓杀人案复查组’。8月,复核得出结论,‘呼格案’确为冤案。

    “10月底,该地市中院突然开始审理有关此案的凶手一案,因涉及**不对外公开。公诉机关10起命案只诉了9起,单单漏掉了毛纺厂大院奸杀案。12月8日,汤什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发出了第二篇内参《呼格杀人案尚有一起命案未起诉让人质疑》。

    “第三年12月20日,胡格案的真正凶手赵红从看守所递出一份偿命申请书,这份偿命申请书是写给xx区人民xx院的,汤什得到了一份复印件,于当天一字不改地写了一篇情况反映《‘杀人狂魔’赵红从狱中递出‘偿命’申请》发到北京。上述情况

    引起了相关部门的关注,该地中院对赵红的一审被暂时‘休庭’。

    “汤什又写了关于该案件的上下篇,形成‘大内参’,在全国有关系统发行,在更大范围内通过客观的报道扩大了事件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呼格案’的重新调查。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