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回 长城告急
    别看这套铠甲,在冷兵器时代还是有比较好的防御能力,箭矢的话,远处飞来劲弱了,能被这套铠甲很好地防护,只有特别有力的箭头,才能穿透铠甲,射入人的肌体。但是有一利必有一弊,这么沉重的铠甲,不能不束缚了军官的灵活性。

    马上为首的一个军官,骑着马奔驰到苗员外身边,呼呼喘息的战马停歇不住,在地上来回地兜着圈。

    马上军官双手紧紧地抓住缰绳,尽力地往上提,意图控制住马。战马又转了一圈,还想奔腾,但是马嚼子狠狠地勒住了嘴,脖子伸不开,没法使劲,只能高高的前蹄扬起,长长地嘶鸣一声,才在军官的控制下稳住了身子,四蹄还在狂躁地跺着地。

    这名军官手持边关铜制牒牌,高声大叫:“边关危急,全村集合,紧急集合——”

    其实不用他喊叫,全村人几乎都在这里了。苗员外上前,深深地施了一礼,问道:“这位长官,是不是边关军情紧急?”

    战马还在嘶嘶地喘息着,四条腿不住地踏着地,随后而至的骑兵部队纷纷冲了过来,腾起了一片不大不小的尘埃,火把迷乱,马嘶人叫,就和一锅水沸腾了一样。

    这名军官在马上大叫:

    “边关危急,乌桓在东面,鲜卑在西边,大有犯我边关之势。奉武帝命令,凡本村十六岁以上,五十岁以下,自备干粮、武器,三天内速速赶到最近长城。如有延误时间者,自有晋朝法律处治。你是不是村长,本朝命令听到了吗?”

    苗员外一听,真是一波刚平,一波要命的重任又摆到了面前,只得再施一礼,上前说道:

    “这位长官,命令是听到了,可是我苗家庄,刚刚遭到了恶魔的袭击,家家发丧,户户死人,还没从大悲大痛中恢复过来。再说要到长城戍边,别说到长城还有二百多里地,光看看这些人吧,大都是老弱残疾,哪个是打仗的材料。还有这些粮食、武器,也要好好筹备,我们实在没有能力在三天之内赶到长城戍边。”

    这个军官一听大怒,“刷”地一下从鞍里拔出马刀,一下子撂在了苗员外的脖子上,吼道:

    “我身受朝廷重托,往下传达命令,你要是不听,立刻就把你的头砍下来。三天之后,要是到不了长城,那也只有军法从事。还有,几天之内,官府来查,村里要是还有十六岁以上,五十岁以下者,那也是个死罪。我说的话,你听到了吗?”

    一听这话,吓得苗员外浑身哆嗦着,光这三条,哪一条也够要命的,但是老百姓在官府面前,哪里还有说话的权利,只好说:“小人听到了。”

    “那好,我的任务算完成了。”这个军官对着他的军队一挥手,“下一个村庄,马家庄,出发——”

    他带头把缰绳一松,战马只觉得脖子一松,又向着马家庄奔

    去。其它的战马跟在他后面,军旗猎猎,马蹄声碎,一阵风而来,又一阵风而去,转眼之间没了踪影。

    看到如此的情景,叶枫四人直咂舌头,这人间的灾难,简直比冥界的入侵还要可怕。苗员外此时已没了主意,哭了起来:“我苗家庄不太平啊,看来,真是没有我们的活路了。呜呜……”

    叶枫问:“苗员外呀,要是官府的话不听,那会怎样?”

    苗员外既像责备,又像自语:“你四人虽是要饭的,但是大英雄,如今的官府怎么样,你们怎么会不了解。如果抗拒朝廷命令,那就是大逆不道,祸灭九族啊。妖魔来了还能反抗,要是官军来了,你要反抗,那就要全村死定了,一个不留。”

    李铁刚听了,张口骂道:“这是什么世道,简直不叫人活了。”

    钟馗也是一个劲地摇头:“不但人间有妖魔,还有昏庸无道的官府。”

    只是王甲听不明白怎么回事,看看这个,又瞧瞧那个。

    妖魔头是最聪明的,当然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给那些小魔头窃窃私语着,说着人间的灾难。那些小魔头又继续往下传着话。

    苗春花虽然年纪轻轻,见识却不小:“爹呀,光发牢骚一点用处也没有,还是想想眼前怎么办吧!如果不听从朝廷命令,那就是条死路。我看不如加紧准备,动员全村壮丁,尽早动身,早早赶往最近长城。要是再迟疑不决,那可就毁了全村啦!”

    苗员外一想也是,和几个长者抓紧商量这事,当即定下,执行官府命令。全村人也不睡觉了,连夜行动,磨粮食的磨粮食,准备刀枪的准备刀枪,喂骡马的喂骡马,套大车的套大车,恨不能天亮就出发,以免误了苛刻的日期。

    叶枫四人也在商量着。叶枫对大家说:“苗家庄有灾难呀,听苗员外说,到长城足有二百多里地,确实难度不小。再说凭着这些老百姓,打鬼都打不了,怎么打仗?不知道大家什么想法。”

    王甲傻儿呱唧的,信口乱说:“兵来将挡,水来土屯,谁怕谁呀,不是东西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而李铁刚却是牢骚不少:“没想到晋武帝这么混球,这样欺压老百姓,有本事自己领着军队干啊!皇帝没个好东西,要不老百姓都要推翻封建王朝呢,再有一个孙中山,我一定跟着他干。”

    钟馗还是有着自己的老主意:“我的任务就是打鬼,有鬼我打,没鬼我歇着。”

    叶枫想了想说:“甭管到冥界也好,再回人间也好,我们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救人民于水火吗。有难不救,非为人也!我想不如跟着苗家庄的人,共赴长城,如果有能力,拉他们一把,如果实在救不了,我们也下了力,死而无憾。”

    李铁刚笑了:“自凡到了这一步,我也没啥说的了。叶二哥走到哪里

    ,我跟到哪里,就是死了,也不枉轰轰烈烈一场。”

    钟馗叹了一口气:“我来到人间,为的是打鬼,真鬼打了,还要打人间的鬼。哎——事到如今,只有听从叶弟的了,听你的,错不了。”

    王甲嘿嘿笑,说着傻话:“我听二哥的,二哥不会领我走错道的。”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