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回 和苗家庄村民起冲突
    “抬头望青天,师父在眼前,一收青衣和尚,二收赤衣端公黄衣道人,三收百艺二师。若是恶鬼作乱,右手挽冲,左手脱节,口中念咒,口吐鲜血,叫他邪法师三步一滚,五步一跌,左眼流泪,右眼流血,三魂丧命,七魂决命,押入万丈井中,火速受死。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灵霄宝殿九天上,两条金龙颠倒颠,奉请三清祖师速速降来临,一退释迦佛,二退李老君,三退吾师传真语,四退四方四甲兵,五退五湖波浪起,六退六甲六丙丁,七退目连道地府,八退董永自卖身,九退九天并玄女,十退十化并雷神,奉请祖师速速降来临来解退。十年不逢,万年不遇,将他们推出外界远走,休在此地侵害良民,谨请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李铁刚听了心中甚是好笑,小声说道:“还挺顺嘴来,就和作诗一样,都成了李白杜甫了。光这样嘴里嘟嘟囔囔,管事吗!恶鬼才不听你这一套呢。”

    王甲听了张法师的咒语,实在有些听不懂,不禁问道:“这是啥呀,什么玩艺,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

    叶枫本来要想阻止他俩乱插话,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几个人的胡乱说话,扰乱了会场秩序,引来了苗员外和村民的不满。苗员外回头望了四人一眼,喝道:“哪里来的要饭的,竟在这里胡言乱语!我苗家庄正在经受着大灾大难,你们不来帮忙也就算了,何来嘻嘻哈哈,调笑捣乱!”

    叶枫只得赔不是:“对不起,老人家得罪了。我们不说了,不说了。”

    张法师却来了脾气,桃木剑一扔,大骂道:“我张法师作法,要的就是一个对神敬畏,我看你四人不信神,不敬神,实在可恶。要紧的是,作法乱了,不再灵了。”

    李铁刚却不服气,顶他说:“咦,这就有些不讲理了。你的道法不灵,总不能怨我们吧,真是拉不出屎来,怨茅子不济。”

    一听这话,张法师更急了。

    本来早就来作法驱鬼,可是鬼没驱成,村里还是接连死人,正想找个机会借机开溜呢!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对李铁刚吼道:“小小年纪,怎么竟敢这样说话。不信神,不敬神,你知道带来什么恶果吗?致使恶鬼频频来村捣乱,杀我村人,辱我道法,小孩子家实在可恶!”

    他要这样说,叶枫心里就不高兴了,对张法师说道:“张法师呀,你要这样说的话,就有点嫁祸于人了。恶鬼频频来村捣乱,杀我村人,那是以前的事,我们才来多长时间啊,怎么都赖到我们头上来了。”

    就连钟馗都听不下去了,对张法师说道:“张法师呀,你做道场,本是善事,胡扯这么多干什么?再说,恶鬼就是恶鬼,驱赶恶鬼需要实力说话,念这些经,摆这

    些场,管事吗,我看都是虚的。”

    道场也没法做了,几个人的口角,引得村民纷纷回头观望。

    有几个村民看了看钟馗的模样,又看了看招子上的画像,不禁暗暗称奇,窃窃私语。叶枫一见,心里猜透几分,也是感到好笑,明明招子上的钟馗和大哥就和一个人一样,村民们就是眼再拙,也不是看不出来。

    钟馗本是绝顶聪明之人,一下子就猜透了几分,他也不愿意过早地暴露了实底,大袖子往上一挥,遮住了脸,做了手脚,立刻就变了模样。再看他的样子,四十来岁,和招子上的钟馗明显不一样了。

    几个村民看了看钟馗,又看了看招子上的画像,都感觉到自己花了眼,所以也没有再问。正在这时,一个村民突然认出了自家的衣服,原来衣服被盗,只能自认倒霉,突然发现盗贼就在身边,岂能善罢干修。于是他悄悄地溜到苗员外身边,报告了这个事。

    苗员外一听大惊,吼道:“你这几个臭要饭的,扰我道场不说,还偷我苗家庄的衣服,分明就不是什么好人!阴间的恶鬼咱暂且不论,先逮住你们这些阳间的盗贼再说!”

    那苗员外在村里极有威信,众村民一听,个个咬牙切齿,把一肚子的怒火纷纷撒到这几个外乡人身上,摸家什的摸家什,没家什的挥舞着拳头,一下子就把叶枫这四个人团团围在了中间。

    李铁刚和王甲一看,哟喝,怎么着,就凭着你们这几块洋姜,还想动手,立刻做好了一个势。钟馗也是哈哈一笑,就凭你们这些人,连鬼都打不过,还想打我,只等着这些人上来送死。

    叶枫却不是这样的想法,苗家庄的人就够可怜了,被恶鬼害死了不少,对自己这几个人也只是误会,怎么能再和他们窝里斗呢。

    叶枫只得拱了拱手,对村民说:“大娘大爷们,兄弟组妹们,我们是有错,没衣服穿了,摸了你们几件衣服。等我们有了钱,一定赔大家的,对不起了!另外,我们几个也实在饿透气了,请众位好心人,施舍一下,给我们口剩饭吃?”

    苗员外还算是大度,既然这几个外乡人已经认错,暂且不和他们计较,还是请神驱鬼重要。于是对这几个人一挥手说:“甭管怎么说,偷就是不对,你们几个先委屈一下,有什么事见了官再说。至于饭吗,总不能让你们当饿死鬼,一会儿自有人送到。”

    本来李铁刚和王甲还要反抗,叶枫对他俩使了个眼色,小声说:“不要和村民起冲突,先稳一稳,吃顿饱饭再说。”

    两人早就饿得不行,听叶枫说了,只能把这口气先忍了,等填饱肚子再说。

    于是,这几个人被手拿棍棒的苗庄人押到了一间破房里,不一会儿,一个小姑娘提着一篮子黄窝窝头来到这里。

    叶枫一见,心里一惊,这个小

    姑娘怎么这么面熟呢?

    只见她也就是十五六岁,白嫩嫩的瓜子脸,麻花辫,杏仁眼,柳条眉,鼻子和小嘴都线条清晰,在现代人看来,怎么着也算个小美人。再加上粗布的白衣服上绣上了几朵小花,红花绿叶的,黑黑的绣花鞋上各缀着一朵黄色的小花,一看就是个心灵手巧的勤奋姑娘。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