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回 张法师苗家庄驱鬼
    王甲也是分外高兴:“好啊,好啊,我最愿意了。”

    于是四人在桃花林里跪下,插桃枝为香,结拜为异姓兄弟,叶枫说一句,其他三人跟着说一句:

    “桃花在上,虽然我们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如今冥界异鬼入侵,掠我华国,我们弟兄四人,愿同心同德,扫除人间妖魔。如有贪生怕死者,出卖兄弟者,对敌妥协者,人神共殛,天地不容!”

    四人结拜完兄弟后,再论长幼。大哥钟馗、二哥叶枫、三弟王甲,四弟李铁刚。

    现在再互相看看,觉得劲也有了,气也足了,然后沿着河边寻找同类。

    河边柔软的柳枝条在微风中摇曳,好似条条丝带在舞动,河里的几只鸭子争先恐后地享受着春天的温暖,快乐地嬉戏,不远处的果园里,粉红的桃花,雪白的梨花,在吸引着几只蝴蝶上下翻飞,庄稼地里,是一片绿油油的麦苗。

    看到这些麦苗,叶枫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不对呀,这些麦苗怎么这么瘦呀!”

    李铁刚也是农村孩子,这时候也感觉到了异常:“是有点儿不大对劲,我们家里亩产都六七百斤,那麦苗又肥又大,能分九个孽。我看着这些苗子,最多分三个孽,而且还瘦,最多的话,也就能打百十来斤。”

    叶枫下过乡,种过地,对此情此景怎能不了解,摇了摇头:“准确地讲,也就能打**十斤。这些人怎么种的地,种瞎了。”

    走了半天,也没见到一个人影,又走了一段路,才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小村庄。那村庄的房子全是泥巴糊的,又小又矮,而且从村里传出一片哭声和吹鼓手的喇叭声。

    叶枫看了看这边四个人,赤身**的,哪个人也没有好模样,只得对李铁刚说:“就你小,光着腚没啥,你先进村,看看有没有晒衣服的,先弄几件穿上。要不我们这个样子,准得把村里人吓坏了。”

    李铁刚点了点头:“反正就我年轻,我不跑腿谁跑腿。”说着鼓起勇气向村里走去。不一会儿,拽来了几件衣裳,脸上现出惊恐之色。

    叶枫问道:“就这点儿事,把你吓着了。”

    李铁刚摇了摇头:“不是这个事,我看着有点儿不对呀!叶哥,他们穿的衣裳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啊。你看看——”

    几个人把偷来的衣服穿上,一个个也是心中疑惑,这些衣裳长袍大袖,裤子其实就是两个大直筒子。叶枫下乡的时候见过农民穿过这样的裤子,就是便裤,上面一挽,随便系个布条子。衣裳的布料也是极其粗糙,有粗布,也有麻织品。

    叶枫一个劲地摇头:“就是贫困村的农民也不穿这样的衣服,这是到了哪里了?”

    钟馗是唐朝人,对这衣服熟悉啊,他穿上一套,整理了一番,嘻嘻笑着:“分明就是我们唐朝的衣服吗,这

    有什么好奇怪的。”

    叶枫、李铁刚一听脑袋都耷拉下了,如果真是唐朝,这可如何是好?王甲穿着这身衣服,却分外高兴:“舒服,舒服,太宽松了,就和没穿衣服差不了多少。”

    叶枫想了想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们总得进村去,了解一下,这是什么地方,什么时代,先得弄顿饱饭吃。走吧——”

    四个人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向村里慢慢走去。

    进了村,才发现村里户户白幡,家家哭声,这是咋的了?叶枫心里疑惑,不禁问了问一个抹着眼泪的老人:“老人家,怎么回事啊,是不是发生瘟疫了?”

    老人一边抹着泪,一边哭诉:“不是瘟疫,也不是打仗,而是村里出了鬼,每天吃掉一个人。你看看,我家里都没人了,只剩下我这孤老头子了,还有什么活头啊……呜呜……”

    老人一边说着一边哭。

    叶枫再问:“难道官府就不管吗?难道皇上就不管吗,如今哪个皇上当家。”

    听到叶枫的话,那老头怀疑地看了叶枫一眼,质问道:“你怎么就和不在人世过一样,如今长城危急,官府都在忙着打仗,哪个还有心思管你这点儿破事。如今晋武帝管着天下,难道你忘了吗,就不食人间烟火吗?”

    叶枫点了点头,最起码是获得了三个重要信息。一个是村里闹鬼,每天吃掉一个人。再一个是边关危急,还有一个事现在是西晋的晋武帝当家,也就是西晋时代。叶枫只好对老人点了点头,抱歉地说:“对不起,老人家,我们饿糊涂了,有些事真是弄不清。”

    只听得前面人声喧闹,看着有好多人。叶枫又问道:“不知前面乱哄哄的,又在干什么?”

    老人不满地看了叶枫一眼,不屑地说:“看你们是些外地人,要饭的,也就不怪你了。村长苗员外正在请高人张法师做道场,驱邪拿鬼。”

    一切弄明白了,叶枫、李铁刚、钟馗互相点了点头,四个人才和这位老人一块儿来到了村子中央。

    这是一个小场院,地方蛮大的,场院里香烟缭绕,纸幡飘飘,上面还有一个大招子,上面画着钟馗相。村中男女老少五六十口子,正在虔诚地低头而立,为首的一个,足有五六十岁了,穿着虽然不太好,但也是相当整洁,一看就是个有文化的人。

    叶枫想,想必这个就是苗员外了。

    钟馗看罢做法道场,心中好笑:“招子上明明挂着我的画相,张法师还在做道场,真是孔子面前卖三字经,关公面前耍大刀,鲁班面前摇大斧。”

    叶枫小声对钟馗说:“大哥啊,稍安勿躁,强龙不压地头蛇,咱不能夺人饭碗不是!他们要是能驱邪捉鬼,不就省了咱的事了吗。”

    钟馗一想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沉下心来,看看张法师是怎么做这个道场的。

    张法师手执桃木剑,嘴里念念有词,正在嘟哝着:“南无悉底悉底苏悉底,悉底伽罗,罗耶俱琰,三摩摩悉利,阿什摩悉底,娑婆诃。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