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回 叶枫拒绝喝汤
    王甲喝了这碗汤,只觉得一种喜、悲、痛、恨、愁、爱的滋味充满在心头,不一会儿,只觉得这些感觉化做一缕轻烟,渐渐飘去,心头一片空白。

    孟婆诡谲一笑:“或为仙,或为人,或为畜,就看你的造化了。”

    急得叶枫啊,赶紧摇着王甲的领子问:“你是谁?叫什么?从哪里来?”

    王甲看着叶枫像是面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哪里见过,只能摇了摇头:“不知道。你是什么人,问我这个干什么?”

    叶枫摇着他的领子大声吼道:“我是你的叶哥啊,我们弟兄三人一块儿出道,发誓要干一件大事,你还记得吗?”

    王甲摇了摇头:“不记得了,什么也不记得了。我和你素不相识,不要这样推搡我。”

    李铁刚也是相当着急,拉着他的手问:“你知道我是谁吗?”

    王甲看了看他,也摇着头说:“不知道,我知道你是哪位神仙啊?”

    “我是你的兄弟李铁刚啊,咱俩一块儿打冥界鬼,一块儿打人间坏蛋,你怎么会忘记呢?”

    急得李铁刚连连跺脚,叶枫也是唉声叹气,本来三人同道,一块儿去完成重大使命,谁想到出师未捷先重残一人,这可如何是好?但既然一块来的,只要有一口气,就不能舍弃自己的战友。

    叶枫对李铁刚说:“拉住他,以后再想办法,先过了这一关再说。”

    孟婆这下子又缠住了叶枫,说道:“这位先生,我看你阳气鼎盛,阴气不足,想必到我们冥界来,一定有什么大事吧!”

    叶枫心里骂道:“别看一个孟婆,眼还怪尖,已经害残了王甲兄弟,绝不能再上她的当。”

    孟婆又看了一眼叶枫,继续说道:“我看你根本就是阳间人,只是蒙了一层鬼皮囊,别人都是想办法躲避冥界,而你却想着法子进入冥界。说吧,到底为了何事,我是二十里地看蚊子,能分出公母来,休想在我孟婆面前耍花枪?”

    叶枫想到,要想骗这个孟婆,看来还真不容易,只得实话实说,看看孟婆如何反应。想到这里,只能说道:

    “孟老太太,听说您老人家是西汉人,自小熟读儒家书籍,长大后,开始念诵佛经,一生行善,劝人不要杀生,要吃斋行好,一直活到81高寿。你评评理,人间和冥界阴阳两隔,互不侵犯,各自过各自的日子,如果冥界的鬼魂到阳界去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你看应该如何处理?”

    孟婆一愣:“竟有这样的事情?”

    “怎么没有这样的事,”叶枫顺着这条线往下捋,“想必您老也不是一般的神,请你登上望乡台看一看,人间都成什么样子了,一般人不心疼的话,您老一定心疼吧!”

    到了孟婆这个道业,其实根本不用上望乡台,眯起小眼睛,朝上观望,人间的纷纷攘攘,变化万千,她便看了个明白,点了点

    头:“还真有这么回事。可是我是阴间不管阳间事,给我说这个又有何用?”

    叶枫继续给她讲道理:“人、鬼、神相通,那就是心皆向善,出了如此的事情,孩哭了抱给他娘,该找谁来还得找谁。”

    孟婆仔细琢磨了一会儿,小声说道:“不对啊,我看你是伶牙利齿,就是不想喝我的孟婆汤是不是?你说人间出了鬼,碍我哪根筋疼,我管那么些事干什么。冥王叫我管汤,我就管汤,只要喝了汤,忘了人间事,不到冥间捣乱就行了。”

    叶枫看她不讲理了,反唇相讥:“孟老太太,话不能这样说。人界冥界谁不图素净,人间过得好好的,冥界的鬼却到阳间作乱,弄得阳间民不聊生,人间就得有人出来说话,问问冥界到底怎么回事,请冥界给解释清楚。”

    孟婆一听大怒,吼道:“我看你就是到冥界来捣乱的,怨不得出言不逊,一看就不是个好鸟。来鬼啊,有人要造反了。”

    孟婆一声大吼,唤来了冥兵不少。

    这些冥兵足有四五十个,个个披着黑斗篷,吓人的骷髅架子,面上无肉,冷酷无情,手里像是没有任何兵器,竖起的手指,龇开的利齿就是最好的武器。

    叶枫一见大惊,自己就此三人,还有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傻瓜,怎么对付这些冥兵啊,真是是凶多吉少。心里这个着急啊,就想从《大佛藏经》里找答案……

    可是书里除第一重为看鬼,第二重为打鬼,第三重为隔墙入室,第四重为医道,第五重为战技外,别的内容,却一个字也没有了……

    这……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别看王甲什么也不知道,但是处于一种职业军人的本能,还是要奋起反击。他鼓起虚弱的阳气,大吼一声:“仗着鬼多欺负人是不是,那就先过我这一关,能打过我就算有本事!你们是群殴还是单挑?”

    冥兵头大叫一声:“自凡你们来到冥界,还没有口出狂言的,你想咋的,是不是向我挑战?好了,一比一,我要是打不败你,就不当这个队长了。”

    他叫别的冥兵布好阵势,自己气势汹汹地走向前来,要亲自动手抓王甲。

    王甲往后一退,做好了一个势,几乎摔倒。冥兵队长冷冷一笑,还以为王甲怕它了,所以上前一步动手抓人。这个冥兵头虽然没有兵器,但是有长长的指甲,光这个指甲,就和十把小刀差不多。

    它进,王甲就退,冥兵头一看,我说你小胆吧你还真小胆,一个恶虎扑羊,就向着王甲扑了过来。王甲迟钝地一闪,它扑了个空,摔了一跤。这个冥兵头爬起来,重新对准了王甲,又一个恶狼般冲了上来,王甲又一闪,避过了。

    一个攻一个守,把这个冥兵头惹急了,斗篷一脱,头发倒竖,面目更加狰狞,非要抓着王甲撕了不行。王甲闪了几个回合,然后瞅准机会,抖擞精神,朝着冥兵头的屁股用力一踹,踹了它个狗吃屎。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