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回 孟婆逼汤
    叶枫心里明白,没有说话,而钟馗却有些不明白了,问道:“难道说还有不少人受贿,他们受了贿,却是没人管?”

    张生说道:“反正到了这里,死猪不怕开水烫,我也就实话实说了。同级和同级之间拉关系,下级给上级送礼,这早就是公开的秘密,我就不信,他们给我送,就不给别人送?为什么单单我有事,而别人没事,所以我说,这太不公平了,所以我喊冤。”

    听到了这话,钟馗也是无话可说,只得说道:“这是你们阳间的事,我管不着。”

    叶枫不能不说话了,铿锵有力地说道:“我也实话实说,有关部门不是不管,只是互相拉关系、送礼、索贿受贿,已经成了一种恶习,真是恶习难改。要想查谁,不查谁,其实这也是一种特权。

    “这些年来,没少查了贪官,可就和割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生一茬,为什么呢?只能说是,人民给予某些人的权利太大了,所谓的监管部门形同虚设,没有办法对一些官员进行有效的监督。等到事情做大了,再管的时候,已经不可救药了。”

    张生感激地看了叶枫一眼,说道:“我赞成这位先生的意见,要是小错误,小贪早早处理,我也不会沦为今天的大贪,毁了终生。”

    叶枫补充道:“其实消除贪官污吏也不是难事,只要是监管部门避免一些高官的干扰,再加上舆论的监督和老百姓有指正贪官的权利,这些腐化社会的贪官就和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对他们采取零容忍,这个事就好办了。”

    就连张生对叶枫的话都有些佩服:“这位先生,真是一语中的。谢谢了!”

    王甲还是泼了盆凉水:“在阳间我们无职无权,说了不算,到了冥界,成了小鬼,更是没有说话的权利。我看,小小老百姓,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李铁刚别看年轻,说话还是挺有水平的:“我看没有这么简单,法制的建设,政权的巩固,不是哪一个官员说句话就能解决的,这是全国人民的大事,得靠几辈人的努力。为了法制,欧美一些国家努力了几个世纪,死了成千上万的人,才到了今天这个局面。

    “我们这些俗人,还是少参与这些国家大事,看好自己的门,管好自家的人,干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张生不再喊冤,钟馗回冥王那里汇报,叶枫三人下了望乡台,又继续前行。走没多远,到了一座小桥边,桥头上有一座茅草屋,茅草屋前有一位老太太,正在守着一锅汤,用勺子分别盛到碗里,给众人分汤。

    这些人一路走来,正渴得不行,分别拿起碗来就喝。王甲渴得不行,正要上去抢一碗汤喝,叶枫拉了他一把,急忙阻止:“喝不得,喝不得,听说喝了孟婆汤,什么都忘掉了,怎么能完成我们的使命啊!”

    孟婆见叶枫三人不肯喝汤,先过来看了看李铁刚,看他年纪轻轻,仪表堂堂,且六根未净,似乎对人间怀有无限留恋,劝他说:“小伙子呀,看你必有牵挂之人,喝了我这碗汤,把牵挂之人忘得干干净净,才好来世投胎。”

    李铁刚牢记自己的使命,逗她说:“孟婆婆,我忘不了小于子啊!”

    孟婆婆再劝道:“你为她一生所流的泪都熬成了这碗汤,喝下它,就是喝下了你对她所有的爱。来人眼中最后的一抹记忆便是今生挚爱的人,喝下汤,眼里的人影慢慢淡去,眸子如初生婴儿般清沏。”

    李铁刚还是不喝,说:“我要是实在不喝这汤碗呢?”

    孟婆来了脾气:“你可以不喝孟婆汤,那便须跳入忘川河,等上千年才能投胎。千年之中,你或许会看到桥上走过今生最爱的人,但是言语不能相通,你看得见她,她看不见你。

    “千年之中,你看见她走过一遍又一遍奈何桥,喝过一碗又一碗孟婆汤,你盼她不喝孟婆汤,又怕她受不得忘川河中千年煎熬之苦。千年之后你若心念不灭,还能记得前生事,便可重入人间,去寻找前生最爱的人。”

    李铁刚只得说:“我宁愿等待一千年,千年之后,再入人间,寻找我最爱的人。”

    气得孟婆只得说:“你就是寻到她,她也不认得你了。”

    孟婆又看了王甲一眼,看到他眉宇之中有一种阳刚之气,眼瞳中似乎有刀兵之影,想必这是一位军人了。

    孟婆劝王甲说:“喝了这碗汤,甭管以前杀了多少人,甭管对战友怀有多少真挚的爱,甭管对战争留有多少遗憾,统统烟消云散了。你会心里清净,眼睛像婴儿一样明亮,再也不会对阳间留恋了。”

    王甲岂能忘了自己是为什么来这儿的,只得搪塞说:“过去的事,我不想忘记,人生中犯过许多错误,把这些错误留在脑中,也算是对过去的一种追思吧!”

    孟婆再看了看王甲的眼睛,说道:“我知道,你对过去的事不能忘记,尤其是对一件事耿耿于怀。难道还要我再说出来吗?”

    王甲淡淡一笑:“我的事你怎么可能知道,恐怕又是唬我吧!”

    孟婆微微一笑,嘲讽道:“有些事虽然别人不知,但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这是在对外国进行的一次战斗中,你的战友身负重伤,后面敌兵杀来,他为了不沦为俘虏,恳求你一枪结果了他的生命。你留恋友情,迟迟不肯做出这个决断,最后没有办法,敌人杀了过来,你才一枪履行了战友的遗愿。而在这时,后面的援兵上来了……”

    听到了这个事,王甲大叫一声:“哎呀——”感到刺入骨髓的心痛,几乎昏厥过去。

    孟婆一看戳到他心口上了,再劝道:“背着沉重的思想包袱,是人的最大灾难,喝了这碗汤,就会忘掉这件事,人的眼睛明亮了,再也不会被乌云遮住。喝吧,喝吧,喝了好轻装行进……”

    王甲再也禁不住孟婆的诱惑,端起汤来一口喝干。叶枫和李铁刚要抢碗时,他已经把这碗汤喝了个精光。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