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回 这是哪个朝代
    四个人神被小鬼弄到了一间黑黢黢的冥界车间里,装进了一座十分复杂的木头箱子。

    叶枫在阳间是工程师,对机械还是颇有研究的,这算什么设备呀,明明就和一个脱谷糠的大风车差不多,里头没有一点儿铁器,连个铁螺钉也没有,木头和木头的连接只能指望着卯榫。

    不过即使这样,叶枫还是挺佩服的,冥界能造出这样的**器已经很不错了。

    四个人神坐在了阴阳车里,小鬼们摇动着设备呜呜地响。里面什么也看不见,叶枫只觉得冷风习习,浑身起小米,不一会儿,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叶枫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到太阳暖暖地照着,蔚蓝的天空,时而飘过几团白云。那些美丽的云,有的像绵羊飘来飘去,有的像小兔子蹦蹦跳跳,还有的像一床大棉被遮住了好大一片天空。

    再看看自己,赤身**,一丝不挂,真应了那句话,赤条条来到了人间。渴呀,这些天的折腾,吃不上,喝不上,只觉得嘴唇都裂了。摸了摸嘴上,起了一层燎泡,一捋就捋下来一层皮。

    旁边有一条河,叶枫慢慢地向小河边爬去。

    小河的水真清啊!清得可以看到水里慢慢游动的鱼儿。没有风的时候,清清的小河像是一面明亮的镜子,又像是一块无暇的翡翠。叶枫伸过头往水里一照,妈呀,这是自己吗,虽然有些蓬头垢面,但也就是一个十**岁的小伙子,仿佛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冥王所说的给自己一份奖赏,大概就是这个吧,看来又得折腾几十年!

    叶枫把头贴进水边,灌了一肚子凉水,觉得舒服多了。不小心把一块小石子拱进河里,水面上立刻荡起一圈圈细小的涟漪,一**向外延伸。灌够了水,又觉得饿,太饿了,好久没有吃人间的饭了。

    这时候又看到有三个同样光着腚的人爬到河边找水喝。

    有一个小孩也就是有十多岁,顽皮地把头扎进水里喝个够。待他饮够了水,叶枫问他:“你是谁?”

    “我是李铁刚,你是谁?”

    “呀,你是李铁刚,怎么变年轻了,原来是一个小伙子,现在成了一个懵懂少年了。我是叶枫呀!”

    “原来你是叶叔呀,不对,现在怎么成了一个小伙子了,也就是十**的样子。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成了我的哥哥了。”

    “甭管怎么说,我们都年轻了,这是冥王对我们的赏赐。”叶枫高兴地说,“我们终于又回到了人间,真是老天有眼啊。那边还有两个,问问他们是谁?”

    同样一个十**岁的光腚小伙子,趴在河边“咕噜,咕噜”地就和饮驴一样,喝个不停。待他喝够了,叶枫问:“你是谁?”

    那个人抬起头来哈哈一笑:“你管我是谁,我是鬼。你是谁?”

    “我是叶枫呀!”“我是李铁刚。”两人几乎同声说

    道。

    这个小伙子又是一阵哈哈傻笑:“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你管我是谁?”

    而叶枫和李铁刚认为,这个就是王甲,一点儿也错不了,只是年轻了许多。叶枫对李铁刚说:“你还得管住他,别让他跑了。死活我们都在一起,只要找到医院,经过一阵康复治疗,兴许能抵消了孟婆汤的药力。”

    李铁刚点了点头:“放心吧,叶叔,只要我们有信心,一定能治好他的病。”

    三个人看到河边上还有一个三十来岁,豹头环眼,铁面虬髯,相貌奇异,赤身**的人也在喝水。他也和饮驴一样,喝起水来没完没了。叶枫猜着他像是钟馗,但是不敢确认,只得问道:“你是谁?”

    他哈哈大笑:“还问我是谁,扒了皮也认得你们的骨头。你仨不就是叶枫、王甲、李铁刚吗,只是年轻了许多,看来冥王给你们增寿了。才分别了一会儿,怎么就不认识了?”

    叶枫一听大喜,李铁刚也分外高兴,只是王甲没有反应,只顾逗着地上的蚂蚁玩,还没有体会到重返人间的快乐。

    叶枫紧紧地拉着钟馗的手说:“钟馗大神,我们喝了水,先找件衣服穿,再弄顿饱饭吃,然后再到我家去,弄上四个菜,喝个小酒,歇够了,再提打鬼的事。”

    钟馗咧开大嘴,龇开大牙,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对极了,我早就渴望回到人间,现在终于如愿以偿。甭管什么菜,先弄个肚儿圆再说。不过,还有个最有紧的事儿?”

    “什么事?”叶枫问。

    钟馗说:“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我们四人来到人间,也算是一伙了。虽然称兄道弟,但总得有个头不是,最后还得一个人说了算,这是当前最要紧的问题。”

    叶枫笑了:“依现在看来,就你年纪大,还是个大神,这个头只能是你了。”

    钟馗笑了笑:“老王八年纪大,能当头吗,小山羊生下来就有胡子,能当头吗?我会什么,除了打鬼,什么也不会。依我看来,叶枫本来就是个机械工程师,又通古博今,涉猎广泛,且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无所不通,我看当我们四个人的头再合适不过了。”

    李铁刚接着支持:“我同意,到冥界打官司,就是叶叔领着我们去的。他不当头谁当头。”

    到了这时,王甲也聪明起来,点着头说:“跟着叶哥,跟着叶哥。”

    既然这样,叶枫也就不再谦虚了,说道:“人间打鬼,任重而道远,我们四人都各有千秋,不过最后,我再把把关算了。可是我也有个小事,需要和大家商量一下。”

    钟馗和李铁刚问:“何事?”

    王甲也瞪起小眼睛,仿佛在用心听着。

    叶枫说:“走过的道路相当艰难,以后的道路我估计也不会顺当。常言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们四人能

    不能结拜为异姓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共同担当灭鬼大任?”

    钟馗早就有此心,大叫道:“好啊,能和人间贤良结拜为兄弟,这是我的福分。”

    李铁刚也喊道:“我高攀了,这不就长了一辈,哪有不愿意的道理。其实,你早就是我的同胞大哥了,只是没有举行结拜仪式。”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